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纪前的承诺与偷走美国科技灵魂(多图)
 
青晴
 
2017-8-29
 



中共就是官匪一家,被百姓称为「共匪」!

【人民报消息】在笑蜀编辑的《历史的先声─中共半个世纪前的承诺》里有一篇1946年5月1日《新华日报》的文章《中国要求的只是民主》。

文章说:「中国共产党在今天并不要求一个共产主义的中国,甚至也不要求一个社会主义的中国。中国人民仅仅要求如英、法、美及其他民族的人民享有已久的那种权利。」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9日刊登的文章《我们相信着、并且实行着民主》写道:「福尔曼先生认为这些共产党员是优秀的中国人。……这些共产党员并不在『实行共产主义』。他们并不实行集体化。他们倒是在鼓励私人企业、合作主义以及国营事业。他们实行着有效的民主政治,承认非共产党和别的政治集团,并限止每一机构中共产党员不得超过三分之一,以避免不良的控制。他们的最基本的目标是农业改良、教育卫生和工业的进步,这些和俄国的共产主义实在没有相同之处。」

四年之后,1949年中共确定占领中国大陆,国民政府迁往台湾岛,6月30日毛泽东为中共成立28周年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

在听了68年的「将无产阶级专政进行到底」的国宣后,2017年,看到72年前中共承诺「共产党员并不在『实行共产主义』」「和俄国的共产主义实在没有相同之处」,恍如隔世。

难怪万里老先生说:「这些承诺的确吸引了无数志士仁人。那些牺牲的人就属于这部份人。其实,那些承诺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许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个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修改掉了。我看到过一份文献研究室送来的原稿与修改稿,当时让我心里震动很大。现在,我能公开说出二十多年前我脑袋里就产生的疑问,这么个修改法,那几千万人不是白白牺牲了吗?」确实白白牺牲了。

1949年中共非法建政后,毛泽东就没有一刻不折腾的:

1950年中共帮助金日成吞并南韩,结果不但没有成功,反倒让毛失去了唯一的接班人、长子毛岸英。1953年6月,中共起草了《关于利用、限制、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意见》。1954年9月2日,中央通过《公私合营暂行条例》。1955年开始实施,1956年全国资本家、小业主的财产无一遗漏,都被共产了,1957年毛泽东「引蛇出洞」(反右),把给党提意见的知识份子送去劳改,没有几个活着回来的。1958年庐山会议,把说真话的彭德怀等人打成反革命四人集团。然后是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让老百姓把家里的炒菜锅拿出来,用土高炉烧成铁砣砣,说是超英赶美。接着是1960年的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

1966年为了打倒在党内威望比自己高的国家主席刘少奇,毛泽东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触及每一个人灵魂的文化大革命」,打砸抢、随便杀人。毛被捧上「神坛」,除了「高瞻远瞩」就是「一句顶一万句」。刘少奇终于戴着「汉奸、工贼」的帽子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死时胡子二尺长,以「刘卫黄」的名字,按照烈性传染病人的规格,塞进焚尸炉里烧了。

文革中,毛指定林彪为亲密战友和接班人,还写入党章,群众每天要求早中晚三次高呼「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林副主席永远健康」。

1971年9月13日吃了安眠药的林彪被骗上飞机,稀里糊涂的死于蒙古的温都尔汉。囚禁中的彭德怀得知此消息后,哭着说:「我不同意(让)林彪死!」

随后中央下红头文件,宣布林彪想害死「红太阳」但事败,于是出逃坠机。这次老百姓感到不符合逻辑了:「永远健康」的继位已经被「高瞻远瞩」写进党章,他没有必要想害死「万寿无疆」。毛被从「神坛」上推下去,精神一下子就垮下来了,衰老到一塌糊涂。

……1976年9月9日「万寿无疆」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从1966年文革到毛死,史称「十年浩劫」。

中共在外企设立党支部,提出让外企养活,党组织活动还要加班费

《我们相信着、并且实行着民主》还写道:「毛泽东,中国共产党的最高政治家,曾经这样表示出中国人民的希望:『我们并不需要、亦不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并不主张集体化,也不反对个人的活动──事实上,我们鼓励竞争和私人企业。在互惠的条件下,我们允许并欢迎外国对我们的地区作工商业的投资……我们相信着,并且实行着民主政治』。他说得很对。」

据德国之声8月25日报道,中共党总书记习近平呼吁加强党在社会各领域的领导地位,其中也包括外国企业。在华外国企业越来越担心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过多介入企业运营。十几家欧洲企业的高级经理就此问题在北京举行了磋商。

一名外企经理表示,中国合资伙伴现在要求在合资协定中写明,公司的管理层中必须要有中共党员。此外,公司必须承担公司党组织的费用,公司监事会主席必须由公司党委书记来担任等等。

美国一家消费品生产企业的经理对路透社表示,他所在公司的党组织近来变得越来越活跃。比如公司党组织要求企业在某个城区设点建厂,因为当地政府推出了新的引资计划。公司管理层最后只得接受这一建议。

长期以来,容忍共产党在企业内部设立党支部已经成为外企在中国做生意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中共官媒上个月说,在186万家私人公司当中,有70%设立了党支部。一些公司迫于「政治压力」,修改跟中共国营机构合营企业的章程,允许共产党对企业运营和投资决策拥有决定权。

公司的中方合作夥伴敦促修改合资协议,规定将共产党人员带入企业管理机构,规定党支部管理费用要纳入公司预算,规定董事会主席和党支部书记由同一个人担任。一名西方高管说,改变的合资协议令高管们深深担忧。他说,他的公司迄今抵制这个做法。

该高管说:「一旦它(党支部)成为公司治理的一部份,他们就有了直接的权力。」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中共在外企强迫设立党支部,党组织活动还要向外企公司索要加班费!

中共强迫外企交出高精尖技术

最可怕的是,外企被迫允许中国合作夥伴获得他们的技术,否则可能失去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新华社5月11日报导说,国企当中出现党的领导「弱化、淡化、空心化、边缘化」的问题。报导引述中石化领导人说,公司要求所有外国合资夥伴在公司章程中 「列出党建工作的要求」。

很大数量的大型外企跟中共国企合资。外企团体抱怨说,外企被迫允许中国合作夥伴获得他们的技术,否则可能失去进入中国市场机会。

川普要将美国科技灵魂带回家




江氏家族是中共国的第一贪!

2017年7月份,美国总统川普下令审查美国国防供应链。他说,由于过去十年美国流失了制造业就业,国防供应链已经落后于他国。现在在美国,只有一家公司可以修理海军潜艇螺旋桨。

作者维多利亚·布鲁斯(Victoria Bruce)在出版的新书《出卖》里透露,从90年代自由市场高峰时期开始,美国的跨国公司一个接一个的进入中国,以为他们可以获得巨大的市场,因此心甘情愿的献出他们的技术。

《出卖》详细描述了一个具体例子,谈到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带着专家们在访问了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之后,建立了一个钍核反应堆。

另一个例子也怵目惊心,通用汽车在印第安纳州的子公司「麦格昆磁」(Magnequench),于80年代发明了一种新型强大的稀土磁铁。这些磁铁以惊人的速度创造了一场技术革命。

1995年,通用汽车的这子公司被邓小平的女婿收购。该公司后来搬到中国,技术也随之给了中共。作者布鲁斯批评华盛顿(时任总统克林顿)放松了对敏感技术出口的控制。




克林顿当总统期间,被中共收买和利用。

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1993年1月20日到2001年1月20日担任八年总统,日本媒体有图片为证,在担任总统期间,克林顿被中共收买和利用。

中共利用稀土再加上美国的技术,垄断和控制广泛领域的科技供应链,紧紧抓住美国企业的心脏。在《出卖》作者布鲁斯看来,全球化让美国处于险境、变的脆弱。

国会议员巴勒塔(Lou Barletta)说,中国占据全球稀土产量的85%,美国100%的稀土供应来自中共国。为了不让中共卡住美国科技行业的脖子,今年6月份,川普政府能源部宣布一项试点计划,研究在国内开采稀土元素。

川普发誓要将美国科技灵魂带回家!

新华日报(新华社前身)1945年白纸黑字的证明,中共的「一句顶一万句」、「红太阳」毛泽东说:「我们鼓励竞争和私人企业。在互惠的条件下,我们允许并欢迎外国对我们的地区作工商业的投资。」

外国企业进入中共国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呢?将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化为纸浆!

历史不是橡皮泥,正如万里老先生所说:历史总会把真相还给老百姓的,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老百姓总要知道的。(文/青晴)△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