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山區阿婆在綠水青山中找到金山銀山(多圖)
 
李廉和
 
2016-1-11
 



日本四國德島縣中部的山區上勝町。



綠水青山的上勝町已經聞名於世。

【人民報消息】2005年8月15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在安吉考察時首次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在此次座談會上,習近平說︰「我們過去講,既要綠水青山,又要金山銀山。其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9天後,習近平在浙江日報《之江新語》發表《綠水青山也是金山銀山》的評論,說如果把「生態環境優勢轉化為生態農業、生態工業、生態旅遊等生態經濟的優勢,那麼綠水青山也就變成了金山銀山」。

習近平還說︰「浙江省『七山一水兩分田』,許多地方『綠水逶迤去,青山相向開』,擁有良好的生態優勢。如果能夠把這些生態環境優勢轉化為生態農業、生態工業、生態旅遊等生態經濟的優勢,那麼綠水青山也就變成了金山銀山」。

2006年7月29日,習近平在麗水調研時,特別稱讚麗水的良好生態環境,他對當地幹部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對麗水來說尤為如此」,「守住了(麗水)這方凈土,就守住了『金飯碗』」。

2013年3月,習近平就任國家主席,9月7日,他在哈薩克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演講,談到環境保護問題時說︰「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絕不是對立的,關鍵在人,關鍵在思路,二者統一於綠色發展理念。

這裏有一個非常典型的成功例子,是山區老阿婆們把當地堆成山的垃圾樹葉變成金山銀山。下面讓我們來看看她們是怎樣走通這條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之路的。

在日本四國德島縣中部的山區地帶有一個上勝町(町是日本行政區劃名稱,相當於中國的村、鎮),町內最高峰為1495.9公尺的雲早山,位於德島縣二級河川勝浦川的上游。

上勝町是一個海拔500到700公尺的小山村,居民大約1,800人,為縣內人口最少的村鎮。和日本所有偏鄉一樣,人口外流,而且人口老化嚴重,65歲以上的居民占了一半以上,80歲以上老人更占了二成。

上勝町以前主要靠蜜柑、林業和建築業,這3種產業都是靠天吃飯。隨著20世紀60-70年代日本經濟的高速增長,木材的進口量急劇增加,上勝町木材的銷量受到了極大的排擠,曾經引以為豪的林木產業開始衰敗,再加上1981年這裏發生了相當嚴重的寒害,當地的農作物也受到重創。從此男人們整天借酒澆愁,女人們則整天呆在家中不出門。失去活力的小鎮最終人口大量外流,在截至2000年的幾十年時間裏,小鎮人口減少了66%,留下的人近半是年紀在60歲以上的老人。小山村面臨了滅村的危機。

寒害發生後,被派到上勝農協負責發展地方經濟、擔任農業經營指導員的橫石知二先生開始輔導村人轉種植菜葉或根莖類野菜,同時他認為即使沒有天災,人口老化的山村其實也已經沒有多少人能夠負荷那些重體力勞動了。他覺得這樣下去這個村遲早也會散掉,於是下決心要找到幫助大家的辦法。

正是因為他的善念感動了上蒼,橫石在一個看似偶然的情況下找到了擺脫困境的好辦法。

那是1986年的一天,橫石到大阪青果市場交貨後,在一家壽司店用餐時,鄰桌有位女客人看到餐盤裝飾的楓葉忍不住叫出聲說︰「好美呀!」,還用手帕細心的把楓葉包起來帶走。

當時橫石心想,上勝町有滿山滿谷的楓葉從來沒有人會用手帕小心翼翼的包回家,此時他的大腦好像接通上電源,一下子就看到了無限商機︰賣樹葉。

成功之後說什麼別人都愛聽、也認真聽,但是計劃在頭腦裏盤旋的時候,卻不一定會得到肯定。

當28歲的橫石興致勃勃的把他的世紀大發現帶回了上勝町,卻遭到大叔大嬸們無情的吐槽,嘲笑他異想天開、腦子有病。有農民踢著桌子吼道︰「把我們當傻子嗎?要我檢垃圾(葉子)去賣?」有位大嬸還笑著說,「你當自己是貍嗎,竟然以為可以將樹葉變成鈔票」。(貍在日本民間傳說是一種可以操弄幻術的動物。)

但是橫石沒有氣餒,他到處遊說町內農戶一起采摘楓葉,並且拍胸脯說自己負責銷售工作,還自掏腰包,帶鄉民長途跋涉到城市內各式餐廳用餐,甚至邀請料理店的大廚到上勝町進行關於料理擺盤裝飾的講座,讓大家明白餐桌上葉片裝飾的重要性。橫石的誠意和辛苦的付出打動了鄉民們,終於有4位阿婆對「樹葉變黃金」的說法產生興趣,願意采摘花朵和樹葉作起點。

雖然有鄉民願意加入採集樹葉和鮮花,可是要說服別人掏錢購買隨處可見的樹葉,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起初銷路奇差,橫石知二仍清楚記得第一年的年收入只有116萬日圓。為了推廣樹葉商機,橫石花了2年時間自掏腰包吃遍了京都所有的高級料理店,研究料理店用的葉子並且和店老板博感情、開發新市場,這讓他幾乎用掉所有的薪水,多到足以蓋一棟豪宅。

起初,當地交出的葉片常因大小及顏色不一、葉尖有折損和葉片被蟲蛀等原因而被退貨。於是橫石開始注重質量管理,他要求老人們都要檢查自家出品的質素,讓相同種類的樹葉大小、顏色一致。質量提高後,銷量開始逐漸提高,慢慢打出知名度,加入采葉大軍的鄉民也逐漸增加。

另外,日本料理店最重視季節感,上勝町不但四季分明,每個季節還都有不同季節的代表植物,完全可以滿足料理店的要求。橫石精心製作檔案,以掌握每種樹葉的出貨時機。




一位阿婆在青山間查看特殊的計算機,看當天需要采摘什麼樣的葉子。



裝飾料理用的植物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橫石知二於1987年為樹葉生意成立「彩」品牌,寓意四季樹葉多變的顏色及對町內老人晚年生活多姿多采的祝福。1994年,樹葉生意的營業額首度突破1億日圓(約2,700萬新臺幣),來自日本各地的料理餐廳、便當,還有和菓子生產商的訂單越來越多。1998年橫石知二決定再走前一步,與電訊公司合作開發適合老人專用的計算機軟件,並為每戶裝設計算機。「彩」每天大清早便透過計算機發放公司接到的所有訂單,農戶以點擊的形式按下想接的訂單,再按要求采摘樹葉種類和數量,最後於同日正午前運往橫石知二昔日曾效力的農協上勝町分支,由他們負責將樹葉運送到客戶手中。

因為采收、包裝及出貨都不需要重勞力,所以中高齡女性也能參與。這裏的阿婆們人人會用計算機,隨手都有一臺平板可以查詢當天該去采收哪種樹葉。

上勝町是一座靜謐的小山村,每年楓紅時節,村裡的老人矯健地爬上爬下,忙得不亦樂乎。老人們把大自然裏平淡無奇的樹葉精心挑選以後賣給料理店,不但荷包滿滿,爬樹摘葉子讓阿公阿嬤身強體壯。連80幾歲的老人靠賣樹葉每年都能掙個1、2百萬圓,不但不領取養老金,還能上繳稅金呢。

例如昌蒲老人和他80多歲的老伴就是「彩株式會社」的成員。每天早上,老倆口都會到自家住房附近的山林裏,采摘一些綠色的樹葉和五彩的鮮花,在山中清澈的溪水中洗凈,然後經過分類包裝後空運到日本各地的客戶手中。就這樣,他們每月的收入竟然能夠達到222萬日圓。要知道,全日本七成以上高級料理店(餐廳)用來裝飾環境用的鮮花綠葉都是出自「彩株式會社」的這些老人們之手。

現在,跟隨彩公司采摘樹葉的農戶多達400多戶。上勝町每年可以出貨超過320款葉片,包括楓葉、銀杏葉、南天竹、紫蘇、松葉、栗葉、柿子葉和竹葉等,占市場需求量八成,年賺2億日圓(約5,400萬新臺幣),隨著海外掀起和食風,還銷售到法、義、美、泰、臺灣等世界各國的日本料理店。

橫石知二先生今年已58歲,他創立的彩公司占領了七、八成的樹葉市場,在這個視錢如命的社會裏,有人以己之心度君子之腹,眼紅他藉此發了大財。據媒體了解,彩公司有6、7位員工,橫石把公司70%的盈利統統回饋給了老員工。正是他如此豁達大度,才有可能心想事成。

如今這個樹葉之鄉,有四分之一的人天天忙著采葉,平均年齡70,最年長的逾90歲。上勝町的老人比例是全縣最高的,但醫療花費卻是全縣最低。更不可思議的是,這裏的老人院因為沒人入住在2007年關門歇業。

他們每天編織了濃厚溫暖的鄉情,處處充滿歡笑聲。其它地方政府要編列大筆老人醫療、考慮預算,而這裏的老人熱衷於做環保、上網賣樹葉,忙到沒時間生病,不但無需醫療費,還會賺錢繳稅。

現在,每當春天來臨,櫻花漫山遍野綻放之時,65歲以上的老人們會聚集在一起,舉行小鎮著名的老人會,使以往死氣沉沉的小鎮再度充滿了活力。

有了自己的事業和豐富的收入後,老人家們感恩上蒼賜予他們美麗的環境,他們想到了環保,理由是他們居住在勝浦川的上游,如果把環境搞壞了,把河水弄臟了,讓下游的居民飲用不乾淨的水,會對不起下游的人。基於這個善念,上勝町人開始對垃圾進行嚴格仔細的分類,使得該鎮的垃圾中有80%都可再利用,成為全日本著名的環保村鎮。並且在2003年第一個提出「零垃圾宣言」,目標是要在2020年讓所有需要掩埋或焚化的垃圾歸零。

上勝町人說︰世上沒有廢物,只有放錯位置的珍寶。把廢物混在一起,就是垃圾,分開了就是資源。上勝町人公認一種說法︰把垃圾扔進山裏,就是犯罪,因此他們將垃圾回收再利用發揮到了極致!

從2005年起,他們把梯田出租給來這裏當假日農夫的都市人,讓他們體驗稻米耕作和采收的樂趣,以此解決當地勞力不足的問題。

2010年,上勝町的梯田「樫原棚田」被指定為日本國家重要文化景觀,據說它保持了200年前原有風貌,也被稱為「日本的原風景」,美麗的自然風光讓它入選日本最美的14座村莊之一。

心懷善念、回歸自然、回歸謙卑的上勝町老人們的故事,成為日本各大媒體關心的焦點,進而成為偏鄉山村重生的示範村,吸引日本各地偏鄉來此取經。

現在,不但以前離開上勝町的人已經開始陸續返回,就連大城市的年輕人也紛紛來到小鎮定居。鎮上的人們都明白︰這一切,都得益於大家對山水環境的愛護,不僅自己受益匪淺,更為後代保存下了這片能變成金山銀山的青山綠水。

習近平一直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現在上勝町老人的故事又通過媒體廣為流傳。珍惜上蒼給予人類的一切,這是在蹧蹋了地球之後,人類才發現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