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你也是被中共蒙蔽的红二代(多图)
 
戚思
 
2017-10-29
 



新华网10月21日的首页内容。



2017年10月24日,中共十九大闭幕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这是代表举手表决,和朝鲜一样,森林般的手臂齐刷刷的举起!



9月18日,中共国海军舰艇编队停泊在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码头(原来是中国的海参崴,2001年被江泽民送给俄国了)。

【人民报消息】笑蜀(本名陈敏)编集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正在《人民报》报纸上连载。

1991年笑蜀开始收集中共在国民政府当政时期的短评、讲话、社论、文件等,1993年全书编成,但没有出版社愿意接受,直到1999年年末终于由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2000年年初,时任中共中宣部长丁关根在例行出版工作吹风会上,重点抨击了两个月前出版的《历史的先声》,随后全国查禁。出版方汕头大学出版社被停业整顿,出版负责人被调出汕头大学,所有库存书被搜走化为纸浆。北京还不放心,出动公安,三进三出北京民营资本「万圣书园」查抄此书。

前中共人大委员长万里老先生说:「我知道,90年代时,出过一本书,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很快被查封了。我让秘书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个周末的两天,我全部看完了,我还找了一些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专家来问了情况,他们告诉我,这本书里收集的,全部是我们党在三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没有一份是伪造的。当时,我们党向全中国人民做了承诺,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

既然书中没有一份是伪造的,为什么党要把它化为纸浆呢?为什么不让老百姓看看当年中共是如何「伟光正」的呢?

红二代是上当受骗的

有人说,红二代最自豪的是中共江山是他们老子打下来的,他们理所当然的应该坐江山。

万里老先生证明有这种想法的红二代是上当受骗的:「当时,我们党向全中国人民做了承诺,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那时,国民党不搞民主,不给自由,也没有能力让国家真正独立,才有共产党肩负那些承诺来取而代之。这些承诺的确吸引了无数志士仁人。那些牺牲的人就属于这部份人。」

几千万老百姓抱着「建立民主、自由、独立的中国」的理想而支持中共的。中共非法政权是这些人献出生命换来的。红二代的一切优越条件都是这些人的命换来的。

功劳极大的特务们至死不许透露真相

人民报网站10月5日刊登了一篇内幕《遮住红太阳光辉的女谍 受访被监控》说的是蒋介石身边的红色女谍沈安娜。中共一直吹嘘毛泽东用兵真如神,吹了半天只不过是在蒋委员长身边安了一个活的窃听器。

在中共发动的三年内战中,沈安娜参加了国民党历次的中央全会、中央常委会、国防最高委员会(后改为政治委员会)以及立法院的所有重要会议,何应钦、白崇禧、陈诚等军事头目的军事报告,尤其是蒋介石的一言一行都被她提供给中共。

周恩来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看到了。」

1946年3月,蒋介石连续两次召开最高军事会议,策划在半年内击溃八路军、新四军主力,会上还确定了军事部署和兵力调配。这些要中共命的战略部署情报,都被沈安娜用速记符号仔细记录了下来,并迅速送到延安中共最高决策层。周恩来对于这一时期沈安娜提供的紧急救命情报,给予了「迅速、准确」四字口头嘉奖。

但是,为中共夺得江山的沈安娜没有成为中共红一代,儿女们也没有成为红二代,因为她的功劳再大也是上不了台面的。如果把真相讲出来,就意味着中共是用不光彩的手段取得政权的,而不是毛泽东真的那么料事如神,将军们真的那么百战百胜。所以,她没被灭口已经是万幸了。

中共非法建政后的红二代们其实并不知道真相,他们真的以为江山是他们老子打下来的。所以红二代、红三代们也是被中共愚弄的一代,其中包括习近平。

中共不是没兑现承诺,而是清醒的骗

没兑现承诺有几种,近期中共的媒体上刊登了不少「暖新闻」,其中就包括一些普通民众兑现承诺的故事,有些是自己借钱治病,还没还就死了,儿子在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主动坚持替父还钱,不是一次,也不是一年,而是还了几十年!

但是也有的没兑现承诺,严格的说,不是没兑现承诺,而是从一开始就打算欺骗、赖帐,中国共产党就是这类的。

万里老先生2009年揭开了中共的这个欺骗,他说:「其实,那些承诺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许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个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修改掉了。我看到过一份文献研究室送来的原稿与修改稿,当时让我心里震动很大。现在,我能公开说出二十多年前我脑袋里就产生的疑问,这么个修改法,那几千万人不是白白牺牲了吗?那是白纸黑字,确实推翻了当年我们党的承诺。」

当然,谁都知道,没有毛的指示,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自己不敢动毛着的一个字。

中共是最大的卖国贼




9月18日,中共国海军舰艇到达海参崴码头,俄海军在码头举行欢迎仪式。

2017年9月18日,新华社刊登了一组图片新闻,题目是《「海上联合─2017」:中国海军舰艇编队抵达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就是中国的天然不冻港海参崴(读音wai,第三声)。

「海参崴」这个名字来自古老的肃慎(满洲)原住民语言 ,汉译为「海边的渔村「或「海边的晒网场」。清朝时闯关东的直鲁两省(河北山东)人把这里叫做「崴子」,山东人的「跑崴子」指的就是这里。

有文字纪录的历史上,唐朝时期,海参崴是渤海国率宾府地,金代属于恤品路,元时称为永明城。海参崴附近的波谢特湾,为元朝东北边区的对外贸易海港。元朝为加强同东海诸族的联系,开辟了西祥州至滨海永明城的东南驿道,从西祥州(今吉林农安县东北30公里万里塔古城)起,途径18站,终点站永明城(海参崴)。清初属大吉林宁古塔副都统,后划归吉林珲春副都统管辖。

在台湾,海参崴是正式名称,中国大陆过去也称其为海参崴,那为什么新华社改称其为「符拉迪沃斯托克」呢?三个字罗嗦到七个字还不说,而且新闻说是「中国海军舰艇编队抵达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什么时候送给俄国了?是在三呆婊江泽民当政时期送的。

50年代初,篡改汉奸出身的汉奸学生江泽民被中共派去苏联留学,和克格勃女谍勾搭上床,成为克格勃远东情报局的间谍。

2001年7月16日,江泽民卸任前一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透过正式官方文件,确认放弃领土主权,把包括海参崴在内的大片国土拱手送给俄国。

2008年10月14日中俄两国在黑瞎子岛举行「中俄界碑揭牌仪式」,把黑瞎子岛最富饶的那一半土地拱手送给俄国,留给中国的这部份是没有开发的贫瘠湿地。江泽民送给俄国的土地面积相当于40个台湾。

海参崴现在是俄罗斯太平洋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扮演着军港、渔港、商港三种不同的角色,如今以商港为主,其工业以船舶维修、造船、探矿机器制造、鱼类加工及木材业为主;土产以鹿茸及人参最著名。

近些年,民间要求严惩江泽民,把其送出的中国土地收回来。但是中共十九大江泽民坐在习近平的左手边,依然是「党和国家领导人」。

在中国大陆「最便宜的东西就是人命」




英国维吾尔协会负责人、肿瘤外科医师博格达表示,新疆某机场出现为特殊旅客、人体器官运输专门开辟的快速通道。

根据美国调查记者、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调查,至今有99.7%的维族人已完成抽血。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实际上并不自治,而且青壮年正在以活摘器官的手法被中共灭绝。该灭绝计划从2016年6月开始,汉人与哈萨克人被排除,只针对维族人抽血,维族人口约一千五百万到二千万,据去年9月份媒体报导,在新疆和田地区已完成该抽血任务。

英国维吾尔协会负责人、肿瘤外科医师安华托帝·博格达近日去台湾举办讲座,会中他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牟利的新证据,指中共在新疆以「全民健康体检」之名,对维族人进行大规模抽血工程,目的是建立器官匹配资料库。

据博格达了解,最近中共以「管束极端主义份子」的名义,将25%的维族人口送到所谓的「学习班」,但被送去的人「很多都没回来」。

值得关注的是,在新疆某机场,出现为特殊旅客、人体器官运输专门开辟的快速通道。他谈到,要让机场设立这种特殊通道,说明交通流量相当庞大。

今年4月,博格达医生在日本曝光中共活摘维族人器官后,中共把抽血计划改名为DNA检测。博格达医生说,做检测只要用棉棒擦过口腔即可,但抽血化验却依然持续进行。他认为,中共是在做器官移植的血液匹配。

他表示,活摘器官在中国大陆已形成产业,有的网站上写免费赠送20个器官,4小时内就能找到匹配的器官、包换包退。「国外都是黑道或个人在偷器官这么做,是很零星的事件,而在中国那是国家企业、国家允许的一个产业,而且它们还公开放在网络上,简直是不可想像的!」

这些,习近平知道不?!

中共前所未有的惊恐万状

十九大前,中共前所未有的惊恐,新华社失控一样的拼命赞美中共。

10月12日新华社刊登《「我们的自信」道路篇──人间正道》,13日刊登《「我们的自信」理论篇──真理永恒》,14日刊登《「我们的自信」制度篇──天下归心》。

万里老先生在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全文》中公开了中共很多的丑闻,首先曝光的就是中共是一个没有注册的非法党。那么为什么不补办呢?无法补办。举个例子,「伊斯兰国」是恐怖组织「IS」给自己起的迷惑人的名字,但它不是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是国家,而是非法党组织为了在世界上立住脚,能够和其它国家进行沟通给自己起的一个名字而已。国家是党组织的,中共不是在国家相关部门注册的一个党组织。为了遮丑,就在前一年秋天开党代会,转过年3月开全国人大会议,实际上是同一拨人。

万里老先生2009年在《全文》中把这个问题写的非常清楚:建国六十年了,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变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实是,这个国家还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个事实谁都明白,但这个事实的背后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党有7000多万党员,是一个最大的党,而这个党至今还没有在社团管理部门登记过,这个事实背后又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国家还没有一部《政党法》,六十年了,还是空白,没有变,我们国家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制度。「国家还是党的国家」,而不是「党是国家的党」。六十年了,「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个概念没有变。在财政上,党库与国库之间的那堵墙还没有建立起来。再看看,数百万军队还叫解放军,没有变,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武装力量。军队的最高领导人还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党军一体没有被国家对军队的领导来代替。六十年了,这一点也没有变。即便在党内,六十年了,也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选举制度,更不用说在国家范围内了。

新华社报道说:「习近平说,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有民众翻墙出来在推特上反驳说:「军队是你的,法院是你的,警察是你的,石油是你的,企业是你的,飞机是你的,通讯是你的,公路是你的,学校是你的,教科书是你的,报纸是你的,银行是你的,医院是你的,土地是你的,万能地教老子用一辈子辛苦劳动买套房子最终还是你的,死了买个墓也是你的,你却说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2011年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研究生班毕业晚会上,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有一个非常非常精彩的致辞,其中有一段话脍炙人口、一针见血:「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时代: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励你革命;鼓励你看《建党伟业》,但是不鼓励建党。」

中共的所谓「红二代」、「红三代」们,包括习近平在内,如果肯面对历史、放弃私利就一定会清醒。(文/戚思)△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