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五十五年元旦告全国军民同胞书(图)
 
——中华民国五十五年一月一日(1966年1月1日)
 
蒋中正
 
2017-12-31
 



1946年5月29日,沈阳,「国家至上民族至上」。

【人民报消息】 (人民报编者按:这是蒋介石中正先生在公历1966年、中华民国五十五年元旦告全国军民同胞书,2017年即将结束的日子,读来感慨万千。)


全国军民同胞们:

国父领导国民革命,开创中华民国,到今年元旦,已是五十有五年!我们综核过去一年来,国际局势的发展,针对共匪侵略的步骤,来分析敌我力量的虚实消长,乃已得到了「三民主义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共产主义率天下以暴而民不从」,「多助之至,天下顺之」的确证;而在海内外人心士气上,我们则早已掌握了光复大陆、解救同胞、爱国精诚、激荡迅奋的绝对优势;这是国父三民主义思想领导,革命先烈牺牲精神,成功成仁所感召的必然胜利的成果!

国父于民国元年元旦,其开宗明义对中外所宣示的中华民国立国之宗旨,就是「当尽文明国应尽之义务,以期享受文明国应享的权利」。而我革命先烈邹容同志,在其「革命军」遗著中,亦曾昭示我们:「有野蛮之革命,有文明之革命。野蛮之革命有破坏,无建设,横暴恣睢,适足以造成恐怖之时代,如庚子之义和团,为国民增祸乱。文明之革命有破坏,有建设,为国民争自由平等、独立自主之一切权利,为国民增幸福」。我们国父手创三民主义的国民革命,由辛亥开国,经北伐抗战,以迄于今日反攻复国之师,其精神,其目的,彻始彻终,就是为全国国民争自由平等的幸福,与尊重独立自主的人格而奋斗,更对国际上尽其文明国应尽之义务,以享受文明国应享之权利。而奸匪毛贼,却是一贯的以其所谓「阶级斗争」,戕贼人民,以其所谓「世界革命」,危害人类,今天它不止已经在大陆为人民增加天灾人祸,造成了一个横暴恣睢、神号鬼哭的屠场恐怖时代!更将在亚洲狼奔豕突,蚕食鲸吞,造成一个血渊大海、万劫不复的炼狱世界!我们深信,国民革命的大业,正是 国父所说的:「事有顺乎天理,应乎人情,适于世界潮流,合于人群需要,为先知先觉决志行之者,则断无不成」!今天奸匪反天理,反人性,而唯急急于黩武好战,以造成大陆人民空前之浩劫!虽然今日共匪野蛮破坏的兽行,可以阻挠我国民革命之里程、毒害我大陆人民生命与幸福于一时,而世界潮流,人心依归,固莫不以平等自由的正义,与独立自主的尊严之维护,为其共同的归趋。所以共匪毛贼横暴恣睢为人民增加灾害祸乱之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断无不败不亡之理!

但是过去一年间,以共匪罪恶进行的轨辙而言,我们亦不能说它毫无表现,而其所洋洋得意自诩为最大「成就」的,其一、乃为它进行了第二次的原子试爆□自以为其已经足以睥睨美俄,主宰亚非;其二、乃为它挑起了美国与越共的战争,自以为业已诱致美国深陷于越战泥淖,而无法自拔,使它获得了坐收渔利、不战而胜的唯一机会。至其前者试爆的作用,固在企图慑服大陆民众,压制革命抗暴,并企图对海外侨胞,扩张其统战的声势。而其后者越战的作用,则在驱使越共作无限持久战争,以消耗美军兵力,同时间接的要以此来破坏美苏合作遏阻共匪侵略之默契,并加强其对苏俄争取共产集团领导权的「威望」,达到它「世界革命」、奴役全人类之目的。其野心之大,手段之狠,猖狂狡横,气势凌厉,可谓世无其匹!而且它还要以所谓「毛泽东思想」的「突出政治」,及其义和团拳匪式符咒作战的「人民战争」,来对抗美苏的核子武器,这些表现,就是毛匪去年沾沾自喜的得意「杰作」!

但是大家知道,共匪过去一年侵略的进程,对内对外的事实,并非如它所想象那样「成就」之大,而恰是相反的进一步走上了它「总路线」惨败的末路;这一惨败末路;就是从它的「核子试爆」与「人民战争」来双轨跃进,加强其速度的。这就是它外强中乾、虚声恫吓的「成就」,亦正是它回光反照、自取灭亡的徵候来临!简截的说,毛匪历年来,侵略成性,对外卖空买空、讹诈勒索的表现,就是心虽好战,而又力不从心,故只有千方百计,控制其周围的共党国家为其侵略阴谋,发动间接战争,以威胁自由世界!而其出卖共党的「兄弟国家」,渗透「亚非会议」盟约各「友邦」的诡诈作为,乃不仅假其援助之名,行其颠覆之实──而且它与其「兄弟国家」的越共,所谓「并肩作战」、「存亡与共」旦旦之信誓,适成为了它以邻为壑、驱策傀儡、代替它送死卖命之陷阱,它这些投机取巧、狗偷鼠窃、嫁祸避战的面具,亦在去年一年间,完全暴露了。特别是苏俄历史学家杜宾斯基最近对奸匪毛贼在其一九四八〔第103页〕年前后,如何卖身投靠,如何受俄史豢养,如何得以徼幸攫取大陆之真相,充分的揭发了出来,更使毛匪卖国残民、诳人欺世的罪恶,大白于天下了!尤其是它对外失败最惨的事实,就是其对「共党国际会议」的分裂;对「亚非会议」的支解;随之而揭穿了它对非洲新兴国家的颠覆诡计,败露了它对印巴挑动大战的阴谋,破灭了它对印尼所发动的政变,乃反而惹火烧身!这种从反美、反俄、反自由国家、反共产集团的四面战斗,又再加上了反新兴国家、反不结盟国家多条阵线的挣扎碰壁!这是否毛匪正悍然与全人类为敌?是否其正在自陷于四面楚歌垓下自刎的绝境之中呢?

我们再就去年一年间大陆上在其党内军中,清算整肃,在其农村学校反共抗暴运动「日烈一日」的形势来看,乃就不止是六亿人心,都成为奸匪的死敌,即使是它的所谓阶级构成份子,也都没有一人忘记毛匪的血海深仇「与匪偕亡」的决心。即如最近李显斌、李才旺、廉宝生诸义士,继刘承司、高佑宗、邵希彦诸义士之后的驾机来归,就是一个显然的例证。特别是他们既是匪伪核心的党员,又是匪伪基本武力的空军军官,然而他们却都公然从其控制最严密的核心所在,集体的迸发出来,一如五十四年前满清新军一样,向往民国,决心起义!再如身陷大陆、志切复国,像「鲁迅美术学院」学生李泽浩志士,亦复能在「你追我赶」的油画里,大书「杀死共产党」「蒋介石万岁」,给奸匪以「伏尸二人,流血五步」的当头一棒!就在上月,沪浙青年黄克斋、鲍斯兴、陈松、林耀、莫云忠、程德庆、洪善安、胡久青等,不远千里,浮海破浪,集体来台,投奔自由,这亦就是表示了大陆人心思汉,皆愿以冒万死脱离魔掌,亦就敢以冒万险以反对毛共;其他逃亡港澳的义民,更是日夜不绝,难以数计。所以毛匪任何残酷斗争,任何思想控制,都不能丝毫泯灭我大陆同胞民族大义!反之,只有加深我大陆同胞反共抗暴的仇恨,增强其弃暗投明的决心和行动!这说明了今日毛匪所训练的「红军」,无异是我们国军反攻复国所训练的预备队!毛匪所组织的青年,亦就都是为我们反共救国所组织的青年团!一如国父所说的:「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恨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造成大革命前夕磅?澎湃的高潮!

同胞们!毛共去年曾不断扬言「要以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世界农村,包围北美、西欧的世界城市」!扬言「准备一场对全世界的战斗」!扬言「美国打进来,英国、印度、日本打进来,让现代修正主义者,也在北面配合起来,再加上其他形形色色的同盟者和追随者,他们一齐打进来,也不过是再来一次『八国联军』之类的联合进攻」!毛贼这种卤莽灭裂,睥睨一世的态度,就已经暴露了它必欲鲸吞南北越,征服整个东南亚的目的,绝不许越共结束越战,亦不会参加「禁试」「裁军」,更不会对其「世界革命」的斗争罢手,已昭然若揭,不待智者而自明。最近共匪还大事夸耀它越战正在如何胜利,如何打败美越联军,曾侈言消灭了联军多少营,多少连,击毁了美机几十几百架,实在越共在最近三个月中,正不断的在岘港、朱莱、三圻、百里居、安溪、万洞、德古、百里米、朱邦、以及米契林橡胶园、和铁三角丛林等地巢穴,经过联军积极进剿激烈战斗以后,多已被联军摧毁廓清,使之无法藏身逃形。尤其南越中部高原地带,自其东海岸平定省经百里居至柬埔寨边区的艾达兰山谷间之十九号公路,终于为联军打通,越共企图分割南越为两部分的计画,皆已被彻底粉碎。联军获得了这样重大战果以后,乃使越战转危为安,转弱为强,双方优劣局势,完全改观。根据过去六个月以来越战经过的事实,美军在战术上,确已获致了重大战果的胜利,如其今后在战略、政略上,能与战术配合起来,易守势为攻势,转被动为主动,断绝北越与南越的共军接济通路,摧毁越共的胡志明小径,并使越南人民和社会,能与美越联军密切合作,摆脱毛共越共的匪谍情报组织一切控制破坏的阴谋,那越战虽不能解决亚洲整个问题,亦不会是一场不可胜的战争──但是现在毛共还在严防北越和谈,督令越共作无限期的战斗,警告「越南人民唯一的选择,就是坚决地打下去,狠狠地打下去……如果美帝一定要在扩大战争的道路上走下去……中国人民奉陪到底」!今天一般人仍然多不了解,毛匪之所以胆敢如此肆无忌惮,猖狂冥行,它究竟何所恃而无恐?其实这在它自己早已明白宣布,它对抗美苏各国的「世界革命」战争,全恃其占世界四分之一的六亿人口的力量,而不是依赖现代武器,亦不怕核子大战,这就是它所谓「人民战争」的法宝,至其法宝里面所装的药方是什么?这个药方乃就是它要阻止越战和谈,坚持打倒美国至其失败为止,以作为它「世界革命」里程的第一步,而其所卖药方里的几味「灵丹」,那就是──

第一、它相信其对方敌军的战略,不敢超越十七度线一步,向其北越采取陆上攻势,所以大陆与中南半岛各地区,皆可以当作它避难的庇护所,因之它更不患其把战火延及大陆毛共的巢穴,所以它才有所恃而无恐!

第二、共匪相信,它在对方敌国内部所潜伏的地下党徒与同路人,业已渗透到了它的各阶层,掌握住一批反战的「前进份子」,煽动其畏战的姑息主义者,即足以使其内部纷扰不已,自相斗争,所以它敢于扬言,现在它已造成了两个美国,即「一个是甘乃迪、詹森的美国,一个是美国人民的美国」。

第三、共匪更自信它对南越、寮国、柬埔寨、乃至西贡市区以内,一般社会民众,皆已为它匪谍组织的诈术欺骗、暴力恫吓、威胁利诱伎俩所控制,无处而不为其所利用的避难所,认为它已有绝对把握在南越各地──无论在城市,在森林,在海隅,在高山,无论在雨季或旱季,来对美国现代化军队打它「人对人」──前死后补、前仆后继、源源不绝的打不尽、死不完的持久消耗战争,以坐待对方久战疲困,重施其美国在一九四六年前后,不得不自中国大陆被迫丢手的故技,尤其要重温法国在一九五四年对奠边府,自动求和撤退的幻梦,而达到它此次在越战中统一南北越的目的。

如其不然,即使后退若干步,那共匪也还认为其在大陆上发生了「八国联军一类联合的进攻」,以其义和团式的符咒战法──毛匪思想──以空间换时间、以人海对火海的「人民战争」,打到牺牲了大陆人口的一半,它仍然还可以在其废墟上盘据自若。

这就是它在越战中,自以为必可取胜的「万应灵丹」。所以它现在并不需要重演其在重庆「三人小组」式的停战协定,以求得喘息机会,争取其全面叛乱的准备时间;而且更不愿再有「板门店」式的停战会议,来妨碍它对南北越「统一」的目的。因为今天的一九六六年,与一九四六年时期的中国大陆,以及一九五四年时期的越南奠边府情形,业已时移势异,在越共方面而言,并无利用「和谈」或「停战」会议之价值了。但越共对于「和谈」与「停战」的心理究竟如何?自不必加以臆测,惟其即使与毛共有不同之意见,甚至与毛共有相反之主张──希望获得短期「和谈」与「停战」,能有片刻喘息之时机,但这与毛共之利害是完全冲突的,因此就要看越共是否为毛共之傀儡了。如其是的话,那越共就不可能表现其有独立的「和谈」之资格,至对于将来停战之实质问题及其行动时,更难望其发生自主有效之作用,由此可知,今日的越战,不仅为共匪所指使,实已为共匪完全掌握而操纵自如了。这样越战对它毛共既无「和谈」之需要,而它又不恐惧美国的核子报复,亦并不顾虑苏俄对其北面之合围,故对国际上来说,它是并无任何顾忌的,可是它内心唯一所怕的,一个真正足以制其死命的敌人;而这个敌人,一直是对准它胸膛的一把尖刀,但在其口头上却始终不敢一提的,那就是我们在金、马、台、澎的国民革命军!只要我们在台海、在敌前,以民族大义一经发动吊民伐罪的义战,结合?大陆敌后群众革命抗暴的行动,号召全国同胞,对匪内外夹击,就足以摧毁此一武装侵略、核子扩散、红色恐怖的庇护所!此则国军主动在握,不患越战之不停止,亦不患东南亚之不能恢复和平安定了。所以毛匪从来不敢对我们复兴基地军民,作其「人民战争」这样一类的恫吓狂吠!因为它最清楚,今日在亚洲大陆,能为其毛共唯一克星的,只有国军!如果国军一旦反攻登陆,绝不会是六亿以上同胞,肯在毛匪的驱迫下,和我们对立,而反转来,是全体同胞,遍地「民兵」,皆将攘臂揭竿,箪食壶浆,起而协同国军,一齐对准毛匪这个活靶子作殊死战!使它所谓「人民战争」的符咒,完全失灵无效!

军民同胞们!在过去一年中间,我们反共斗争直接的、间接的所得效果,无论在精神上、行动上、以及内外形势上,都有了重大的发展,而此则皆为我们军民同胞十六年来,明耻忍辱、苦撑待变所得来的反共斗争之重大报偿。实在说,今天只要奸匪在大陆上十六年来,罗雀掘鼠,恶贯满盈的滔天罪恶,在国际上渗透颠覆,敲诈勒索,以及其侵略世界的野心兽行,能为全人类所了解彻悟,唾弃痛绝,那我们反攻复国的战略,就已经成功过半了。

同胞们!我们为自己的国家,消灭这个奸伪!为自由亚洲,铲除这个祸首!为世界人类,斩绝这个恶魔!断不容许毛匪触发再一次拳匪式民族自杀的野蛮战争!所以亦决不赞成各国军队进入大陆参加我们吊民伐罪、反攻复国的独立战争!这是无论对各国,无论对我们国内反共作战都是无益而有害的,我们最多只希望他们予我以道义的、精神与物质的支援而已。今天毛共暴力所控制的恐怖大陆,乃是亚洲战祸的根源,而明天我们三民主义国民革命所光复一统的独立自由新中国,就是恢复世界和平的一支柱石。而毛共这一祸源,假如不由我们自己担当负责,予以遏阻消灭,其势非将我亿万同胞的生命膏血,成为共匪「民族自杀」的孤注一掷而不止!而且这一祸源,亦只有我们国民革命的力量,方能予以遏制,予以消灭,舍此不图,那就只有如过去二十年来听任它在大陆上乘机坐大,如计如期的进行「世界革命」,吞并亚洲,赤化世界,以贻「养虎自噬」的无穷后悔!

全国军民同胞们!大家现在就不止是要坚持我们责无旁贷的反攻复国的行动,以消除奸匪毛贼拳匪式暴乱的瓜分惨祸──「拯斯民于水火」;更是要解救今天这个为共祸蔓延「战争无界限」的亚洲──「扶大厦之将倾」。所以今年这一年,实在是我们国民革命复国建国的决定性关头;也是根除亚洲匪祸,开拓人类前途,尽文明国之义务的重大年头!

国父说:「国民革命之责任,乃全国国民之责任」!又说「国民革命,到最后一定成功」!在海外地区的同胞们:今天就必须拒绝购用匪货,积极的阻止奸匪运用大陆同胞的脂膏血汗,作为毛匪接济当地颠覆叛乱的资本!消极的亦就可以避免助长奸匪对自己骨肉亲友进一步的奴役压榨!在敌后地区的同胞们:必须掌握?共匪今日无所不反、四面楚歌的一切矛盾,激发群众对共匪的一切仇恨,协助地下工作,联合各地民兵,号召匪干起义,响应国军反攻,通力合作,互相应援,发展成为对这万恶毛匪暴政,怒涛排壑,不可抗拒的反共大革命!

今天革命复国的形势和条件,比之 国父当时革命开国以前,何啻倍蓰千万!而且我们自由基地和海内外军民同胞,正共同一致团结奋起,在艰弥厉,业已在未开火之前,就已取得了向大陆进军决定性的胜利,今天就是要合亿万人为一人,合亿万心为一心,对这恶魔毛共,内外夹击,合围决战,予以彻底歼灭,来光复大陆,解救同胞,以完成国民革命第三期任务,来迎接三民主义复国建国的伟大胜利!

现在我们一齐来以行动,以赤忱,高呼:

中华民国万岁!
三民主义万岁!
国民革命胜利成功万岁!


附录 十条约章

第一、关于大陆全体人民者:

第一条:废除共匪奴役压榨的人民公社暴政,恢复人民的家庭团聚与生活自由。

第二条:人人可以保其有自己耕种的土地。

第三条:人人可以支配其自己的粮食、衣物和生活必需品。

第四条:人人可以自由选择职业,并享有自己工作的所得,政府绝不干涉。

第五条:依循宪法规范,赋予人民宗教信仰、学术研究、集会结社、居住迁徒的充份自由。凡参加反共工作的政治集团、民间组织,不论过去政治立场如何,一律循宪法规范,享有平等合法权益。

第六条:严禁「阶级」歧视与寻仇报复,恢复我国忠恕仁爱的善良风俗与安宁秩序。

第二、关于共军将士与共党的党员及其干部者:

第七条:凡匪伪陆海空三军将士,能就地起义立功,或接应我国军反攻,携械来归者,一律论功行赏;凡击毙或拘捕其阻碍我反共起义者送交国军,更予以重奖。并准擢升三级。

第八条:能带领一排、一连、一营、一团、一师、一军兵力,反共起义者,即以排、连、营、团、师、军长委任,按其功绩晋升官级,并赋予其所光复地区行政长官之权。

第九条:凡匪伪公安部队、边防军、民兵组织,能参加反共行动,破坏共匪暴政设施者,一律比照上项规定,予以奖励。特别是其能掩护反共志士及支援人民反共行动者,不论其为军为民,除保障其生命财产安全外,并按其功绩,予以重用或特奖。

第十条:所有匪党的党团干部人员,凡参加反共革命工作者,皆认其为中华民国的公民,并认其为国民(第111页)革命一份子,一律既往不究,并保障其生命财产及家属之安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