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奇人刘玉厅常在阴间判案(图)
 
2019-1-4
 



阴间审判。

【人民报消息】晚清时期有个人叫刘玉厅,籍贯福建,原先给直隶总督当幕僚,后来被辞退,到天津居住。他原本与天津府的一位张县令有很好的交情,想在他手底下找个工作好有栖身之处,不料实在没有空余的人员编制。张县令无法安排工作,却赠与了一笔钱财给刘玉厅当作盘缠和生活费。

刘玉厅和他的仆人先在县城内弥勒庵暂时借住,主仆二人也没带什么行李,显的颇为落魄。主人手上没太多钱,仆人就向庵里的僧人要饭吃。久而久之僧人发现仆人要饭时,经常只要一人的份量,就问:难道你家主人不吃饭?

仆人说:我家主人还没睡醒,如果要等他醒,我早就饿坏了,望您慈悲,分一点斋饭给我。僧人觉的奇怪,人的瞌睡怎么那么多?继续询问才知道:刘玉厅每次睡觉,一睡就是三五天,甚至七八天,有时醒来后还会因为疲劳而再睡一天多,所以经常不吃饭,在京城的时候,就是因为睡觉太多才被辞退的。

僧人以为刘玉厅有什么嗜睡的病,害怕他死在这里,就想下逐客令请他离开,仆人则担保主人刘玉厅身体健康,绝对没问题。他们主仆俩才继续留了下来。又过了一段时间,僧人与仆人都很熟悉了,僧人才慢慢从仆人口中得知:原来刘玉厅虽是阳间大活人,却在阴间有官职在身,肉体看着一睡好几天,其实是元神离体去阴间办案了。阴间案件很多,每隔几天就要去一次,大多都是阳间逃脱法律制裁的坏人在那边接受审判。

僧人更好奇了,经常在刘玉厅清醒的时候问他究竟在阴间担任什么官职,每天处理什么案件,可刘玉厅根本不回答。僧人就贿赂仆人,仆人说:主人有一个小箱子,平日锁的严实,定然有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等主人睡了,我们一起打开看。随后等到刘玉厅又睡过去了,他们就偷偷把箱子打开,发现里面有很多案卷,上面的判决公正严明。僧人偷偷抄录下几宗案件经过与判决。

一起案件是京都某县李姓人家,妻子不能生养,纳妾后有了三个儿子。妻子去世时,大儿子二十出头,次子十九岁,小儿子十七岁。三个儿子为了财产,合谋将父亲诱骗到荒野弒杀。小妾溺爱、姑息三个不孝逆子,不仅不报官,还帮忙掩盖说孩子父亲外出了。同乡都很气愤,但是怕惹上麻烦,谁都没举报。又过了几年,她的二儿子娶了邻村一户人家的女儿,老丈人家富裕殷实,李家三兄弟于是经常索要乃至讹诈钱财,但是得手不多。

三个不孝人渣商量了一会,要用母亲的死亡讹诈亲家。二儿子逼迫母亲服毒,母亲不肯,老大威胁母亲:「妳老了,活着有何乐趣?妳这样死了,我们厚葬妳,多好!」

母亲恐惧颤抖着求饶,三兄弟不理会,直接拎着母亲耳朵强行灌毒药。毒性开始发作后,母亲被他们抬到二儿子老丈人家就死了。

丈人家告到官府,官府以自杀讹诈,重责三个儿子,让他们把母亲尸体自行埋葬。因为事关重大,官员不愿承担责任,竟然也没深究。当时晚清时期,官场腐败,老丈人家因为这件事,不得不打点贿赂官员,破费了很多钱,家道就此衰落。

三个人渣草草葬了母亲,这件事在人间就这么结束了。按照阴间律法:这三个人渣行为如同枭、獍。(《汉书•郊祀志》中记载:枭是将母亲吃掉的不孝鸟;獍是吃掉父亲的恶兽,枭、獍常用来形容狠毒不孝之人),未来要凌迟处死,转生五世做猪,受尽宰割之苦。县令贪赃枉法,要受肢解之刑。

这样的案卷记录还有好多起,有的案子很繁琐,僧人就没抄录。刘玉厅醒来,已经知道了有人偷看自己的记录,把仆人责打了一顿,又叫来僧人,责备他胆大妄为,会受阴司惩罚。僧人害怕,伏地求饶。

刘玉厅说:「你泄露我的机密,连累我不轻。既然已经被你偷看了,再隐瞒也没什么好处,劳烦你告知世人:干坏事也许可以侥幸逃过阳间的法律制裁,但是绝不可能逃脱阴间的惩罚。人应该积德行善,不要以为做了坏事会神不知鬼不觉。」第二天,刘玉厅就带着仆人离开了,不知去向。

(数据源:《醉茶志怪 刘玉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