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指標”下的離奇黑色幽默
 
喬志峰
 
2010-7-23
 
【人民報消息】66歲的欒大娘到醫院進行疏通腦血管的治療,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接受了包括梅毒檢查在內的多達79項的身體檢查。欒大娘的老伴氣憤地說:“一個66歲的老太太,你給她檢查梅毒幹什麼?我們兩口子年輕時都是教師,這要傳出去多丟人呢?”瀋陽市第一人民醫院神經內科王姓主任表示:“不光你有意見,我們平時查梅毒的時候也有患者覺得不應該,但查梅毒我們是按照醫院的要求,大東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要求這項檢查要占醫院住院人數的80%,我們也無法規定誰查誰不查,只能每個都查。”(7月18日《華商晨報》)

老太太到醫院治療腦血管病,卻“被自願”查了梅毒,稀裏糊塗掏了一大筆檢查費不說,心裏也越想越憋屈。尤為搞笑的是,老太太的遭遇並非個例,因為預防控制中心下達了“這項檢查要占醫院住院人數的80%”的硬性指標。而這個指標到了醫院這裏,由於“無法規定誰查誰不查”,所以“只能每個都查”。——這下好了,經過“層層加碼”,查梅毒的指標從80%一下子飆升到100%,住院病人無一能夠幸免。

查梅毒也下“指標”,堪稱亙古未有之奇聞。然而,如果多少了解一些當今醫療領域的現狀,對此等奇聞便見怪不怪了。紹興小伙子王兵去醫院看發燒,收費清單裏居然有“陰道分泌物檢查”的項目。拿著這張荒唐的單子,小王找到了媒體:“我是個男的,怎麼會需要做陰道分泌物檢查,我沒有這東西啊。”吉林男子董某病愈出院,其家屬在醫院出具的費用清單上,卻發現了一筆“子宮附件彩超”費。大男人居然要查“陰道分泌物”和“子宮附件”,還有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是某些醫院和醫生做不出來的呢?我大膽猜測,估計上述醫院的上級也給他們下達了“陰道分泌物”和“子宮附件”檢查的“指標”,女病人不夠用,就只好拉大男人湊數啦。

其實,這年頭存在“指標”的何止是醫療領域呢。植樹造林有指標,招商引資有指標;計劃生育有指標,信訪案件有指標……一些地方甚至還出現了抓賊指標、罰款指標、人流指標等荒誕不經的“另類指標”。為何某些單位和某些人如此熱衷於指標?說到底,“指標為王”無非還是為了一己私利——或為了撈取“政績”,或為了攫取“經濟效益”。指標威壓之下,強勢者無所不用其極,弱勢者只好忍氣吞聲、任人宰割。

恕我直言,現如今泛濫成災的各類有中國特色的指標,其實質就是危害社會肌體的“梅毒病毒”,已經到了非徹底醫治不可的地步了!

──轉自作者博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