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迷!俄红旗歌舞团精英离奇覆没(多图)
 
戚思
 
2017-6-5
 



2016年12月25日,俄罗斯民众在莫斯科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总部外面悼念在俄罗斯军用飞机图-154空难中的遇难者。



俄红旗歌舞团是前苏联最顶尖的殿堂级军乐团。



俄红旗歌舞团每年都到欧洲巡演。



俄红旗歌舞团4位19岁的女舞蹈精英空难去世。

【人民报消息】据俄罗斯《生意人报》6月1日报道,俄罗斯国防部5月31日(周三)公布了2016年12月25日俄国防部图-154飞机坠毁事件的最终调查结果──确定这是一起由飞行员操作失误而酿成的惨剧。

这架军机上共有8名机组成员和84名乘客,92人全数葬身黑海。其中包括举世闻名的俄罗斯国防部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的64位精英。当时他们正前往叙利亚的赫迈米姆空军基地,去参加当地部队的新年庆祝活动。

「红旗歌舞团的精华都走了」

这个苏联军队歌舞团是1929年由著名作曲家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夫创建的。这个军队合唱团是前苏联仅有的两个获准能够使用「红军合唱团」名字的团体之一。

纽约时报去年报道说,亚历山德罗夫的孙子叶夫根尼对俄罗斯的一家新闻网站说,「这个歌舞团的精华消失了。」他说,「所有最好的独奏演员,整个合唱队……,现在一切都垮了,最好的都走了!」

报道说,红旗歌舞团的竞争对手、俄罗斯国家警卫队的合唱队负责人维克多·叶里谢耶夫说,「这个合唱团最优秀的歌手都走了!」

据该合唱团的官方网站信息,歌舞团共有音乐家、歌唱家和舞蹈家等四百多位军队艺术家。现在由乐队、混合舞蹈团和合唱团三部份组成。其中五十位获得过俄罗斯荣誉艺术家的最高荣誉。

红旗歌舞团合唱团的指挥兼艺术指导维克多·叶里席夫将军说,「今天我们对这场灾难感到震惊。我们亚历山德罗夫歌舞团的(同事们)遇难了。」

叶里席夫说,「他们不仅是我们的同事,也是一支非常重要的部队艺术公司。」

这个合唱团在外交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润滑作用,曾经在罗马为教宗保罗二世表演过。光叶里席夫就指挥过该合唱团在五十多个国家进行过七千次演出。观众达两千万人。演出场所包括在中国、日本、朝鲜、澳大利亚、德国和法国等国家的著名音乐大厅。

俄罗斯国防部表示,红军歌舞团乘坐的飞机在12月25日离开度假圣地索契后不久就坠落到黑海里。

有关官员说,在俄罗斯海岸外发现了飞机残骸和一些尸体。在距离海岸1.5公里的70米深的水下发现了飞机主体。

红旗歌舞团的巡演本身就是政治任务




2015年1月15日在俄罗斯契卡洛夫斯基军事机场拍摄的图-154飞机资料照片。



2016年12月26日,俄罗斯索契,俄罗斯坠毁图-154军机的搜救工作持续在黑海海域进行。

据《京华日报》报道,作为俄罗斯最顶尖的殿堂级军乐团,亚历山大红旗歌舞团是唯一随俄罗斯总统普京出访世界各国、真正展现俄罗斯民族璀璨艺术精华的国宝级歌舞团。

二战时期,英国首相丘吉尔曾在观看红旗歌舞团表演后,评价其为「会唱歌的武器」。

红旗歌舞团还曾九次访华演出,是唯一受到中共国五代领导人接见的国外顶级艺术团体。

2015年2月份,俄罗斯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因政治局势取消欧洲巡演。

俄罗斯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新闻专员瓦连京娜·马克西莫娃在接受「卫星」新闻通讯社采访时说,最近发生的政治事件破坏了欧洲巡回演出计划。

马克西莫娃说:「通常在秋季的波兰之行未能成行。在政治事件达到高峰的时候,合唱团也没有冒险前往斯堪的纳维亚国家进行大型巡演,曾计划在这些国家与伦敦交响乐团联合上演独家节目『披头士』(The Beatles)。」

歌舞团曾排练了25首歌曲,为节目筹备做了艰辛的工作,最后决定推迟演出。

从起飞到坠入黑海仅73秒




2016年12月25日,在俄罗斯索契坠机地点附近,搜救人员搬运打捞上来的遇难者遗体。



空难发生后,俄总统普京宣布2016年12月26日为俄全国哀悼日。



2017年1月16日,俄国防部失事飞机图-154遇难者葬礼在莫斯科举行。

2016年12月25日清晨,歌舞团原计划飞往叙利亚赫迈米姆空军基地参加新年慰问活动,亚历山大红旗歌舞团最精英的表演成员(除了三名独唱演员外)都在失事飞机上,包括接任团长不久的艺术总监瓦列里·哈利洛夫。

空难发生后,俄总统普京宣布12月26日为俄全国哀悼日,并表示将彻底调查此次飞机失事的原因,竭尽全力帮助遇难者家属。

经过长达半年的调查,俄国国防部调查委员会今年5月31日宣布,经过详细的调查取证,完整还原了这起悲剧发生的全过程。调查报告说:

2016年12月25日清晨,一架隶属俄罗斯军事航天部队第800空军基地的图-154运输机,计划按照指令完成两个客运与货运飞行任务。

第一个任务是从莫斯科奇卡洛夫斯基机场飞往索契的国内飞行,第二个则是从索契飞往叙利亚城市拉塔基亚的国际飞行任务。

凌晨1点38分,载有92名乘客和机组成员、及150公斤重货物的图-154运输机按计划从莫斯科起飞;3点43分,飞机成功降落在索契阿德勒尔机场。飞行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第一个任务圆满完成。

飞机在两小时的技术经停后,于凌晨5点24分再次起飞,前往叙利亚。然而,这一次的飞行任务从起飞便充满波折。

飞行员发生不可置信的精神问题

调查专家们指出,当飞机还在地面上滑行时,驾驶员罗曼·沃尔科夫便已开始无法辨别空间定位。这位少校机长不知道自己应该从哪条跑道起飞,甚至搞不清楚应该按照什么路线滑行至起飞跑道。最终飞机在牵引车的帮助下到达起飞地点,并于5点24分按预设航向238成功起飞。

在接下来的73秒钟,驾驶舱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从找到的黑盒子求答案。

据《红星新闻》的报道,根据专家们的调查判断,在起飞7秒钟后,驾驶舱中出现了始料未及的状况──驾驶员沃尔科夫开始情绪失控:他语无伦次地试图向机组人员弄清,飞机在哪条航线上。这时,沃尔科夫已对飞机失去控制,并打断其他机组成员的工作。

机长情绪失控、语无伦次、已对飞机失去控制、还打断其他机组成员的工作?!

确实发生了什么!应该是飞机还在地面上滑行时,驾驶员的正常思维能力就受到外来力量的控制。看看接下去的调查报告:

从地面起飞后,机长沃尔科夫做出了第一个不合理的举动──向前推动驾驶杆,减缓飞机爬升速度。

起飞的第53秒,当飞机爬升到153米时,沃尔科夫下令收起襟翼,而按照操作规程,襟翼应当在飞机上升至500米高度时收起。

与此同时,沃尔科夫仍在继续向前推动驾驶杆。这一行为最终导致飞机爬升至231米高度后开始下降。

「我的妈呀!」领航员在察觉到情况不对后大呼。情况变得十分紧急,飞机以每秒6~8米的高度下降,警报器被触发,提醒机组飞机正在接近黑海水面,显示屏也亮起了红灯。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驾驶舱内没有一名驾驶员对此作出反应。察觉到不对劲的领航员用不雅的话语向谁反问着什么,但他并没有得到回应。」副驾驶们的精神都被控制了,以致无法自救?!

报道说,此后,机长的行为不能再用「可怕」来形容,简直完全是自杀式的行为──他先驾驶飞机突然向右转向并倾斜10度,随后又突然转向左侧,此时机身向左倾斜53度。这一系列不当的操作最终致使飞机开始加速下降。

调查报告中写道:「根据记录员的数据显示,在起飞后的第70秒,图-154飞机距离水面只有90米,并以每秒20米的速度机身左倾53度下降。根据专家观点,此时的机组人员及机上所有乘客已被判了死刑。任何一名有经验的驾驶员都不应在飞机下坠时进行如此操作。」

在无可挽回死亡的时候,机长的思维才不受控制了。

报道写道:飞机距水面仅34米时,沃尔科夫开始试图弥补自己的失误,拼命向右转动方向舵。然而一切为时已晚,他的补救早已没有任何意义:在完全偏离既定航线,在黑海上空飞行了1270米后,图-154运输机在起飞后的第73秒以540千米/小时的时速坠落,左翼先与水面相撞,随后飞机迅速解体并沉入海中。

俄国专家的结论与中文读者的评论天壤之别

俄国国防部调查结果指出,机长沃尔科夫情绪、身体的疲劳以及缺乏在紧急情况稳定驾驶的技巧导致出现紧急情况,并最终造成悲剧发生。

5月31日(周三),俄罗斯国防部正式公布了这一部份调查结果,根据专家的结论,国防部调查委员会认为,在飞行过程中飞行员失去了空间定位,并产生了躯体重力错觉。这是空难事故的唯一原因,其它可能性已被排除。

什么是「失去了空间定位」「产生了躯体重力错觉」?

报道注释道:「即飞行员因大脑不完全适应,造成在飞行过程中对飞行状态或对飞机的空中位置、方向产生错误知觉。」

专家们无法解释,为什么机长送俄国顶尖歌舞演员去叙利亚慰问演出时突然精神失常?为什么副驾驶员们面临危机都毫无反应?为什么机长在注定死亡时突然清醒了?

2016年12月25日飞机遇难,中文读者26日留言道:

*为什么全世界唱红歌的人都短寿?为什么社会主义阵营的共产党都要灭亡?

*不信因果报应吗?看看毛子掉飞机,大陆遮天蔽日的雾霾,想不信都不行。

*俄罗斯让波兰政要多人在祭拜卡廷遇难者以后飞机失事,波兰两度痛失精英。这下,俄罗斯来报应了不是?飞机怎么摔的?鬼啊!

*红旗歌舞团唱进了大海,薄熙来唱进了秦城,中共最终唱进地狱硫磺火湖,额的神啊,是传说中的恶有恶报吗?

*普京让他们成为殉葬品。

俄国军事调查委员会虽然还原了飞机从起飞到坠入黑海这短短73秒的死亡时刻,但是他们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专家称,这起事故完全是由于飞行员的疲劳驾驶和机组人员缺乏经验造成的,并最终导致载有92人的飞机高速坠入黑海,无人生还。

专家们要求刑法处理让疲劳的飞行员驾驶飞机、让缺乏经验的机组人员当班的责任人。

专家们写道:若俄罗斯联邦调查委员会同意这份调查结果,责任人除根据俄罗斯刑法第263条违反交通安全运输条例外被提起诉讼外,根据俄罗斯刑法第293条,俄罗斯空军及第800空军基地还将面临渎职罪的惩处。(文/戚思)△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