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难》已入角色 《大国策》披露更惊人
 
2010-8-30
 
【人民报消息】“先实现经济统一,再实现政治统一。”由中国流亡作家、曾在北大法学部任教的袁红冰所著的《台湾大劫难》所揭示的中共对台战略称,中共在2008年5月马英九当选总统后,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在2012年不战而胜台湾。此书自去年11月在台湾出版后,引起诸方面高度关注,本月,日文版在日发行并热销。

据大纪元记者赵莫迦东京报导,最近,中台签署了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本月20日,广东省赴台湾现场采购农产品签约及启运仪式在台南举行。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期刊《读者》更是在今日获准进入台湾,成为中国大陆第一本进入台湾公开发行的杂志。种种现状似乎提示,中共对台战略思维正在按《台湾大劫难》一书中揭示的先经后政,以经促统,以文化包围政治的方案展开。

值日文翻译版发行之际,作者接受日文版大纪元电话采访,再次呼吁台湾是中共在全世界范围进行集权主义扩张的第一步,捍卫台湾的自由意味着全世界捍卫人类的良知。袁红冰并就资料的来源,中共对日战略的核心,中共在全球的经济和文化扩张,以及2012年前的国内政局等诸多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就中共在全球的扩张问题,袁红冰表示在正在执笔《台湾大国策》的一书中有更详细的揭示,此书计划在近日出版。

资料来源:中共高层及家族

记者:书中提到是第一手来源的秘密资料,日本国内的反响比较两极,相信的人100%相信,不相信的100%不相信。关于消息的来源能再详细介绍一下。

袁:首先希望读者明白,我是一个学者,不是信息的出卖者。出这本书,只是把了解的真实情况告诉读者,读者自己去判断。我们的信息来源都是中共高层的一些人士,有一些是良知人士。也有一些是受到中共整肃的前中共高官的家族人员。现在中共内部的矛盾已经是极其激化,曾庆红那样高的官员,他的儿子都会在澳大利亚买了几千万的房产,从这么一件很小的事中就可知道中共高官整体的思想状况,我只是希望读者能根据我所写的内容进行理性的分析。

这本书出版不到一个星期,中共对台发言人就明确讲这本书的内容匪夷所思,以官方的身份进行了否定。实际上揭露中共的书非常多,但他们对这本书专门进行那么快的反应,对于中共这个撒谎成性的政权,他否定的事情反而有可能是更接近真实的,总之我希望读者能根据我写的东西自己能进行分析。

最近报导的中共党史会议上提到中共高层纷纷出回忆录为以后留后路,这个消息我认为是很准绝的,中共现在用各种方式进行善后,因为他们最知道自己对各族人民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的严重程度,而且他们自己最知道自己内部的危机严重程度。现在开始纷纷准备善后,最近我的另一本书《台湾大国策》很快会出版。这两本书所依据的材料绝大部份都是来自这些为自己留后路的高官及其家族成员透露的。

记者:在出版后8个月的时间里,您觉得书中提到的中共的对台和其他国家的战略策略,有否在现实中有所反映,比如台湾和大陆的最近签订的ECFA,您觉得有否实证您在书中披露的中共通过ECFA从经济控制过渡到政治控制的战略?

袁:从出版以后的8个月时间来看,两岸关系的几乎所有动态,都在准确的证明着我在《台湾大劫难》一书中所说的情况。中共所有对台政策几乎都按照书中所披露的在进行,比如说先经济,后政治,先文化统一,后政治统一,等等这些,而且一定要在2012年解决问题。最近中共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急不可耐的讲两岸一定要统一,他用统一这个字眼来模糊两岸关系的实质。现在两岸关系的实质是,中共暴政要让一党独裁的政权来统治台湾,把台湾人民也变成它的政治奴隶。

对日战略核心:分化日美同盟

记者:书中还提到中共对日本的战略,利诱和威胁的外交手段。是否有一些具体的例子。

袁:中共对日本的总的政策是,首先是利用,主要是就日本人视为自己国家核心利益的部份进行利用,比如说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北方四岛的问题上支持日本的立场,在东海油田问题上对日本做出让步。另一方面是威胁,包括军事威胁和经济威胁,第三个方面就是分化日美同盟关系。

在分化日美同盟关系上,中共设计出建立东亚经济和安全共同体。按照中共方面的设计,这个共同体由中共和日本来共同主导,用这个设计来分化日本和美国的关系。中共所做的所有时间涉及到一个根本目的,第一步,解决台湾问题,用一党专制来统治台湾。进一步就是解决亚洲的问题,在亚洲所谓崛起,成为亚洲的一个霸主。中共在亚洲的战略方案我在即将出版的<台湾大国策>里有更全面更准确的一个披露。中共对日本的总的战略就是按照这三个方面来进行。

记者:您提到中央的一个的谈话,利用左右翼之争来激化矛盾,维持中国民众的爱国情绪。但中南海的对日政策表现的比较亲日,您怎么看?

袁:说中南海亲日,本身是一个很模糊的说法。对中共来说,不存在亲日派和反日派的问题,中共只关心一个问题,如何维护它自己的集权专制统治,以及如何进一步在全球扩展它的集权专制统治的范围。

上个世纪70年代,中共为了和苏联争夺对共产国家的领导权发生了重大矛盾,当时中共的外交策略就是如何联合美日对抗苏联。90年代前苏联解体后,中共的战略发生了根本变化,把美国看作它最根本的敌人,并得出一个结论,中共的崛起必然和美国的根本利益发生冲突。在这样一个思维下,它以美国为主要敌人,同时把日美同盟也视为一个重大威胁。所以他现在针对日本所作的一切,不管是利诱也好,拉拢也好,威胁也好,目的就是分化日美同盟。把日美同盟分割开以后,日本失去美国核武的保护,日本在亚洲的地位就变得一落千丈。

在这个过程中,中共有时会表现出对日本的善意,有时会表现出对日本的威胁,那都不是问题的实质。说中南海亲日的说法是很模糊的,中南海根本不亲日,他想的就是如何分化日美关系,使日本的国际地位降低,从而抬高中共在国际上的地位。

记者:日本在现在没有强有力的领袖和政权动荡的局面,在对中的外交上应注意什么?

袁:日本现在的动荡的政局只是一个现象,实质上说明了日本现在缺乏一种明确和坚定的国家意志和国家政策。日本对自己命运的前途,对整个世界发展的前途,对整个人类的前途,包括近期的,中期的和远期的国际政治发展的趋势,我看都缺乏一个整体上的认知。在这种情况下才出现了政权迅速更迭的很不正常的现象。

日本如何做?我想日本首先必须明确的看清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中共暴政很可能成为整个人类大劫难的策源地,这个问题我在《台湾大国策》这本书中有更明确的揭示。日本要想制定自己的一个明确有效的国策,首先就必须了解中共,明白中共要做什么,以此为基点才能制定出有针对性的国家政策来。一个国家只要有了明确的国家意志和国家政策,它的政局才有可能稳定。

记者:日本许多人也对中共的暴政有所了解,但认为中共如果解体,中国动荡的局面将损害日本的利益。
袁:这是中共暴政御用文人和宣传机构长期宣传的结果,造成人们误解中共只要一崩溃,中国就会陷入一个大灾难中。这是一个很恶毒的谎言。

事实上我们回顾一下中国近60年的历史,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的一切灾难一切动荡,都是中共暴政所引发的,中共暴政才是中国动乱的根源,也是中国罪恶的根源。如果中共崩溃了,中国非但不会崩溃,反而会迅速的进入民主建政的过程,中国会迅速的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而自由和民主,特别是民主政治,并不意味着混乱,民主政治首先是一种很公正的很兼容的秩序,有了民主政治,中国才会有法制轨道上的长治久安,而中共的统治多延长一天,就会多积累着中国社会在民主转型过程中的动荡程度也就越激烈,对整个世界的负面影响程度也就越大。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中国现在的经济发展靠的是我说的两个因素,一个是对中国辽阔土地上自然资源的毁灭性的开发利用,另一个是对中国几亿农民工奴工般劳动的剥夺。特别是对自然环境和资源的毁灭性的开发造成的生态灾难很快会对整个人类产生重大的消极影响,特别是如果青藏高原的自然生态环境一旦崩溃,整个人类都会承受这个生态恶果。

我们必须看到这样一个泯灭人类理性和良知的掠夺性的经济发展方式是不可能长久的,日本如果指望长久从中国这样的一个泯灭良知式的发展方式中得到好处,日本最后将不得不眼下一个从来没有过的苦果。经济的发展主要是要靠自己的努力,靠公正的公平的国际经济支持,而不能靠中共暴政的非理性非良知的经济发展方式,从这样的一个发展方式中得到的利益是不可能持久的。

今后中共在国内外的动向

记者:今年中共在国内外经济和政治动向都很引人关注。国际上经济上大批购入海外国家的外债和资产,收购能源,政治上在天安舰的问题上的态度影响国联没有实质性的制裁北韩,最近在南海问题上和美国对立。国内大规模的罢工潮和群体事件扩大化,环境灾害等焦头烂额的问题。如果把中共在世界的扩张和自身政权维护这两个问题当作一个平衡木的两头的话,您认为它现在是落在哪一头?

袁:现在的整个情况是很清楚的,有两种趋势,中国现在在沿着两条很清晰的逻辑在运行。一个是中共集权通过二十多年的毁灭性和剥夺性的经济发展获得了巨大的经济能量,在这个基础上中共正在进行全球的政治扩张。而且他们在内部文件中已经明确提出来要复兴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要成为共产主义复兴的领头羊。这种在全球的扩张主要是通过经济的,文化的,政治的,现在而且在军事上表现出的各个方面的扩张。

另一个趋势是,中过国内不可克服的社会矛盾正在各个方面迅速发展,正在达到一个崩溃的边缘,这两个趋势在同时发挥著作用,所以我们就看到一方面中共在全球的各种方式的疯狂的扩张,从经济文化,到媒体的收买,特务间谍网的建立等等,另一方面我们又会看到中国国内的社会矛盾民族矛盾都在迅速的发展,这两个趋势将在今后的几年之内主导中国的局势发展。

在我们看来中共暴政的大危机的爆发很快就会出现,这些危机表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说中共官员内的以反腐败为名义的政治斗争,正在血淋淋的撕裂着中共内部的所谓政治和谐,不久前薄熙来为建立自己的权威而在重庆进行的所谓扫黄打黑,实际上就是一次小规模的文化大革命,整个中国的政治局势正在迅速地向极端发展,这个不是一两句可以介绍清楚的,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个角度的矛盾都在越来越明确的暴露出来。这个我在台湾大国策这本书里有很明确的介绍。

记者:正对中共带来的这些危机,国际社会应该怎么对应?

袁:现在的关键是整个国际社会缺乏大的政治家和思想家,大家都被眼前的短期经济利益所诱惑,特别是西方的一些小政客们,对于中共啊要实现它的全球战略扩张没有明确的认识和理解。事实上,中共的战略扩张的第一步就是控制台湾,如果整个人类看着台湾从自由民主的一个土地变成所谓中共的特区的话,那么整个人类离时代性的大劫难就更近了一步。因为中共暴政会通过这件事获得更加强大的政治能量和经济能量。现在西方国家包括日本如果不想看到整个世界陷入中共的共产主义全球大劫难中,他们就应该把保卫台湾的自由当作整个保卫人类自由的一个部份。而且是一个重要的部份,这是当务之急。

2012前后将出现对抗中共全民起义

记者:怎么看今年的罢工潮对中国社会局面的影响?

袁:今年的罢工潮只是一个现象,它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我相信从这个罢工潮开始正在酝酿着中国农民工和下岗工人的全面的维权抗暴运动,这样一次以工人为主的全面的维权抗暴运动,很可能会促成下一次像中国六四那样的全民起义运动,工人很可能会成为下一次全民抗暴的主力军。

将来对中共的反抗是全民的反抗,中共暴政现在伤害的几乎是中国社会所有阶层的利益,它维护的只是一个阶层的利益,就是中共权贵阶层。我想将来维权抗暴的主力一个是工人,包括农民工和下岗工人,第二个就是失去土地的农民。现在农村的土地兼并现象是越来越严重,大量的农民正在迅速的沦为无地可种的游民。另外一个就是退伍转业军人,大量的退伍专业军人实际上就是失业者,没有办法生存下去,还有一个就是毕业的大学生。中共前十多年的所谓的大学扩招政策,实际上是在大学中储存了大量的失业能量,事实上中国的大学根本没有能力对这么大量的学生进行有效的学术培育,所以大学扩招的结果,就是为社会未来积累了大量的失业能量。现在这个能量正在每年加速度的释放出来。2012年中共的十八大以后所有的这些社会矛盾都会明确的暴露出来。

记者:中国的工人和农民对于实现民主政体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

袁:整个人类社会中民主政体在几百年前就开始了,中共一直宣传中国民众的素质低,不能享有民主,事实上台湾社会也是进入了民主体制,现在台湾人就是生活在一个民主制度下,那种认为中国的国民素质不能享有民主的看法实质上是中共暴政制造的谎言。

民主是人心底里的一个愿望,任何人都想生活在一个人权有保障的社会里,这是人类的一个基本心理要求。认为实现民主需要有很高的文化,很富有,完全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难道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富人才配享有民主吗?只有有学位的人才配享有民主吗?这种想法本身都是很似是而非的。

记者:最近有报导提到中南海的党史会议上讨论做好政权变更的准备。最近报导苏丹总统被国际法庭控告Genocide,中国的反应不像以往那样“强烈反对谴责”。您怎么看今年的政局变化。

袁:主要是中共官僚内部矛盾在激化,越临近最后内部的矛盾激化就越严重,这个矛盾的激化现在实际上表现在3个方面,一个是对权力的争夺,一个是财富的争夺,利用最后的机会如何使手中的权利化为财富,第三个矛盾是极其突出的,那就是推卸他们所犯下的反人类罪的责任。这是中共官员现在极其突出的心态,都想把六十多年来中共暴政积累下来的反人类罪行推到别人的身上,把自己洗干净。

记者:您在六四后,在中国体制内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服务,到逃亡到海外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卧薪尝胆。六四后大部份中国人,尤其是知识阶层成为和中共的利益收益者,您认为和体制中是否存在和您同样的卧薪尝胆的人士?

有良知的是大量存在的,只是在六四后一方面是共产党的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统治,让很多人感到恐惧,另一方面他们对知识份子进行了大规模的经济收买,在这种情况下,在一定的时间之内,中国的知识份子从整体上讲沦为中共的帮凶。中共现在实际上实现的就是一个腐败的权利,肮脏的金钱和堕落的知识这三者之间结成的一个铁血同盟,用这个铁血同盟来对中国十五亿人来进行集权专制的统治。但是我想经过这二十多年的中共政治的发展变化,知识界的觉醒也将和中共暴政的政治危机同步发生,中共暴政越是临近危机,中国知识份子的良知觉醒会表现得越明显。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有一点信心的。

中国的民族纷争:党文化和民族传统文化的对立

记者:您在《自由在落日中》一书中,描述过中共在内蒙施行的民族灭绝政策。中国国内的民族纷争是汉族和少数民族间的矛盾吗?如何理解中共的民族政策?

袁:把中国的民族矛盾理解成汉族和少数民族之争的看法是非常错位的。中共统治中国的六十年首先灭绝的是汉族的文化,也就是中国的主体文化,从57年的反右到文化大革命,彻底地摧毁了中国的文化精神,大批的汉族文化知识份子被迫害致死,把这些人从历史上消灭之后,整个中国文化的精神也就消失了。所以从文化的意义上,中国早已就亡国了。中共暴政把汉族的文化彻底摧残以后,汉族人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没有自己文化精神的,没有自己文化底蕴的行尸走肉。

中共暴政和各个少数民族的基本矛盾在于哪里呢?在于中共想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这种党文化来彻底的对少数民族进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这才是中国的所谓民族矛盾的核心问题,根本不存在所谓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区别。如果都是共产党员的话,汉族的共产党官员和少数民族共产党官员完全是站在同一个政治战壕里,用他们的话讲他们是同志。共产党不会因为一个人是藏族或是朝鲜族而迫害他,只要他相信共产党的那一套,只要他愿意做共产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奴隶,共产党会给他很好的经济利益,生活利益和其他方面的利益。因此中国根本不存在什么民族矛盾,只有共产党和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矛盾的焦点就是中共暴政想要用马列主义对少数民族进行文化上的种族灭绝。共产党和少数民族之间不存在所谓的民族矛盾,就是共产党的党文化和各个少数民族传统的文化的之间的矛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