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文公迅即認錯(圖)
 
2016-12-14
 



是呀,人都應該愈變愈好!

【人民報消息】晉文公的馬車攀爬山道,大夫們都趕快幫忙扶車以免發生意外,只有隨會一個人完全不管。

晉文公很生氣說:「像隨會這樣不顧君王安危的人,要處以怎樣的刑罰?」

眾人說:「處以雙重的死罪,就是自己還有他的妻子、兒女一起處死。」

隨會說:「您只問當臣子的不顧君王安危的罪刑,不想知道當君王的若不顧臣子的安危,又有怎樣的懲罰?」

晉文公問:「那是怎樣的懲罪?」

隨會說:「懲罰很簡單:聰明的臣子不會再為他策謀,雄辯的臣子不會再為他說話,仁德的臣子不會再為他盡力,勇敢的臣子不會再為他犧牲。」

晉文公一聽,覺得問題十分嚴重,於是立刻下車(他能夠下車,他當時卻沒有下車),向所有的大夫陪罪:「我因為有嚴重的風濕病在身,自己沒有下車,讓諸位大夫方才如此辛勞。請大家不要責怪隨會。」

戰敗是上天示警 不可亂殺忠臣

晉國和楚國大戰於邲,晉軍大敗。身為主帥的荀林父請求以死罪負戰敗的責任。晉昭公也同意了。

士貞伯卻說:「我們晉國不可殺主帥荀林父。想當年的城濮之戰,晉軍大敗楚軍,晉文公不僅沒有喜色,反而憂心忡忡地說:『楚國的大將子玉還在。人們說陷入險境的野獸還有兇猛的最後一擊,何況像楚這樣大國的主帥?我擔心晉國的麻煩還沒有結束。』等到楚王以敗戰的罪名殺自己的主師子玉,這時晉文公才高興起來說:『這下子我總算可以放心了。』」

「今天晉軍打了敗仗,我們應該把它視為上天對晉國的一次警誡。而且荀林父對晉國和您,一向忠心耿耿盡心盡力,是晉國得以生存的棟梁之臣。殺了荀林父不是等於白白又送給楚國一次更大的勝利嗎?」

晉昭公點頭稱是,於是免除荀林父的罪責,依然讓他擔任晉國的主帥。

人都應該愈變愈好

趙簡子問成摶:「我聽說羊殖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你跟我講一講,他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成摶說:「我不知道。」

簡子覺得很奇怪,問:「你和他不是好朋友嗎?怎麼會不知道呢?」

成摶說:「因為羊殖這個人變化太大、太快了,我只知道他十五歲時,是個非常有操守又不會掩飾自己過錯的人;到了二十歲,他變成一個充滿正義感和同情心的人;三十歲時,他出任晉國的中軍尉,勇敢而又仁恕;到了五十歲時,擔任晉國邊城的守將,連別國的人民都樂意親附。如今我已經五年沒和他見面了,恐怕他又有新的變化,所以只能說不知道。」

筒子聽完感慨地說:「羊殖果然是個了不起的賢人,愈變愈好。」

成摶說:「是呀,人都應該愈變愈好!」

(參考數據:西漢劉向《說苑》)△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