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中共半个世纪前的承诺(一)(图)
 
笑蜀编辑整理
 
2017-8-27
 




事实证明,共产党给中国人的承诺从来没有兑现过。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编者按:中共总是以「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打下了红色江山,中共建政后就是要保卫这个江山,否则对不起流血牺牲的革命先烈等等,坚持一党专政。包括中共现任习核心、最高统帅习近平也越来越高调赞美党,并要求党指向哪里,必须打到哪里。

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老先生2009年公开发表了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的谈话全文,其中有一段谈到编者笑蜀编辑的一本共8万3千多字的历史文献「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此书一共刊登了146篇中共在三四十年代的公开承诺。

万里写道:涉及到怎么样让老百姓认清历史、认清现实,就是要认清一些基本事实。六十年来,我们说得最多的一段话是「几千万革命先烈换来了红色江山」。这是关于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为了新中国,死了数千万人,这是基本事实。还有一个事实是,他们是为什么牺牲的?他们前仆后继,为的是当时我们中国共产党设立的目标和理想,现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时共产党设立了什么具体目标?我知道,90年时,出过一本书,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很快被查封了。我让秘书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个周末的两天,我全部看完了,我还找了一些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专家来问了情况,他们告诉我,这本书里收集的,全部是我们党在三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没有一份是伪造的。当时,我们党向全中国人民做了承诺,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那时,国民党不搞民主,不给自由,也没有能力让国家真正独立,才有共产党肩负那些承诺来取而代之。这些承诺的确吸引了无数志士仁人。那些牺牲的人就属于这部分人。其实,那些承诺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许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个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修改掉了。我看到过一份文献研究室送来的原稿与修改稿,当时让我心里震动很大。现在,我能公开说出二十多年前我脑袋里就产生的疑问,这么个修改法,那几千万人不是白白牺牲了吗?那是白纸黑字,确实推翻了当年我们党的承诺。说轻了,这是不尊重历史,本质上,这就是违反政治伦理,这就等于是把我们党执政掌权的基础建在沙滩上,这能牢固吗?历史总会把真相还给老百姓的,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老百姓总要知道的。

万里老先生通过史学家证明《历史的先声》没有一份是伪造的。那么编者笑蜀是如何使用这个巧妙的办法揭露中共的虚伪与欺骗呢?

笑蜀,原名陈敏,1962年12月27日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研究中共党史。1984年到2002年,笑蜀在武汉医学院政治理论课任教。1989年六四事件后,成为清理清查的重点,为此停课七年之久。

后来有领导暗中关怀他,让他选几个中宣部悬赏的全国理论教员反自由化课题,写文章立功,这样就可以恢复他的全部教职及待遇。陈敏拒绝,但后来认为可以借此机会把共产党之前的言论收集起来,不加任何点评,以党史文献的名义发表。

1991年陈敏开始收集中共在国民政府当政时期的短评、讲话、社论、文件等,1993年全书编成,但没有出版社愿意接受,直到1999年终于由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2000年时任中共中宣部长丁关根在例行出版工作吹风会上,重点抨击了两个月前出版的《历史的先声》,随后全国查禁。出版方汕头大学出版社被停业整顿,出版负责人被调出汕头大学,所有库存书被搜走化为纸浆。北京出动公安,三进三出万圣书园查抄此书。

这种行为的本身就是中共对自己历史的否定,就是中共承认自己当时所有的文宣都是为了欺骗民众,目地是为了夺取政权。

万里老先生说:「那几千万人不是白白牺牲了吗?」是的, 那几千万人确实白白牺牲了。

下面我们连载被中共化为纸浆的这些「承诺」。


历史的先声─中共半个世纪前的承诺

──编者:笑蜀


没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饰

1. 民主主义是生命的活力
2. 没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饰
3. 「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 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
4. 民主第一
5. 中国要求的只是民主
6. 要真民主才能解决问题
7. 我们要看货色
8. 是不是代用品呢?
9. 不是空喊民主
10. 民主与诚实


民主主义是生命的活力

罗斯福总统在这一次再度当选后,发表声明说:「我们已在战争中举行大选,这是八十年来的第一次。」他这样说,是因为恰恰在八十年前,美国有过一次在战争中举行大选的先例。

那是在一八六四年。美国的「南北战争」已经继续了三年多。正在战事十分紧张的时候,举行了总统的改选。大家都知道,那次改选的结果是林肯大总统再度当选。林肯在那时是美国人民的民主力量团结的中心,他所领导的战争是为保卫民主制度的一个战争,所以在战时的大选中,他再度受到人民的拥戴。

这相距八十年的前后两次大选交相辉映,其意义,正如罗斯福总统所说的,「是向举世证明民主主义是生命的活力」,而这种伟大的活力是经得起战争的考验的。

在八十年前,美国的民主主义正在风雨飘摇之中,林肯大总统在那时未尝不可以用战争的名义,凭借他政治上的既成势力来拒绝或者拖延改选。但他不这样做。他知道他不该这样做,因为战争和国家是否还需要他领导应该由人民公意来决定;而且他知道他不必这样做,因为他对于民主和进步的事业的忠诚和贡献,已经为大多数人民所公认了。由不拒绝改选这一件事上,也就证明了林肯对民主制度的信心和对民主主义的忠诚了。试设想一下,假如那时林肯竟拒绝改选,其结果会如何呢?那么他就成了民主的叛徒,纵然还想恋栈不去,但人民是一定会远远地背离开他的了。

林肯的先例光辉地照耀着美国民主政治的历史。在八十年后的这又一次战时大选中,不仅总统要重新选举,又不仅参众议院中都有许多议席要改选,而且在四十八个州中间有三十二个州的州长要改选。像这样的大事大更动发生在战时,似乎是非常不利的。但是因为这是有民主制度的保障,以人民的公意为基础的,所以整个改选过程是非常顺利迅速地进行着。四五千万人同时静静地写下了他们的选举票,决定把整个国事交给为他们所信赖的人。

由这样的改选的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不仅没有扰乱美国国内的政治生活,妨碍反法西斯战争的进行,恰恰相反,是更加巩固了国内的民主的团结,使战争的胜利更加有了保障,──正如同八十年前林肯的再度当选所发生的作用一样,使民主进步力量在战争中的最后胜利加速地来到了。

那些一口咬定民主制度绝不能适用于战时的先生应该虚心看看这种事实!在这次战争中,各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议会中照常有着公开的辩论和对政府的责问,舆论上照常有着各种对于政府的人事机构政策尖锐的批评,人民照常有集会结社、选举罢免的自由,而象可以影响一国元首的那样的大选也仍照常举行。这一切都说明了,民主制度不仅是在战时完全可以适用,而且在战时运用得更加灵活,范围更加扩大了。

像林肯总统和罗斯福总统那样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产生的领袖,是虽在战时也一点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们不害怕民主的批评和指责,他们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们也不害怕足以影响他们的地位的全民的选举。他们不仅不害怕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们坚决地维护支持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们才被人民选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只有忠于民主制度,坚决地依靠着民主主义这「生命的活力」的人,才能够在民主制度下继续存在;反之,害怕民主制度的人就是背离了这伟大的生命的活力,而终于会陷于死亡的绝境!──《新华日报》1944年11月15日


没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饰

吴中民先生:

现在中国最迫切的问题,是实行民主;有了民主,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这不是一句空话,是敌后解放区的事实证明了的。军队能否打仗,顶重要的是看它是否能得到老百姓的帮助。在敌后解放区有一句流行的话:「军队是鱼,老百姓是水。」鱼离了水,是寸步难行的,更不用说和敌人作战了。要老百姓和军队合作,当然得使老百姓享有民主自由。所以,实行民主是最重要的关键。没有民主,便一切都是粉饰的花样而已。而且,我们还得当心,有人会用好东西去做坏事情的呵!

──《新华日报》1945年2月12日答读者问


「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
──1944年6月12日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中国是有缺点,而且是很大的缺点,这种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国人民非常需要民主,因为只有民主,抗战才有力量,中国内部关系与对外关系,才能走上轨道,才能取得抗战的胜利,才能建设一个好的国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国在战后继续团结。中国缺乏民主,是在座诸位所深知的。只有加上民主,中国才能前进一步。

……

为了打倒共同敌人以及为了建立一个很好的和平的国内关系,及一个很好的和平的国际关系,我们所希望于国民政府、国民党及一切党派的,就是从各方面实行民主。全世界都在抗战中,欧洲已进入决战阶段,远东决战亦快要到来了,但是中国缺乏一个为推进战争所必需的民主制度。只有民主,抗战才能够有力量,这是苏联、美国、英国的经验都证明了的,中国几十年以来以及抗战七年以来的经验,也证明这一点。民主必须是各方面的,是政治上的,军事上的,经济上的,文化上的,党务上的以及国际关系上的,一切这些,都需要民主。毫无疑问,无论什么都需要统一,都必须统一。但是,这个统一,应该建筑在民主基础上。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统一在军事上尤为需要,但是军事的统一,亦应建筑在民主基础上,在军官与士兵之间,军队与人民之间,各部分军队互相之间,如果没有一种民主生活、民主关系,这种军队是不能统一作战的。经济民主,就是经济制度要不是妨碍广大人民的生产、交换与消费的发展,而是促进其发展的。文化民主,例如教育、学术思想、报纸与艺术等,也只有民主才能促进其发展。党务民主,就是在政党的内部关系上与各党的相互关系上,都应该是一种民主的关系。在国际关系上,各国都应该是民主的国家,并发生民主的相互关系,我们希望外国及外国朋友以民主态度对待我们,我们也应该以民主态度对待外国及外国朋友。我重复说一句,我们很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筑在民主基础上的统一,才是真统一。国内如此,新的国际联盟亦将是如此。只有民主的统一,才能打倒法西斯,才能建设新中国与新世界。我们赞成大西洋宪章及莫斯科、开罗、德黑兰会议的决议,就是基于这个观点的。我们希望于国民政府、国民党及各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主要的就是这些。中国共产党所已做和所要做的,也就是这些。

──《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民主第一

美副总统华莱士九月十一日在芝加哥建立和平委员会发表演说,曾强调「民主第一」的口号。他认为不仅在政治上需要民主,而且在经济上也需要民主;不仅在一个国家内需要民主,而且在全世界范围内也需要民主。他说:「『民主第一』的口号,表示全世界在经济与政治两方面,都应获得自由」。「能巧妙遵循这样的『民主第一』的口号,并予以有力实施,则必能获得和平」。这见解是十分正确的。在法西斯侵略阵线秋风落叶般日趋崩溃之途的今天,为了实现和平繁荣的世界,不再蹈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覆辙,强调这种「民主第一」的口号,实在是必要的。

然而仅仅强调这一正确口号还不够,必须在事实上实现这口号。这首先就必须彻底消灭法西斯机构,根本消灭法西斯主义,完全肃清法西斯分子。华莱士说:「一般人最直接的目标是:尽速消灭为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所代表的一切;只有盟军进入柏林和东京时,才能提出和平条件;国际垄断专家不许在和平会议中出现;孤立主义必须继续被攻击」。这就是说,不仅要击溃现在的法西斯阵线,而且要消灭一切的法西斯残余;(遵检)。只要是法西斯病菌还存在,则比会流毒于全世界,而所谓「民主第一」的口号,也就不可能不折不扣地实现。

其次,要在全世界范围内有效地实现「民主第一」的口号,那就必须反法西斯侵略的各国,先在自己本国内彻底实现这口号。因为一方面,自己所提出的口号,自己负有首先忠实履行的义务。(遵检)。另一方面,「民主」是击溃法西斯侵略阵线的最有效的武器,抛弃这武器,则在反法西斯侵略斗争上,便没有绝对胜利的保障。即使幸而胜利,也将被认为是「以暴易暴」,不能获得全世界人民的拥护,而战败国在不公平的待遇下,也必定会时时作报复的打算。历史上,所以有循环不断的战争,这也是原因之一。

所谓反法西斯侵略各国必须先在自己本国内彻底实现「民主第一」的口号,当然并不是说,这些国家都必须实行同样的民主政治。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社会状况等具体条件的不同,他们各自所实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着多少差异。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有一个基本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这样的政权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使失掉自由权利的人民重新获得自由权利;没有失掉自由权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权利;特别是言论、出版、机会、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是必须切实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法西斯意大利崩溃了,纳粹德国也面临着崩溃的危机,这正是反法西斯侵略阵线各国必须坚定地把握着「民主」这一击溃法西斯侵略阵线的最有效的武器。应该自己认真检讨,究竟已否实行民主政治?实行得够不够?没有实行,就应该立刻实行;实行得不够,就该力求其够。(遵检)。民主已经成了世界的潮流,谁要反抗这潮流,谁就要遭受灭顶之祸,这是应该十分戒惧,十分警惕的。

──《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中国要求的只是民主

……工会广泛地组织起来。我所代表的工会联盟,是在今天由各边区工会联盟产生,有着近百万的会员。在工会大会上,广大的工人群众,第一次选举自己的官吏,并且学习了如何在自己的社会中活动。

因此这些解放区就成为一条新道路的例证,说明一个新的民主的中国,是能够成立的。

中国共产党在今天并不要求一个共产主义的中国,甚至也不要求一个社会主义的中国。

中国人民仅仅要求如英、法、美及其他民族的人民享有已久的那种权利。

这就是说,中共要结束中国的封建时代,以及寄生在这种基础上的独裁、官僚政治。

由于这种要求,使中共代替中国的广大人民说话。但是却遭到反动派猛烈的反对,正象克伦威尔、华盛顿、罗斯福所遭受的那样。

今天,中国共产党要求停止进攻民主解放区的内战,停止外国人干涉中国内政;同时要求一个民选的国民大会来解决中国未来的机构。它热切期望这一中国临时政府,将是一个各党各派组成的政府,并包括共产党在内,以便毫不犹疑、毫不迟延地实施这些步骤。

……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日注:本文为邓发在英共大会上一段演说词


要真民主才能解决问题

作者:茅盾

对于贵报所提出的问题,我只能这样答复: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受尽了欺骗。如果将来其它文献统统失传,只剩下堂皇的官报,则无话可说。如其不然,那未,我们的后代一定会不懂,为什么我们这样容易受欺骗?我们不能再忍受那种欺骗了。现在既然连政府也口口声声说「民主」,那么,我们就要求一个真正的民主。我们不要假民主。真民主如能实现,则贵报所提的那些问题,我觉得都不难解决;否则,半个也解决不了。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所以在政治协商会议开会以前,我们先要请把那些诺言来兑现,从这一点起码应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注:《新华日报》所提问题,系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前夕向各界知名人士公开征答的。其中第二、第三、第四个问题是怎样才能使人民获得自由权利、怎样实现政治民主化和推行地方自治、怎样才能实现军队国家化。以民主人士身份活动的茅盾是应征者之一。


我们要看货色

国民党市党部负责人方治先生①,在市府招待记者会上说:「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国家」。啊呀呀!中国原来「已经」是「民主」国家了,而且还是「世界第一」咧,你说我们糊涂不糊涂,竟连这点国家的体面都还不晓得,还要这里那里,嚷着实现民主,不是有点「庸人自扰」么?

可是,且慢,方治先生的话虽是这么说,而为了「谨防假冒」起见,我们倒不妨来看一看货色。不看货色则可,一看货色可就糟糕了。原来,下令查禁《自由导报》的就是方治先生。说法和货色竟是这样的不同!照这种说法和做法,所谓「民主」也者,岂不就是「官主」!所谓「世界第一」也者,岂不就是党治「世界第一」!说漂亮话的人,倒是应该提防,不要拿出货色来,见不得人!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27日短评

①方治(1897──1989)安徽桐城人,国民党重要的党务活动家、CC系把守宣传口的主将。曾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教育部国民党党部主任委员、国民党总裁室秘书、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上海市党部主任委员等要职。1949年退居台湾。时为国民党重庆市党部主任委员。


是不是代用品呢?

友谷

朝鲜义勇军的宣传员用电话向敌人堡垒里做政治宣传,指出日本国内的贫穷的时候,敌兵很神气地说:他身上穿着的正是前天刚发下的新军衣。义勇军同志马上不客气地追问:「那么细细看是不是代用品呢?」这一问就把敌兵问得哑口无言(见二月六日本报三版,《朝鲜义勇军》)。

这的确是非常厉害的追问,这样的问题在别的场合,在别的事情上,也是值得提出的。

因为在这世界上的确有很多骗子在活动,所以我们必须这样一步紧一步地追问。光是口头说说空话,我们不能相信,必须追问:事实到底如何呢?纵然俨乎其然地拿出事实来,我们也还不能马上相信,必须再追问一下,是不是代用品呢?──这样追问下去,才能揭破骗子的勾当,才能达到货真价实的目的。

假如你遇见假充风雅的市侩,拿出周鼎汉器、唐宋真迹来给你鉴赏,而你存心扫一扫他的兴的话,那么你不妨追问:「这些是不是代用品呢?」把假货认成了真的往往不过是受骗上当的人,这些假货是从古董商手里买来的。那些古董商今天躲在房间里偷偷摸摸地伪装假造,明天就拿出来眩示给人,说这是如何名贵的古物,对于这种骗子,我们应该严词斥责:不要拿代用品来骗人!

但假造古货,不过是骗术中的小焉者而已。一切骗子中最大的骗子是法西斯。要知道法西斯,不只是善于说空话来骗人,而且是善于制造代用品来骗人的!

法西斯国家中也有新衣服,但新衣服是用木屑树皮做的──是代用品!法西斯国家中也有国会,有舆论,但国会和舆论都在法西斯的统治包办之下──是代用品!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不是空喊民主

要做任何事情,先说空话是不行的。有人说,空喊民主,不能得到什么结果。这种批评自然是对的。

非但空喊民主不行,空喊打仗也是不行的。

欧洲战争快要到结束的时期了,法西斯的老巢──柏林快要被掘动了,这自然不是空喊打仗的结果,而是认认真真打仗的结果。苏联在战争中本有一句口号,是「一切为了前线」。他们喊了这个口号,也就认认真真照这个口号做了,一切的人力为了前线,一切的生产为了前线,没有一个人把存款放在国外,在后方逍遥享受。现在他们又喊出了「一切为了柏林」的口号,而他们也确是在面向柏林走着到柏林去的最后一段路,而不是背对着柏林空喊。

在我们这里也有「军事第一」的口号,而且似乎也还有人在写着、在喊着「到东京去」的壮烈的口号。既然有着这口号,就该认真想想怎样来实现这些口号。

美军在吕宋登陆作战,准备着在中国登陆,这些是一步步地走向东京去的路。但在我们这里专制贪污因循拖沓、缺乏效率,三万匹的霉布,三万万的美金存款,这些决不是到东京去的路。

当苏联已经欢欣地走着到柏林去的最后一段路的时候,当美国已经一步步迫近东京的时候,我们还必须从头来扫清引向胜利去的障碍,虽然似乎晚了,然而赶快做去,还不太迟。

因此民主不能空喊。而真正主张民主的人也的确不是空喊民主的时候。如何实现民主,再切实不过的一步步的办法已经摆在我们的面前了(见本报二十五日发表周恩来同志抵渝谈话。及二十六日发表的民主同盟宣言)。

要使打仗不是空话,胜利不是空话,就要赶快实现民主;要使民主不是空话,就要实现这一步步的办法。反对空喊民主的人,为什么不快快照这套办法做呢?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民主与诚实

作者:李勃


在任何社会里,诚实总是被看成一种美德;而在民主社会里,尤其是非看重诚实的态度不可。

诚实的内容包含着一致的意思──那就是思想和言语的一致,言语和行为的一致,思想、言语和客观事实的一致等等。心里怎么想,口里也怎么说;嘴里怎样说,手里也怎样做,这叫做诚实。想什么,做什么,决不瞒人,老老实实说出来,与天下人共见,不另外说一套,以图掩蔽天下人耳目,诚实更是非如此不可。

言语思想都是为了解释和说明客观的现实,行动也是为了应付现实。但对于现实的真象,固然未必个个人都能完全知道,但总不能不以与现实完全一致为其目的,因此也就不能不努力去追求对现实的完全了解,却不能故意掩蔽现实,反乎现实而行。

假如指鹿为马,若真以为这是鹿,那还不过是无知;但若明明心知为马,而偏偏说这是鹿,那就是胡赖了。

诚实是对人的态度,但也是律己的准则。假如故意说假,而旁人相信,便津津自喜,以为得意,其人心不可救药。用不诚实的态度对人,固然是对人的侮辱,其实又是对自己的侮辱。

我们相信,倘大家没有这样诚实的态度,民主就不可能存在。民主讲究讨论商量。但假如开会时大家说了一大套,却不全是心里所想的,会后各人仍旧各各做自己的一套,那么民主的世界岂不成欺骗的世界了吗?

要发扬民主精神就得建立诚实的态度。这种态度也并不是舶来品,而是民族的固有道德。心口如一,言行一致,说一是一,这原是民间向来的要求。

 ──《新华日报》1943年7月16日△

相关文章: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