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當級別的官員在思考著中共“必死”之後的路
 
王洋
 
2010-9-6
 
【人民報消息】八月一日十六時三十分左右,河北省石家莊市元氏縣一煤場工人駕駛鏟車沖入當地的主要公路,操縱鏟車鐵鏟上下飛舞,撞擊、拍擊幾十輛車,造成數十人死亡,受傷者不計其數的慘劇。而這件事的起因,據說不過是這名工人與客戶的一個小摩擦。

連接起小摩擦與大慘劇的,正是當今中國社會中那種種解不開的死結。這起事件前一天,遼寧丹東的一個警察當街被斬,從照片上看,圍觀者數百,沒有驚訝,沒有施救,更沒有“見義勇為”,有的只是冷漠。而更令人大開眼界的是,在互聯網有關此事的連接評論中,竟幾乎全是對殺警者的敬佩與讚頌和對被殺者的蔑視與嘲諷……如果聯想到互聯網刪帖標準和對評論用戶IP的追蹤,我們更可以想像普通人對此事的評價究竟為何,更可以揣測互聯網用戶逐漸膨脹了的膽量。

自去年始,社會底層的中國人,越來越多地選擇“他殺”而不是自殺。“他殺”事件的飆升,終於把社會底層早已感受到的社會不安全感擴散到了不同階層。而“中國模式”帶來的自然資源與環境的萬劫不復和“現世報”,更為社會增添了種種敗象。中國社會,遍地是災,日日有禍。

與敗象相隨的,是在中共官員中開始彌漫著的失敗感。最近,我在大陸旅行,清晰地感受到了那些權傾一方的地方大員們的所思所憂。這些五十後、六十後的官員,經歷過“文革”,受益於“改革開放”,與“中國模式”一同崛起。他們是挨過餓的一代人,因而是可以想像被中共領導人奉為楷模的當今朝鮮和古巴現狀的一代人;他們耳聞過中共“最新最美的圖畫”,經歷過意識形態的幻滅;他們下過鄉,也受過八十年代的“開放衝擊”;他們出過國,也目睹過“六四”真相。不過,就是這些人,兩年前還鮮少和人談起社會的種種不端,一方面意得志滿於自己治下的成就,另一方面也避免觸及他們在“六四”後被提拔重用所付出的人性代價。然而,僅僅過了兩年,他們也無一例外地認為中共的前途必是死路一條而且為期不遠。只不過,他們提供的實例比中宣部禁止擴散的事例更加觸目驚心、更加荒誕不經,他們 “必死”的判斷甚至比普通人更加堅定不移。

“不管‘普世’不‘普世’,中國的問題沒那麼複雜,就是民主(制度)的問題,(民主制度)是有種種不足,但只要能解決權力運作的問題,就行了!哪有什麼‘中國特色’?哪去找十全十美的東西?”

“‘共產黨解體後會產生獨裁’?你信嗎?你真的相信現在的中國有政客比百年前的袁世凱還糊塗?簡單說,現在的國際環境、國民覺悟,不會讓現在的袁世凱全屍而退!‘獨裁說’,是幫閑者綁架中國人的恐嚇理論……”

“開啟民主制度的人,手上肯定不乾淨,但可以將功抵過,看看南韓的全鬥煥……”

上述說法,都出自相當級別的中共官員之口。這是否說明,他們不僅已經預期中共的“必死”,而且還在思考著中共“必死”之後的道路?

中國,絕望如斯,希望如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