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愛妾之夢(圖)
 
2018-12-31
 



紀曉嵐豁然明白,原來沈氏的生魂真的在當晚去過他那兒。

【人民報消息】清代大學士紀曉嵐有一個愛妾沈氏,叫明玕。這個名字還是紀曉嵐給取的。沈氏天生麗質,又很聰慧,全然不像小戶人家的女兒。她性情柔婉,從來沒有忤逆過一人。

沈氏還未出嫁時,她曾悄悄地對姐姐說:「我不想成為農家之婦,但是名門望族也不會娶我為妻,難不成我要成為富貴人家的侍妾嗎?」

沈氏的母親聽說了這番話,將她嫁給紀家。自從沈氏嫁入紀家,馬夫人始終都很疼愛她,愛她猶如自家嬌女。

最初,沈氏僅僅認識幾個字。後來跟著紀曉嵐檢點書籍,久而久之,沈氏也能粗略知道一些文章的意思,而且還能用淺白的語言作些詩。

乾隆五十六年,沈氏臨終前,將自己的一幅小畫像交給女兒,口誦一首詩,讓紀曉嵐記下來:「三十年來夢一場,遺容手付女收藏,他時話我生平事,認取姑蘇沈五娘。」誦完後,溘然而逝,得年僅三十歲。

沈氏罹患重病時,紀曉嵐在圓明園侍值,編修《四庫全書》,夜宿於圓明園附近的海澱槐西老屋。一天晚上,紀曉嵐兩次做夢都夢到沈氏,起初紀曉嵐認為或許是自己太過想念她吧!

那天晚上,沈氏病重陷入昏迷,二個時辰後才醒過來。沈氏對她的母親說:「我剛才作夢,夢裡去了海澱的住所。因為聽到雷霆般的響聲,所以才驚醒。」

後來紀曉嵐得知此事,回憶侍值的那天晚上,有一個掛在牆上的銅瓶,因為系瓶的繩子斷了,墜到地上產生很大的響聲。他豁然明白,原來沈氏的生魂真的在當晚去過他那兒。於是,紀曉嵐在沈氏的遺像上題了兩首詩:

「幾分相似幾分非,可是香魂月下歸,春夢無痕時一瞥,最關情處在依稀。」

「到死春蠶尚有絲,離魂倩女不須疑,一聲驚破梨花夢,恰記銅瓶墜地時。」

(參考數據: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卷十二、卷十九)△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