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內幕!中共勾結菲政府 阻止港警方取證(多圖)
 
蕭良量
 
2010-8-31
 

八港人菲律賓遇難,24日香港金紫荊廣場,只香港區旗降半旗致哀,
掛在旁邊的中共國國旗不降。原來在中共心裏,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人民報消息】8月23日人質事件結束的當晚,香港派出的調查人員要求菲律賓方面允許他們上車進行現場勘驗、取證。菲自知理虧,不敢怠慢,趕快答應。

8月24日,帶著指令的中共工作組和在京的駐菲大使劉建超一到馬尼拉,就泥牛入海。人們只看到新華網上令人眼花繚亂的什麼高清組圖和其它雜七雜八的報導,但最關鍵的,中共派去的工作組赴菲後與菲律賓政府談判的進展情況,新華網、人民網卻只字不提,這確實很詭異、很蹊蹺……

24日,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在新聞發布會上兩次面露笑容,槍手門多薩的遺體穿警服,棺木蓋菲律賓國旗。

中共派成龍出來定調


成龍是中共一條狗!
中共歷來不會為中國人討公道,除非對它有利,而以此為藉口。目前亞洲形勢對中共非常不利,美韓、美日、美越的關係正在不同程度的加強。所以,中共不但沒因為死幾個港人與菲政府鬧僵,而且還派出香港紅色藝人成龍出來放話,明確說赦免菲律賓政府。這是中共再一次為了集團利益而演的一場戲罷了。

在這一刻,成龍敢說他代表的是「香港人民」,菲律賓政府立刻明白,是中共讓他出來放話的,否則借他10個膽,他也不敢在這時候出來冒天下之大不韙。成龍算什麼?就是黨的一條狗。於是菲律賓政府欣然「表示感謝」。

不過,成龍別高興的太早,還記得蔡銘超的下場嗎?就是2009年因競拍圓明圓「獸首」後不付錢被世界矚目的那位,也是黨的一條狗,沒有利用價值後成了喪家之犬。另一位是現在還有骨頭啃的所謂2010年「中國首富」、比亞迪總裁王傳福。如果認為是他讓六四逃亡學生領袖李錄投資比亞迪4千美金,賺到4億美金的,那就是腦殘。其實,選中李錄當「樣板」來吸世界投資大鱷們錢的是中共政府。這手兒並不新鮮,中國沒牙老太太都知道,叫「丟芝麻揀西瓜」。

成龍非常悲慘,他不但已經和蔡銘超一樣,被黨利用到了零價值,而且現在這個名字一出現,就被人吐口水。

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回避什麼

8月26日新浪網報導,25日由菲律賓副總統比奈和外長羅慕洛率領的菲律賓政府高層代表團抵京與中方官員會面解釋人質事件具體情況,26日將轉赴香港會見行政長官曾蔭權並探望事件的死傷家屬。

26日,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有報導稱,菲律賓政府高級官員就香港遊客在菲遭劫持事件來華。請證實此事。

來華還是沒來華,這個問題實在是太簡單了,回答「是」或「不是」就可以了。

但,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回避了這個問題,她所問非所答的表示,「中方認為,當務之急是要盡快把香港遊客在菲遭劫持事件調查清楚。」

姜瑜回答說,「關於香港遊客在菲遭劫持事件,外交部及中國駐菲律賓使館一直與菲方保持著密切聯繫,多次向菲方強調中方立場。關於你提到的事,雙方保持著聯繫。我們認為,當務之急是要盡快把此事件調查清楚。」

這種回答只有流氓當政的外交部發言人才能幹的出來。可見裏面有齷齪的交易。

就算按照姜瑜這種思維邏輯順著往下想,也是死胡同──解救人質過程中,槍手立場很明確:復工或一次付給100萬菲律賓比索(合14萬人民幣、2萬美金)。「中方」多次向菲方強調「立場」,中共的立場到底是什麼呢?

新華社第一次提到駐菲大使館


11小時後,港首才收到中共外交部不準確消息。
23日人質事件發生,8月30日晚8點許,也就是血腥事件發生整整一週後,新華網發布消息說,「一輛載有21名香港遊客的觀光大客車23日在馬尼拉被一名遭解雇菲律賓警察劫持。事件發生後,中國政府高度重視,立即向菲方提出交涉,要求菲方在確保人質安全的前提下,全力營救。中國駐菲大使館一直與菲方就此保持溝通。菲警方當晚實施解救行動,擊斃劫匪。香港遊客在這一事件中有8人遇難、2人重傷、5人輕傷。」

這是一週以來,中共官方第一次提到駐菲大使館在其中的作用,也就是港人8死7傷確實是在中共國駐菲大使館「一直」與菲方「保持溝通」的情況下發生的!

難怪負責指揮解救人質行動的菲律賓馬尼拉地區警察總長馬格蒂拜曾拒絕辭職,要求等候事件的調查結果出來後再決定。但菲政府在中共壓力下,表示菲方「總得有人出來承擔責任」。隨後馬格蒂拜無奈表示他將會承擔任何由於處置不當造成人質死亡的責任。警方發言人透露馬格蒂拜的話:「我下達了突擊的命令,我承擔所有的責任。」

下達突擊命令就意味著槍手釋放人質的兩個條件均遭拒:菲律賓法庭拒絕撤回對槍手有罪的判決;也拒絕支付100萬菲律賓比索(合14萬人民幣、2萬美金)。

一位幸存者說,當時槍手要求給100萬菲律賓比索(合14萬人民幣、2萬美金)就釋放全部人質,「不理解政府為什麼不肯付錢」!

給香港政府一個透心涼


8月25日在香港,一名遇難者家屬悲痛欲絕!
8月23日上午9點40分,香港旅行團在菲律賓被挾持。但黨中央不理不睬,自下午4時起,曾蔭權只好拋開求助北京,而不斷聯絡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要求菲當局設法保障港人質安全,但菲律賓根本不拿他當回事,所以連話都沒給遞上去。連槍手的要求也根本不知道。 中共新聞說,「一直未聯絡上」。

這怎麼可能呢?曾蔭權聯絡不上菲律賓總統,還聯絡不上中共駐菲大使館?如果大使館能夠處理妥貼,何至於讓曾蔭權在那裏數小時瞎貓碰死耗子!

11個小時後,港首才收到不是駐菲大使館,而是中共外交部的不準確消息,說事件中有7名港人死亡,2人重傷,6人輕傷,需留院觀察。看來中共駐菲大使館不但不把港人當人,也不把港首當人看。

綁架以港人8死,2人重傷,5人輕傷結束。香港政府兩手攥空拳。大約港首曾蔭權第一次從靈魂的最深處受到致命的震撼,感到給無人性的中共當傀儡的悲哀。

23日當晚,兩眼通紅的曾蔭權宣布特區所有區旗下半旗致哀。

24日默哀,中共派到香港、監督香港政府的中聯辦,只派了一位副主任出席。剛剛因勸說香港民主黨歸順黨中央有功而晉升的李剛,面無表情的站在曾蔭權身邊,中共國國旗依然不肯降半,並且直至今日也沒有下過半旗。

港府在自己的權利範圍內做了一些事情,例如包機將傷員和遺體接回,建立幾個悼念點,供港人簽名和悼念,港首去醫院看望傷員,許諾並做到給最好的治療和賠償。

8月27日,香港特區政府新聞處發布消息,行政長官曾蔭權決定取消原定27日至29日到福建出席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的行程,留港專注處理菲律賓人質劫持事件的善後工作。由特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代替出席。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也決定取消原定8月30日至9月3日的休假,留港處理有關菲律賓人質劫持事件的善後事宜。

香港家書──同聲哀哭


8月25日,被槍手釋放的女孩把給爸爸的卡片
放在靈柩上。她問爸爸為何不回家!
8月28日,港首曾蔭權就香港遊客23日在菲被劫持事件,在香港電臺發表了《香港家書》。

也許「家書」兩字對於香港人感到很平常,但土生土長在大陸的我,只看過《傅雷家書》,就是那個文革中不堪侮辱而夫妻服毒自殺的大翻譯家寫給自己兒子的書信。中共老讓人民高唱「同一首歌」──「我把黨來比母親」,但中共非法統治中國大陸60餘年,別說老百姓從來沒見過「家書」,就是黨的各級幹部也從來沒見過「家書」,為了黨的需要,他們隨時都可能被送上砧板。因此,當我看到這兩個字時,感到非常陌生,又非常親切。

曾蔭權在家書中說,已經致信菲律賓總統,要求對事件進行全面、專業的調查。他說,調查報告至少要交代幾個重要問題,包括事件發生經過,當局與劫持者談判的詳細過程,特別是為什麼沒能答應劫持者要求來換取人質安全釋放,以及警方的行動詳情及背後的考慮和死傷者致命及受傷的成因。

曾蔭權說,過去幾天,香港充滿了震驚、哀傷、憤怒和不解,但同時也充滿了愛心、關懷、互助和無私奉獻的人性光輝。一個冷血、自私的兇手,一次失敗的營救行動,令香港失去8條寶貴生命,造成了幾個家庭難以彌補的創傷。

曾蔭權說,對於出事家庭的哀痛,感同身受,同時也擔心生還者未來的日子。面對慘劇,他呼籲香港市民分擔出事家庭的苦難,同聲哀哭,互相扶持,陪他們走過這一段艱難的日子。

這個「同聲哀哭」在大陸官媒上也沒有看到過。60年來,只見到「同聲高歌」偉光正,還有「汶川挺住」、「舟曲挺住」,整村的人被埋在泥石流下,還是「災難過後,青山依舊,明天更好」……


伊春空難,領導們均「笑容燦爛」!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8月24日21時35分左右,大陸伊春發生的驚人空難,43人遇難,53人生還,7人重傷。由哈爾濱飛往伊春的VD8387航班在伊春林都機場附近墜毀。這架飛機在林都機場跑道外提前降落時發生斷裂隨即發生燃燒和小型爆炸,飛機發生斷裂時有部分人員被甩出。空難中失事現場,客機幾乎已經燃燒殆盡,經過燃燒的機身已經斷裂成一段段「黑炭」,僅有機頭駕駛艙和尾翼還殘存著原來的面目。死者被燒成黑炭,需要遇難者父母、子女等直系親屬進行抽血,進行DNA比對從而確定遇難者身份。

26日下午3時許,五六輛救護車魚貫進入林都機場,傷員被擡上飛機,送行者和機場工作人員也陸續走向機場大門。將近大門時,伊春市市長王愛文先和6名警察合影,隨後,另一名領導也與6名警察合影,拍照前後,領導們均「笑容燦爛」。

也許,這就是香港和中國大陸的「一國兩制」的唯一區別。

為逃脫責任,中共製造另一起綁架案

來自菲律賓的內部消息,中共為逃避責任,三天後在菲律賓南部花錢雇人,製造了另一起無厘頭的綁架案。

菲律賓警方表示,26日,在該國南部,一輛原計劃從卡加延德奧羅市開往三寶顏市的載客巴士,在一個檢查站遭到身穿警察制服的不明持槍份子們的攔截。這些持槍者攔截巴士後,沒有提出任何綁架條件,也沒有敲詐乘客勒索錢物,而是要求乘客全部下車,並射殺了其中4人:司機、售票員和2名身穿制服的警官,然後把載客巴士燒毀後離開。

隨後,新華社對此連續幾天大作特作文章,說菲律賓治安如何如何壞,死人是經常的事。

當地警方表示不解,說由於本月早些時候在同一線路上,有人攔截客車,並敲詐乘客勒索錢物,所以當局特地派出2名警官為載客巴士護航。但是,這次血案發生的實在蹊蹺,無法解釋這些綁匪到底要達到什麼目地。

菲律賓政府在中共指使下阻止港警方調查

曾蔭權在家書中說:已經致信菲律賓總統,要求對事件進行全面、專業的調查。他說,調查報告至少要交代幾個重要問題,包括事件發生經過,當局與劫持者談判的詳細過程,特別是為什麼沒能答應劫持者要求來換取人質安全釋放。

說到這一切,尤其是「為什麼沒能答應劫持者要求來換取人質安全釋放」的問題,就直接和中共掛上了勾。

新華網發布消息說,「事件發生後,中國政府高度重視,立即向菲方提出交涉,要求菲方在確保人質安全的前提下,全力營救。中國駐菲大使館一直與菲方就此保持溝通」。那麼,香港遊客在這一事件中8人遇難、2人重傷、5人輕傷,中共就有百分之百不可推卸的責任。

為了逃脫罪責,中共一方面指使菲律賓政府阻止香港警方調查,另一方面借香港遊行把視線轉移到菲律賓政府身上。

香港警方到了菲律賓一週,至今被阻撓無法進行調查。菲律賓警長說,要待菲當局完成調查,才可讓香港警方調查,又指他們必須得到菲司法部和警方批准,才可登上旅遊巴士。

連菲律賓媒體都看出來,菲當局要毀滅證據後才會允許港警方到被劫持的旅遊車上「取證」。

成龍帖子比港首電話還靈光的愚人故事


8月29日,遊行市民把黃絲帶綁在遮打花園
的欄杆上,哀悼遇難同胞。
8月29日下午,香港市民8萬人遊行集會,悼念菲律賓人質事件遇難同胞。遊行標題是「沉痛哀悼遇難同胞 ,要求徹查事件真相」。新華社在報導時把「要求徹查」中間加了三個字,變成「要求菲律賓徹查」。

新華網8月30日稱,「港府保安局強調,香港警方已經獲得菲律賓警方書面授權,保證提供協助,而中國大使館正協助,以取得菲政府合作。」

香港警方等了一個星期了,直接讓他們上車去查不就結了,書面授權是啥意思?不就是玩馬拉松嗎?至於說「中國大使館正協助,以取得菲政府合作」,好象中共和菲政府是平起平坐關係,實質是主和仆的關係,中共放個屁,菲政府都得惦量惦量。

前幾天,有一個成龍帖子比港首電話還靈光的故事。慘劇發生後,在社交網站推特上,成龍以用戶名「Eye of JackieChan」發表言論。他以英語寫道:「香港是一個多種族的社會,別擔心,我們沒有憎恨!」「如果警方一早擊斃槍手,人們會說怎麼不先談判?但如果先談判,人們又會問怎麼不早些殺掉槍手?令人難過。」最後他寫道:「這樣的事在世界各地經常發生,它發生在香港人身上,全香港都在討論這事,真的令人很難過。」

令人深思的是,港首在人質事發時,怎麼都聯繫不到菲總統,但成龍在推特上的一番話卻能立刻引發菲總統府發言人陳顯達在記者會上的公開答謝:「謝謝你,成龍,我們希望香港的民眾也像你一樣,向我們伸出友誼之手! 」

推特上的帖子萬萬千,菲總統府是怎麼發現成龍這一個帖子的?其實,這不過是中共演出的一場手法拙劣的戲罷了,用來侮辱大陸人、港人的智慧和感情。

其實,說一千道一萬,用一位失去幾位家人的幸存者的話都包括了:現在賠償多少有什麼用,11個小時啊,多少時間可以用來挽回……,我對政府非常失望……

這裏所說的政府,不是人家的政府,而是不肯為她死去的親人降下半旗的那個血腥政府。△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