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生》聚焦「失独」父母(图)
 
2015-1-14
 



每个小孩几乎都是遵循政府政策的「独生子女」。

【人民报消息】来自四川北川、现居美国的青年纪录片导演母子健的新作《独‧生》(One Child),关注四川地震对几个家庭的持久影响,其中一对父母够幸运,重新生了一个孩子;而另两位悲伤的母亲则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了后代。该片已被第87届奥斯卡组委会复选入8部纪录短片的名单。

在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大地震约9万名罹难者中,约有5,000人是上学的小孩,而且几乎所有这些小孩都是遵循政府政策的「独生子女」,当然,由于官方拒绝透露,确切的死亡人数不详。许多幸存的父母以一个被允许「重生」的孩子填补了心中巨大的空洞。

对于那些在可怕的汶川地震中失去了他们第一个、也是法律上唯一允许的孩子的父母来说,「重生」一个孩子是官方严格指定的「替代者」。目前,他们的人数已经相当庞大,且还在不断增长。

姜红友(音)和付广俊很幸运又生了一个女儿,他们对她的宠爱可以理解。她现在已经能够从照片中认出自己的哥哥,但他们都在等待她再长大几岁,再向她解释其哥哥令人心碎的命运。这类棘手的问题,将成为新北川越来越多的幸运父母内心的挣扎。

而对于杨建芬(音)来说,身处这样一个位置则是她的盼望。她还在怀念着十几岁的女儿,但由于不能再怀孕,她渴望领养一个孩子。只是,她越来越冷漠且出言不逊的丈夫方养贵(音)对于她的努力却持不合作态度,特别是当领养涉及到必要的费用时。

尽管缺少老方的支持,但为了领养到孩子,杨建芬仍在想方设法。不过,对年迈的顾家珍(音)来说,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她在地震中失去了丈夫和成年的女儿。虽然外孙活了下来,但在女婿再婚之后,她就再没有见过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虔诚地皈依佛教,努力从中汲取着安慰。她当然未曾从政府那里得到任何安慰。

导演母子健的家庭也因四川的这场悲剧而残缺不全,所以他很理解主人公们的种种痛苦情绪。《独‧生》这部片长40分钟的纪录片,专注于呈现经受创伤的父母,但仍然保持了敏锐的洞察。△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