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40度高溫下的“寒冬”
 
2010-8-7
 
【人民報消息】作者趙靜芝7日就南京“7.28”化工廠大爆炸發表文章道,無論從事件的突發性、嚴重性還是對老百姓的危險性,死傷數百的惡性事件都是這個城市當天最重大的事件,然而,南京的媒體卻居然表現了超出人們想像的“和諧” 和冷靜。雖然這幾天當地熱浪滾滾,氣溫高達40度,但在江蘇那些官員精心營造的“新聞封鎖的寒冬裏”,每個市民都覺得周身赤寒。

文章道,大爆炸第二天,江蘇第一重要報紙共產黨省黨委機關報《新華日報》頭版頭條內容是:第9屆雙擁模範城命名大會隆重舉行。其後的兩條重要新聞還是會議新聞:江蘇11屆人大常委會16次會議閉幕、省政府召開常務會議。《南京日報》的頭版頭條是:辦一屆精彩圓滿的世界青年頂級盛會。《金陵晚報》的頭條是:老小區全面推廣地下停車庫,緊跟配有大幅照片的新聞是巴基斯坦的墜機。《東方衛報》的頭版幾乎整版是唐山大地震紀念的文字。《揚子晚報》的頭版頭條的消息為中秋國慶假期不合併。

大爆炸案居然可以這樣在人們的眼皮底下被嚴嚴實實地覆蓋了。江蘇省的那些“公僕”們明明知道他們不能徹底掩蓋事實,最終只會讓小道消息滿天飛,但還是這麼去做了,其勇氣真是可嘉。於是,死亡人數從259、170、120、76一直到官方死守著的10人、12人、13人。簡單的數字,成了永遠無法解開的“羅生門”。

南京有個姓陳的著名慈善家接受上海媒體訪問,當有人問他死了多少人,他說:看到了100多屍體。這明顯和政府口徑相差10倍。於是,扛不住壓力,前幾天出來改口,說他這是口誤,本來想說死傷100多。如果他不給自己的“100多屍體”一個說法,政府就馬上要給他一個說法,陳還要養家糊口,手下還有很多人要吃飯,他“被口誤”是預料之中。另有一網友黃軼愚就不那麼幸運,他因為擅自在網絡公布自己調查的死亡人數,結果進了大獄。

接下來,還有江蘇南京市委宣傳部長葉皓的著名官腔“你是哪個單位的,誰讓你直播的?”他說這話的時候,江蘇一家電視臺正在進行現場連線,他出來一嚇唬,整個採訪就結束了。

之後,圍繞著南京大爆炸的死亡人數眾說紛紜,比較統一的說法是,江蘇的官員一定要讓死亡數控制在10個人左右,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事故不變成“特大”。那些醫院裏醫生被告知,重傷者一定要挺過三天,這樣就屬於“傷重不治”,和直接死亡沒有幹系。官員直接掌管閻羅王主理的事項,這也算是奇聞。只是閻羅王也 “鬥”不過南京的官員,最新的死亡數就說明,那些重傷者還“全部挺過”了三天。

每一次天災人禍,幾乎大陸的官員都是這樣幹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既滑稽又可笑,好像自己就是災難的元兇一般。當年汶川地震死難學生的確切人數一直成謎,加上豆腐渣工程震後被曝光,當地政府和南京政府一樣,對記者圍追堵截,對死難家屬威逼利誘。四川有個叫譚作人的作家親臨災區想尋求真相,結果變成“煽動顛覆政府”進了大牢。同樣,30萬喝了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而患腎結石寶寶的家長們始終不明白,毒奶粉究竟給僥幸脫生的孩子們的健康造成了怎樣的危害?這本是政府亟待了解的真相,但他們顯然沒有這個興趣。於是,有個寶寶的父親決定向社會發出呼籲,讓人們更為關注這些受害孩子的命運。這個叫趙連海的漢子不幸也進了監獄。

真相伴隨著這些人自由的喪失而永遠成謎。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南京大爆炸的真相,在中共統治區,不會有了,因為,烏紗帽的份量遠遠超過了生命價值的濃度,這是今天中共官場的一條鐵律,這就是為什麼當天災人禍出現的時候,大陸的媒體人那麼窩囊、大陸的民眾那麼無助的原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