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记得古埃及前世的人胜过史学家(图)
 
许灵
 
2017-8-27
 



左:1937年出版的《飞翔的法老》(Winged Pharaoh)图书广告;右:英国画家埃德温·朗斯顿·朗(Edwin Longsden Long, R.A.)笔下的古埃及女子。



刻有杰特「王宫门面」的木板残片,埃及博物馆藏。

【人民报消息】有特异功能的人能协助警方办案,那些记得前世的人经常能帮助史学家纠正对历史的错误认识。

琼·格兰特(Joan Grant,1907─1989)1937年写了《飞翔的法老》(Winged Pharaoh)一书,书中的女主人公名叫塞凯塔(Sekeeta),是法老的女儿。格兰特笔下的这个人物,实际上是她自己的前世。她的书中,有关古埃及的一些情节叙述与考古学家所知一致,有的是考古学家还没有发现的历史镜头。

同样,一名牛津大学学生在催眠状态下也回到自己在古埃及当木匠、修建法老登(Den)陵墓的历史场景。人们相信他所说的都是事实,因为他不可能通过现代通常的途径了解到这么多古埃及法老王陵墓内部的细节。

著名作家威尔斯(H.G. Wells)相信格兰特描述的真实性,他曾经对她说:「你当作家很有必要。」而他也建议她先保守秘密,直到她「强大到能承受蠢人们的讪笑」。

格兰特对前世的回忆

琼·格兰特的父亲是英国著名昆虫学家詹姆斯·马歇尔(J.F. Marshall),母亲是社会心理学家布兰奇·马歇尔(Blanche Marshall)──据说曾预言泰坦尼克号的沉没。

经过百余次催眠状态下的「追忆」,格兰特确定了《飞翔的法老》(Winged Pharaoh)各章的情节。恍惚中,她挖掘出这些历史的记忆,然后将其拼合成有时序的叙事。

1940年代,在与格兰特共度一个周末后,擅写传记的英国女诗人和艺术家琼·富勒(Jean Overton Fuller,1915─2009)联系了几位古埃及学家,对象形文字进行了一番研究,以验证格兰特所提到的东西。

在格兰特去世后的1989年,富勒发表了一篇论文,介绍了自己的研究结果和与格兰特相处的体验。

该文由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宗教研究系的詹姆士·萨图齐(James A. Santucci)编辑、美国神智学协会(Theosophical Society)出版。该协会以研究神秘现象闻名,富勒是会员之一。据其网站,会员并无一致信仰,只因「研究宗教真理、分享研究成果的愿望」聚在一起。

格兰特的丈夫──莱斯利·格兰特(Leslie Grant)是位考古学家。富勒说,当格兰特陪丈夫在伊拉克挖掘时,看到现场的文物,会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夫妇俩还结伴去了埃及。约一年半后,她开始忆起自己与埃及的年代久远的联系。

她是法老的女儿,也是一位受过专门训练的女祭司,受训内容包括如何回忆前世。而且,她还当过法老王。

格兰特是书中的塞凯塔

一开始,富勒试着从后人知道的历史人物中寻找与格兰特描述相契合的东西。

虽然从自传和其它著作中可清楚看出《飞翔的法老》一书是格兰特对前世的回忆,但该书还是以历史小说的面貌出现,她在书里回忆了自己(书中使用塞凯塔这个名字)许多世的转生经历。

「在祭祀的寺庙里,我只拥有一把梳子和一只小铜镜,我的形象照出来很虚……现在我的象牙梳被雕上了我的徽章──『有翼法老』,受训之鹰将雄踞胜利之船,这是飞翔者的上半部;下面是我的荷鲁斯名──扎特(Zat),刻着一条蛇,旁边放着生命之钥,两侧是权力,在地球上挥动来挥动去。」

富勒回忆说,翻阅埃默里的《古风时期的埃及》(Archaic Egypt,1961年出版,比格兰特图书出版晚24年),他发现书中有一幅出土文物的线描图,注明「乌拉吉(Uadji,也拼作Wadji)的梳子」。乌拉吉是杰特的别名,富勒从中发现这与格兰特的故事有密切关联。

格兰特也描述了自己在古埃及时身边的银器。格兰特写本书时,这一时期古埃及人用银器并不为人所知,那是后来的考古发现。

格兰特书中还有对马和战车的描述。当时学界不认为古埃及有马,马被认为是西克索(Hyksos)时代(约公元前1600年)从亚洲传入的,比塞凯塔生活的年代晚约1,500年。

或许是这个原因,格兰特的考古学家丈夫曾建议她把故事背景设定在西克索时期。然而格兰特却执意将时间框架设定于第一王朝时期,因为这是她的前世的故事,没有任何人能比她更了解。由此可见她是一位尊重历史的人,决不人云亦云。

另一例古埃及前世记忆

牛津大学的一名盲人学生曾在催眠状态下追忆自己在古埃及当木匠的经历。他参与了由西里尔·伯特(Cyril Burt,1883─1971)爵士和威廉·麦克杜格尔教授(William McDougall,1822─1905)教授合作的一项研究,两人都对心理研究感兴趣,但不相信轮回转世。

伯特当时是牛津的本科生,后来成为伦敦大学心理学名誉教授。威廉·麦克杜格尔则是美国著名心理学家。

据罗伊·斯蒂曼(Roy Stemman)所着《轮回全书:检视我们都有前世的证据》一书的记述,这名学生「告诉他们,他必须在国王『登』的空心坟墓里做木雕」,他也描述了这座陵墓,提到墓里有一尊戴着白色冠冕的神。(登是琼·格兰特的前世(塞凯塔)时所生的儿子)

「几个月后,两位研究人员阅读了由弗林德斯·皮特里(Flinders Petrie)爵士(可能是英国最伟大的埃及古物学家)发掘的一些材料,皮特里一直在调查研究国王Smeti的纪念碑,Smeti的『荷鲁斯名』是『登』。」

斯蒂曼接着写道:「他们意识到皮特里爵士的研究结果与牛津大学学生描述的一些细节相一致,学生提到的白色王冠在一块板上被发现,被欧西里斯(Osiris,埃及神话中的冥王)戴在头顶,墓室的样子和学生的描述也相符。」

这些科学家们并不相信有前世,更不相信有什么前世记忆,于是追问那位盲人学生对古埃及历史知识学习过多少。盲人学生说,除了《圣经》中所提到的,他对古埃及一无所知。(文/许灵)△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