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年代!六四逃亡學生領袖在幫中共吸金(多圖)
 
李威
 
2010-8-5
 

1989年六四凌晨6:20,屍橫廣場,三輛坦克揚長而去,毒氣彌漫。

【人民報消息】六四逃亡學生領袖要想回國,必須做好坐牢的準備,而且還不一定讓你折騰回去。

寫《第二種忠誠》的劉賓雁1987年被開除出黨,仍準備回國,表現出對黨的「第二種忠誠」,但89年發生了六四事件,他回不去了,從此流落海外17年,臨終還想著回國。

但是,1989年六四後,通過香港秘密通道逃亡海外的學生領袖李錄卻在2008年安全回國,考察王傳福的企業,又安全返回美國,而且不但自己賺了一大筆錢,而且還把號稱「股神」的巴菲特拉下水。

王傳福是誰?就是把臺灣大亨、臺灣科技首富,臺灣排名第三的富豪郭臺銘旗下的富士康一個廠完全撬走的傢伙。郭臺銘嚥不下這口氣,找到臺灣能和中共總書記說上話的大佬去周旋,結果卻不了了之。王傳福有這麼厲害嗎?屁也不是。他的後臺今天一句話能讓他當上CEO,明天一句話可以讓他掉了頭。王傳福不過是個皮影兒,拉線的在政治局常委會,而且是江系人馬。所以郭臺銘幹攥拳,沒人犯的上為他使勁。

王傳福發跡只有鬼影沒有腳印

中共新首富王傳福原是一介農民,他的迅速暴富完全沒有發跡的腳印。有人評論說:人走路才有腳印,鬼怎麼會有腳印呢?

他和正在坐牢的上海灘曾富甲天下的首富周正毅一模一樣,資金都來源於銀行。不僅如此,王傳福還收買富士康高管做內鬼,偷竊富士康技術,挖走富士康的一個廠。

原來在富士康擔任主管的柳相軍,和負責編製工藝流程文件的司少青,二人於2008年7月從富士康正式跳槽比亞迪。

柳相軍於2005年5月底申請自富士康離職,卻早在其申請離職前,就已經擁有並使用比亞迪的電子郵箱,而且與比亞迪的行政總裁李柯進行重要的工作討論,2005年6月10日,柳相軍發給比亞迪負責人王傳福的郵件中,證明柳相軍對王傳福負責,並且把獲取的「富士康手機一季度的指標狀況」等商業秘密,直接寄給王傳福。比亞迪負責人直接參與侵犯富士康商業秘密。

誰沾上中共,誰就中毒

加拿大國會史上最年輕議員安德斯在過去的13年間,他親眼目睹,也親身經歷了中共收買政要的種種手段。當安德斯的一大部分同僚們享受過中共提供的揮霍無度的中國之行後,驚人的效果立竿見影。他們回來後,一夕之間,所有對中國人權的關切被拋諸腦後,消逝如煙。

安德斯親眼目睹了這前後的巨變,內心深感不安。他坐下來和同僚們交談。他說:「我試圖提醒他們,當你收到一串珍珠項鏈,當你拿到一份商業合同,當你遇到一位標致女郎,一位青春靚麗的中國女子對你這樣一個年過半百、禿頂大腹的西方政客頻拋媚眼的時候,請你告誡自己:滋潤所有這些奢侈豪華的是中國監獄中奴工的鮮血、汗水和眼淚,是每天包裝五千雙筷子的辛勞,是政治良心犯的無辜。掉在你們頭上的餡餅,來自數以百萬計中國人民的苦難和犧牲。」

他說:「當我想到這些時,我的心片片碎落。」

李錄2010年4月為哥大的價值投資課演說,他提到1989年離開大陸後,赴美國展開新生,而哥大正是他事業的起點。他憶述1993年聽了巴菲特的演講,「那夜所聽到的改變了我的一生」,巴菲特教曉了他價值投資法的「3大要訣」,他花兩年研究巴菲特的投資哲學,兩年後(1995年)買了首份股票。2002年開始投資比亞迪,後來介紹巴菲特投資,把巴菲特也拖下水。

2010年,一些投資者對投資中共國態度遲疑,擔心上當受騙。身在美國的李錄不再像剛逃亡出來那樣關心中國的人權問題,此時的他好似中共的說客,稱「驚喜」是投資中共公司的一部分,投資比亞迪令他得到很多「驚喜」,對沒有職業道德的總裁王傳福及其團隊讚不絕口。

李錄都得到了哪些「驚喜」?投資比亞迪4千美金,輕輕鬆松賺到4億美金!

留下的種子沒有發芽


1989年六四時的李錄。
當初,把李錄等人從秘密通道送出國的那些人,一定不是為了讓他們學成回來幫助中共才冒死搭救他們的。這是一定的、一定的。是為了留下種子。

李錄當時是南京大學學生,因為與柴玲關係密切,得到信任,任命為六四學運的副總指揮,天安門大屠殺後,21位「六四學生領袖」被通緝,其中就有他。

1989年6月中旬,通過秘密通道李錄被送到香港,7月初至巴黎,參與發起「民主中國陣線」。隨後流亡美國,受到庇護,入學進行深造。其早年常參加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的遊說活動。但很快專注投資賺錢。

賺錢本身並沒有道德和不道德之分,但賺什麼錢、賺誰的錢,就有良知和人性之分了。李錄賺的錢是從中共那裏來的,所以嚴格的說,賺的是中國百姓的血汗錢。

1996年,李錄獲得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士、MBA和法學JD三個學位,畢業後進入美國金融界工作,一開始年薪12萬,但很快他辭職開公司,自任美國洛杉磯「喜馬拉雅資本管理公司」董事長至今。他的公司管理風險創投基金及對沖基金。

據2009年4月7日美國《財富》雜誌報導,李錄是股神巴菲特投資中國最大的、質量低下的充電電池和電動汽車廠商比亞迪的牽線人,而他自己在2002年投資了這個偷竊他人技術的比亞迪,現擁有比亞迪2.5%股份。

在《華爾街日報》7月底指李錄是股神巴菲特接班人之一後,各界紛紛打探李錄其人。有「博客週末」找出李錄今年在哥倫比亞大學的演講。身為八九民運領袖的李錄大談其投資哲學,還表示「相信中國(中共)並不把我當罪犯」,強調投資比亞迪正協助中(共)國邁向「繁榮時代」。

這就帶來一個大大的問號,為什麼李錄信心滿滿的替中共打保票,說曾經通緝他的這個血腥政府,已經不再把他當成罪犯?

李錄是個「聰明人」,他知道中共缺的正是自己可以幫的上忙的,那就是「錢」,所以他回國會被待若上賓。

中共太需要錢了。你想,江澤民一個人就轉移合200億人民幣的美金到海外自己的銀行帳戶;曾慶紅的一個兒子就撩走國庫幾個億銀子,拿到悉尼去擺闊,最近80萬官商掀起了第三波移民潮,國庫有多少錢能架的住這麼搓啊!

當然李錄不認為是把海外的錢往中共的無底洞裏扔,而是李錄認為中共非常強大,中共蹶起了,足可以去分一瓢羹。

上面提到的加拿大國會議員安德斯,無論中共使用什麼手段都無法打動他的心,因為他想到的是,給自己的「餡餅」是用無數中國人的鮮血、汗水、眼淚,苦難和犧牲換來的。這使他始終保持清醒。而親歷89六四屠殺的李錄為何不能?

20年過去了,種子生根、發芽、開花、結果,「摘桃子」的卻是通緝他的中共非法政權。不過中共不承認向比亞迪投資的是1989年通緝的21個六四學生領袖之一的「李錄」,而是一個叫「李路」的華人。

「李錄」就這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變了種兒的「李路」。

巴菲特一沾中共就變了腔調


右起:李錄、王傳福、巴菲特。一個多麼
奇怪的組合!
前不久發生的富士康事件,是王傳福後臺要把郭臺銘趕出大陸,獨吞此領域的肥肉。誰也想不到還把巴菲特扯了出來。郭臺銘曾多次公開指責比亞迪剽竊富士康商業機密,而且宣稱比亞迪生產的汽車,巴菲特決不敢冒生命危險去坐,卻一再投資比亞迪。 如果沒有接班巴菲特的事情發生,外界不可能知道使巴菲特投入中共懷抱的竟是逃亡海外的六四學生領袖!

巴菲特曾因投股準確被稱作「股神」,自從李錄牽線,使巴菲特把大量股票投入比亞迪時,一夜之間,巴菲特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把中共當成能讓自己發財的「財神」。從此,「股神」拜倒在中共的腳下,連王傳福這個前臺聽喝兒的臭腳都吻起來愛不釋手。

巴菲特說「王傳福才是真正的明星」,「比亞迪定會成為中國最著名的公司」。

巴菲特在中央電視臺專訪中吹捧說:「中國有一個很棒的未來,中國的發展,就像一個人的成長和釋放出潛能,中國正在成長,還會不斷地更加成長,它只是剛剛開始,」巴菲特昧著良心說,「我會告訴所有中國人,你們都很幸運。」

最近,巴菲特的運氣開始衰了,前些日子,新華網吹噓與「股神」巴菲特共進午餐的價碼不斷高升。但最後的結果,竟然不了了之,沒有公布。

中共暗示股神巴菲特,讓「李路」接班

巴菲特一直在猶豫,到底讓不讓李錄接班,原因有二:一是李錄在華爾街的發跡史,唯一亮眼的業績就是投資中共國比亞迪那一筆。只有一次看似「成功」的投資,還不能說明李錄的眼光獨道、能延續「股神」的稱號,保住巴菲特的資產。二是李錄的六四被通緝背景,不知北京是否完全接受他。

巴菲特並不了解中共,只要對黨有利,中共自己的歷史、自己領導人的歷史都能隨便篡改,「三呆婊」的爹都能換人,只要黨需要,李錄的檔案有何不能改動呢?

《東方早報》7月份在一篇近4000字的《股神背後的人》書評中提到「李路」。隨後《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將李錄寫為「李路」,上海《東方早報》財經版和《上海證券報》在報導這位巴菲特的「華裔接班人」消息時,稱之為「基金經理李路」。

7月31日,新浪記者登入內地搜尋器「百度」,以「李路巴菲特」仍可搜尋到大量結果,主要是財經網站,包括經濟觀察網、中國證券網等,內容幾乎全是轉引《華爾街日報》,但刪去有關李錄民運領袖背景的文字,在描述其人生經歷時,從「就讀於南京大學」直接就跳至「哥倫比亞大學」,主要介紹「李路」在華爾街的發跡史。

今年,在哥大演說中有觀眾問他:「中(共)國政治犯與華爾街投資者這兩個身分有何分別」,他答道「我不認為自己是罪犯,我也不相信中(共)國把我當罪犯。我們透過投資比亞迪,實際上是協助中(共)國向繁榮時代邁進。」

對於華爾街,李錄說道:「若你有能力和性情,這是個偉大的遊戲。但若你沒有,我勸你不要玩。華爾街不創造東西,只是轉移財富。」

儘管李錄在把華爾街的財富悄悄轉移給中共,按照李錄的說法是協助中共向繁榮時代邁進,但「偉光正」有個老毛病,你越舔它,它越給你冷屁股。

7月31日,新華網以《借光比亞迪 華裔投資人接班巴菲特?》為題,說「李路」若不是投資比亞迪得了大實惠,沾了中共的大便宜,哪裏有可能接班巴菲特?

這下,中共總算表了態:一來公開同意接受「李路」的投資,二來只有「李路」接班巴菲特,中共才踏實。

李錄死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