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中國特色的“兩會”風景線(圖)
 
2010-3-16
 
【人民報消息】作者孟新年3月16日發表文章《最具中國特色的“兩會”風景線》道,中共當權後,不僅每年都要裝模作樣地開“兩會”,而且每年都要在“兩會”上裝腔作勢地弄出一些吸引眼球的所謂新“亮點”,以顯示自己代表了人民,在它的領導下中國的民主政治正在不斷進步。然而,一個近乎世人盡知的公開秘密是,每逢“兩會”以及類似的所謂敏感期,中共對民眾的打壓往往也最嚴重。

照我說,“兩會”最具中國特色的一道風景線莫過於──一邊是各級官員、代表和委員在鎂光燈下高談闊論如何保障和促進民主,一邊是要求保障和促進民主的民眾在會場外遭到當局肆無忌憚的鎮壓。這樣觸目的反差早已屢見不鮮,今年則尤為典型。

文章道,3月初,中共“兩會”在京拉開帷幕,並迅速在5日達到高潮,因為當天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兩個頗具轟動效應的新說法──一則是信誓旦旦地承諾,要“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監督政府。同時還要充分發揮新聞輿論的監督作用,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二則是聲情並茂地自稱,“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讓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嚴,讓社會更加公正、更加和諧。”這兩個新說法我分別稱之為“創造條件論”和“尊嚴論”。

這“兩論”一出,官選代表、委員們紛紛附和捧場。比如,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李重庵稱,“從提出‘為人民服務’,到‘有利於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並‘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再到‘代表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每一次都是一次提升,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在謀求民眾‘幸福與尊嚴’方面,始終不懈努力著。而‘更加幸福、更有尊嚴’的提出,則是一次昇華,讓老百姓更有盼頭。”政協委員、恒興基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施祥鵬則讚道,“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加入這句話,讓人尤感親切,沁人心脾。‘更加幸福、更有尊嚴’是‘以人為本’的重要內涵,也體現了政府的自信。”

然而,就在中共高唱“創造條件論”和“尊嚴論”,官選代表、委員們紛紛附和捧場的前後,北京天安門廣場、長安街等地卻在上演與此南轅北轍,慘不忍睹的另一幕。

據外媒報導,3月4、5日,在天安門、長安街撒傳單、鳴冤的大批訪民被警察綁架。一位外地在京訪民告訴記者,在他停留天安門的20多分鐘裏,警察至少綁架了200多訪民。他說:“今天去的人很多,都給抓起來了,抓了有200多人,陸續抓的,不到半小時。今天廣場戒嚴,不讓人進,都是警察和便衣。南站警察和保安密密麻麻,各省在那抓上訪的,截訪的數都數不清,比上訪的還多,警察、便衣有 100多人。”另一位訪民說:“今天截訪的把當地人抓住就走,有好幾車。”

3月6日,在特警、便衣密布、實施戒嚴的天安門廣場, 60多歲的上海訪民談蘭英衝破警戒線,衝進廣場遞冤情狀紙,卻遭警察攔截。她哭訴說:“ 5、6個穿制服的警察抓我,我跪在地上。我的土地房子被扒掉14年了,動遷到現在沒解決,我頭髮都白了,牙齒掉了、背也駝了,一身的病,精神上折磨我,肉體摧殘,外孫今年考大學,到現在屋都沒有。熊貓動物比我們人還珍貴,還有個窩呢。我們想趁‘兩會’把我們的心聲、遭遇,通過人大代表帶到大會裏去,最低要求都不能答應我們,我們連狀紙都送不進去,我們心在流血!”據談蘭英說,當天有100多去京西、人大、國辦、天安門等不同地點上訪的上海訪民被綁架到南站救濟站。

中共的“兩論”固然動聽,但判斷一個政黨和政府最重要的標準不在於它們說什麼,而在於它們怎麼做。正是在這個意義上,人們常說,一個行動比一打宣言更重要。試想,一個真心想要“ 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監督政府”,讓人民生活得“更有尊嚴”的政權,怎麼會一邊信誓旦旦地做著這種承諾,一邊卻冷酷無情地打壓合法上訪的民眾,不讓他們批評、監督政府,踐踏他們的尊嚴呢?!這樣的反差未免也太有諷刺效果了吧。其實,如同共產黨曾經拋出過的各種蒙蔽民眾的說法一樣,所謂的“創造條件論”和 “尊嚴論”,不過是它往日用來裝點門面,忽悠民眾的陳詞濫調的翻版而已。而且,越是在共產黨的獨裁統治遭遇危機時,它越是會施放這樣的煙霧彈。

有道是泰山易移本性難改。共產黨與法西斯一樣,歷來就是踐踏民主、專制獨裁的代名詞。別看中共在今年“兩會”上高談闊論什麼“創造條件論”和“尊嚴論”,如果共產黨真地會像它許諾的那樣“ 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監督政府”,讓人民生活得“更有尊嚴”,它就不是共產黨了。那些在“兩會”期間備受打壓的上訪民眾的遭遇,還有千千萬萬因為批評中共正在遭受各種各樣迫害的民眾的苦難,不正印證了這一點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