中共病毒攻破梵蒂冈 教宗乱了套(多图)
 
鲍光
 
2020-4-3
 



中共病毒攻破梵蒂冈,教宗方济各感到恐惧和迷失。



66岁的罗马教区红衣主教安吉洛·德·多纳提斯(右)是梵蒂冈至今感染中共病毒的最高级别神职人员。



坚持传统的本笃十六世是近600年来首位宣布退位的教宗。

【人民报消息】《圣经.旧约》讲述的瘟疫不止三次,而且都是定向、定时、定地、定约的。定向,瘟疫是指向特定人群,谁也逃不掉;定时,指瘟疫如期而至;定地,指从特定地点开始蔓延,常常是从罪业最大的地方开始;定约,指瘟神不敢攻击「授记」者(比如摩西让信徒以「羔羊血抹门楣」,就是一种授记。)

再看这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何尝不是这样?!从古罗马和古埃及的历史看,瘟疫定地扩散,因为这个地方罪业大。

3月30日星期一,梵蒂冈宣布红衣(枢机)主教安吉洛·德·多纳提斯(Angelo De Donatis)被确认感染了中共病毒。66岁的多纳提斯主教是罗马教区主教,他是梵蒂冈至今已被确珍的7名中共病毒感染者中,最高级别的神职人员。

截至3月31日,意大利全国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总人数已达10万5,792人,占6059万总人口的0.17%;死亡数字已经破万,达到1万2428,疾病死亡率11.75%。位于罗马城内的城中之国梵蒂冈,直辖领土达4万平方公里以上。共有830名常驻人员,目前出现7人感染中共病毒,感染率0.84%,已远远高于意大利全国的平均数字。

意大利跟中共走的近,是欧盟里唯一与中共签约「一带一路」的国家,所以中共病毒(武汉病毒)在此肆虐。

而教宗国梵蒂冈为什么感染中共病毒远远高于意大利呢?这要从2005年教宗本笃十六世当选又辞职说起。

教宗是终身制,前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去世后,2005年新教宗本笃十六世当选。教宗本笃十六世是第265任教宗。2013年2月28日,85岁的教宗本笃十六世以「健康问题」为由提出辞职。他是继1415年教宗格里高利十二世退位后,近600年来首位宣布辞职的教宗。本笃十六世决定辞职前,他身边最亲密的助手都不得而知。

据梵蒂冈知情人士说,因为一直要与内部那些违背传统、违背神意的高级神职人员做斗争,教宗本笃十六世感到沮丧和疲惫,于是在2013年2月初宣布,2月底辞职。这就让那些败坏宗教规则的高级神职人员有了可趁之机。被选上的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就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他不是被中共拉下水的,而是本来就在贼船上。他重用的都是违反教规的人,而遵守教规的人统统受到打击和排斥。所以意大利的国中之国梵蒂冈的所谓高级神职人员感染中共病毒远远高于意大利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瘟疫的眼睛不会昏花。

近年来教宗方济各极力亲近、靠拢中共是众所周知的,还与中共签了绥靖协议。2019年持续半年多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被认为是对全世界良心的考验,梵蒂冈选择沉默。梵蒂冈还为中共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的罪行洗白。这哪里是神在人间的使者啊!

现在,中共病毒动真的来了!全球拥有11亿信徒的罗马教廷有没有被亲吻?那是没跑的。

近期,一些网站刊登过一段与「瘟疫的眼睛」相关联的历史奇迹,是亲身经历了古罗马帝国第四次瘟疫的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记载下来的。他这样写道:「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彷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活着」。

为什么「他们依然活着」?为什么「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不让他们速死?因为在神的眼里,他们是听话的好孩子。我们看到神的好孩子们在中共病毒面前不但不畏惧,而且还尽全力帮助他人。

据报导,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在最近一次公开活动中有意躲避信众的握手和亲吻,有图片为证。3月27日星期五晚,在六个足球场大的广场上,教宗孤零零主持一个只有他一个人参加的、为结束中共病毒肆虐的特别祈祷降福仪式,他在祈祷时说「我们感到恐惧和迷失」。

教宗都恐惧和迷失了,那怎么降福啊?!

● 教宗对中共病毒感到恐惧和迷失

3月27日晚上,教宗方济各一个人孤独的站在超过六个足球场大的圣彼得广场上祈祷:「最近几周,彷佛黑夜降临。我们的广场、街道和城市一片漆黑,黑暗笼罩着我们的生活,使一切悄然无声,四处荒凉而空荡。黑夜所经之处,万事俱休:空气中嗅到、举止间警觉到、眼神里诉说着这一切。」教宗接着说,「我们变得恐惧又迷惘。如同《福音》里的门徒那样,出人意料之外的狂风暴雨突如其来,令我们措手不及。我们意识到大家同在一艘船上……」。一艘什么船?开向哪里?

教宗方济各把中共病毒(CCP Virus)说成是突袭、偷袭,倒是出人意料。《圣经》里非常详细的谈到了末日的审判。教宗有多久时间没有读《圣经》了?

另外,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的祭坛220平方米正面墙上绘制出一巨幅壁画《最后的审判》(又称:末日审判)。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艺坛巨匠米开朗基罗在教皇克莱门七世的邀请下,独自工作了将近6年时间完成的。西斯廷教堂是教宗的私人教堂。教宗向神祈祷时一定会看到这幅警世巨作的。方济各有多久时间没有向天上的神祷告和忏悔了?

在一篇文章下,有一位网友贴的帖子,写出中共病毒疼爱的范围和标准:「中共病毒很爱党爱国(注:中共党和中共党建的国),只要是中外爱党爱国者,都会被中共病毒亲吻,然后被带去见他们的老祖宗 -- 马克思!」

帖子说的非常清楚,谁爱天灭的中共,谁就随着中共去了。

意大利是中共病毒的全球重灾区。而国际社会对教宗身体尤其关注,在3月初已是个敏感话题了。当时他在一次公开活动中出现咳嗽和流鼻涕症状,被外界怀疑是感染了中共病毒。梵蒂冈否认了这个猜疑,声称教宗只是感冒。

其后不到一周时间,梵蒂冈发言人宣布在梵蒂冈城发现第一宗感染案例。梵蒂冈随后进行了全面消毒,并取消了一些公众活动以及4月份复活节所有的公开活动。

《纽约时报》3月27日在一篇题为《我们发现自己害怕 教皇面对中共病毒》的报导中提到,住在梵蒂冈城内的246名居民中,除了100名年轻的瑞士卫队成员外,剩下的人包括教宗、一些年长的红衣主教、工作人员及其家庭成员,这个结构很像脆弱的养老院,病毒一旦传开,对老人是致命的打击。

不止是《纽约时报》把教宗国说成是「脆弱的养老院」,85岁的红衣主教、梵蒂冈城的名誉主席乔万尼·拉约洛(Giovanni Lajolo)也公开承认,像他这个年龄的老人是病毒袭击的「第一人选」,并称,对梵蒂冈的老人来说,「更安静的地方就是墓地了」。这种说法引起轩然大波。

梵蒂冈不是被认为是教徒与神沟通的桥梁,是帮助信徒们回归天堂的使者吗?红衣主教拉约洛怎么会认为自己是病毒袭击的「第一人选」,更安静的地方竟是墓地?

天堂哪里去了?!神的使者哪里去了?!莫非教宗国梵蒂冈里住的真的是一群养尊处优的衰弱老头儿和侍候他们的人而已?!

那他们为什么戴着虚假的光环住在教宗国里,让追随神的民众把回归天堂的仰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据《美国网》新闻报导,那位被送到医院治疗的染中共病毒的是梵蒂冈内一名主教。尽管他和教宗没有直接接触,因都住在Santa Marta公寓,也存在着传播的风险。

《纽约时报》的文章透露,Santa Marta共有130间公寓,即使各个公寓都是独立的单元,但走廊、电梯和餐厅这些地方都是公众场所。自从出现感染的病例后,年老的红衣主教们都尽可能待在房间里,减少外出。原来红衣主教们都害怕中共病毒!

报道说,尽管教宗每天还继续跟一些红衣主教见面,但他的办公室内准备了很多洗手消毒液,并且教宗也不再去大家一起用餐的地方吃饭。这种做法与不信神的人有什么不同?


教宗接见信众时,被注意到有意躲避信众的
握手和亲吻。
报道说,病毒挡不住天主教信众们对他的尊敬和仰慕,但教宗在3月25日一次公开活动中有意躲避信众的握手和亲吻,受到热议。路透社播出的一段视频可清晰地看出教宗方济各对握手和被教徒亲吻戒指有所顾忌:他把伸向信徒的手多次很快抽回。

3月27日,意大利的死亡数字是793人,是疫情在意大利传播一个月以来最高的一天。当天,教宗祈福仪式的视频,通过网络传递给全世界超过1.2亿的天主教信徒,包括与死神挣扎的意大利国民,他们90%信奉天主教。但教宗方济各忌讳教徒吻手的动作严重的打击了他们对神的信心:神的使者怎么会怕瘟疫呢?!

其实,笃信神、真的按照神的旨意去思想、行事和生活的生命决不会惧怕瘟疫。瘟疫见到这种生命一定会绕行。这样的例子古今中外的历史上都有。

● 梵蒂冈急切与天灭的中共交好

BBC中文网2016年2月发表一篇报导,说教宗方济各2016年在中国新年到来之际,对中共非法政权发表的一个赞扬性讲话,令梵蒂冈观察家惊讶,称之为「现实主义政治走向极端的一个例证」。

难怪前任教宗本笃十六世于2013年2月28日以「健康问题」为由提出辞职,不跟他们玩了。2020年3月,梵蒂冈的红衣(枢机)主教确认感染了中共病毒。

在今年一月份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之后,教宗方济各曾经多次为中共国和全球受病毒感染死去和患病的民众以及他们的家人祈祷,但他从来没有提到过武汉,即使在一月份下旬当中共病毒刚刚在武汉爆发之时。

1月26日星期日,教宗方济各在圣彼得广场的祈福会上,面对成千上万聚集在圣彼得广场的信众,居然赞赏天灭的中共为遏制(中共)病毒传播做出「巨大承诺」。

● 梵蒂冈与中共签绥靖协议


面对中共病毒,教宗方济各真的慌了神儿。
在1958年因武汉自选自圣事件而导致关系决裂的60年后,2018年9月梵蒂冈在方济各当教宗时,宣布与中共就主教任命权签署临时(妥协)协议。梵蒂冈和中共都没有胆量公开这份协议的内容,但协议签署后教宗公开认可了中共任命的7名爱邪党主教。末世教宗使教廷彻底堕落了。这应该就是中共病毒真找上门来算账时,真亲共、假信神的教宗非常恐惧的原因。

2020年1月,教宗公开称赞中共遏制中共肺炎付出巨大努力后,梵蒂冈外长保罗·加拉格尔大主教(Archbishop Paul Gallagher)在德国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上与中共外长王毅见面。

2019年持续了半年多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被认为是对全世界良心的考验。梵蒂冈选择了沉默。陈日君主教去年12月6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题为「梵蒂冈对香港沉默的背后原因是什么?」陈日君指出,香港年轻人经历了数月的被殴打、羞辱、逮捕和被起诉,而梵蒂冈对这些香港人的痛楚和死亡,却连一点微词都没有,彷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陈日君提到自己2019年6月份曾经飞到罗马,当面向教宗陈情,当时教宗表示要调查一下,但五个月后也没有等到梵蒂冈的任何声明。

他谴责为向中共示好,梵蒂冈居然在2019年发表了一个「教牧指南」,鼓励信徒加入被中共控制的中共天主教爱国教会。

● 为中共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的罪行洗白

为欺骗国际,中共首先动用它在器官移植界的权威机构——世界器官移植学会TTS(The Transplant Society)里的力量为自己洗白。截至2016年,TTS前后三任主席都和中共国的大学保持亲密的合作关系。

2016年在香港举办的TTS第26届年会,还为中共活摘器官杀手黄洁夫和一众涉嫌犯罪的中国医生设置了专场。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文汇报》在一篇相关报导中称,「此次大会开设中国器官移植专场,表明中国器官移植界真正被国际器官移植协会所接纳。」

2016年8月18日,被中共渗透的世界器官移植学会在香港的学术年会上为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洗白,黄洁夫在会议现场多次躲避记者提问。

2017年2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公开发表了《追查国际给罗马教皇的一封信》,信中指出梵蒂冈宗座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即将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峰会」,邀请中国大陆活体摘取器官的主要杀手、前卫生部副部长、外科医生黄洁夫以及王海波作为嘉宾发言,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洗白。黄洁夫自述2012年这一年他一个人就完成了500余宗肝移植手术。

而主持这个峰会的哈佛大学教授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Delmonico)曾担任器官移植学会的主席,是中共的亲密朋友。

这里顺便提一句,据美联社消息,哈佛大学校长贝考(Lawrence S. Bacow)3月25日表示,他跟妻子前几天出现咳嗽、发烧等症状后,接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筛检,结果双双确诊阳性。

2018年9月,梵蒂冈在宣布与中共签订「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时表示,协议是与中共长期谈判的结果。为达成协议,梵蒂冈对中共的妥协并不限于对人权迫害的沉默,而且是为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这一「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罪行进行洗白和背书。

梵蒂冈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隆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为了得到中共的邀请,先对黄洁夫发出邀请函。这个举动受到澳洲、美国等多个国家共12名医学伦理学专家的抵制,这些专家联名给教宗写信,要求教宗停止让梵蒂冈变成为中共活摘器官罪恶洗白的场所。但教宗装聋作哑。

黄洁夫得知12名专家上书教宗,抵制他访问梵蒂冈,也赶快给教宗写了一封信。教宗没有回信,不过忐忑不安的黄洁夫还是顺利的去了梵蒂冈。

黄洁夫从梵蒂冈返回后不久,在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当股东的凤凰卫视接受了采访,他用炫耀的语气描述了教宗方济各和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隆多主教对他的支持是货真价实的。黄洁夫透露说,虽然教宗没有给他回信,但教宗把他的信复印并分发给了所有与会者。

黄洁夫多次提到了与教宗同属阿根廷籍的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隆多主教。他表示自己跟索隆多主教达成了一种交易,索隆多主教邀请黄到梵蒂冈,是为了自己被邀请到中共国。

当年8月,索隆多主教的愿望就实现了。他从中共国回来后,在接受「梵蒂冈内部通讯」采访时对中共大加赞美。这都与教宗方济各的立场密不可分。

●《末日的审判》到来

很多年前曾听说,什么战争打到梵蒂冈门口都会停下来,因为那是教廷,被认为是神的使者居住的地方。现在,梵蒂冈在人们的心中还那么神圣吗?当然不。

当世界堕落到连教宗都对中共病毒恐惧的时候,大淘汰真的就到来了。 (文/鲍光)△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