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又砸鍋 江怒不可遏
 
瞿咫
 
2010-8-10
 
【人民報消息】對侄女婿周永康,江澤民還是不太放心,江心裏明鏡兒似的:能為了個人利益殺死同床共枕的老婆,周永康在關鍵時刻也會如此對待自己。不過,江對周永康也有放心的一面:既成了一家人,周就不會不千方百計的維護這個家族的利益。但是,讓江傷腦筋的是,交給周永康辦的事,他經常砸鍋砸的讓自己透心兒涼。最近又辦砸一件事,讓江怒不可遏。

炎夏到了,今年特別熱,但江決不會去北戴河避暑,那是江的傷心地,十六大前,討論讓江全退的會議,有幾次就是在那裏召開的,而且現在江澤民去那裏,大家的態度與其當政時真是天壤之別。所以,今年7月10號,江澤民從上海去了青島。江乘專列,帶上七大姑八大姨,反正是老百姓埋單。不過,江帶上廚師不是為了別的,而是怕食物被下毒。

江每次出去不得不帶著家裡的「貓頭鷹」王冶坪當道德屏風,正因為此,江每次必請藝術團體來演出,年輕貌美的女演員能讓江過過眼癮、調整調整情緒。此次也不例外。

正在江心情舒暢時,突然有人密報,說湖南呂加平又寫了一個東西,而且已經交給了中央所有部委,據說找到了可靠證據,證明江偽造歷史。江大驚,命令馬上找一份看看。

這份材料是呂加平最近寫的,因為他剛剛找到了5個證人,補充說明了「二奸二假」中的一假「江的假中共地下黨員問題」。

新證據是由當時中共南京地下黨市委書記陳修良、上海市委地下黨的一個負責人賀崇寅、上海交大當時的地下黨支部書記吳增亮、賀崇寅的夫人及揭發的一位老幹部提供,他們互相碰面核實,有人證物證,確認1949年前江澤民從來沒有入過黨。

這事要發生在江當政期間,江能讓這5個證人秘密消失,但現在江只能在暗中咬牙。於是看過之後,江命令周永康給呂加平點顏色看看。

8月9日,家住湖南省邵陽市的呂加平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我是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你有一張傳票,這是最後一次通知你,你必須在今天下午4點到中級人民法院,否則將強制執行。」

呂加平覺的很蹊蹺,他沒有任何官司在邵陽市中級法院處理。7月29日他才外出旅遊回來,回來以後只發生了一件事,那就是有機會接觸到了當時江的假地下中共黨員的材料,並且把它寫出來,給了一些朋友,還寄給了中央各部委領導,但他沒有在網上公開。

呂加平說,得到這份材料,讓他驚喜不已,他認為八年來最大的功績就是把這個材料拿到了。過去雖然有人提出江的假地下黨員問題,但沒有直接的人證物證,「這次是完完全全的直接證據了。要看完之後,那就太有意思了。」

呂加平接到這通蹊蹺電話後,當然一定要去邵陽市中級法院報到了,他不知自己進去後會發生什麼事,於是就提前告訴了一些朋友,並向邵陽市的公安、國安備案。朋友們非常擔心,立即到網上把此消息公布出去,重點說了呂加平近日找到了江假黨員的新證據,並寫了一份重磅級材料,估計有人要加害於他。此消息被瘋傳。

當天(9日)下午5點,公安、國安給了呂加平一個說法:這是境外有人冒充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人員來騙他。沒有這回事。調查顯示,電話是從境外打來的。呂加平回憶說:這是一個女的聲音,標準的普通話,而且聽的出來是一個錄音電話,你跟她講話她不答,她在那兒念一樣,我當時也覺的有點問題。

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也給了呂加平一個說法:我們從來就沒有什麼,我們跟呂加平也沒有關係。這話的完整意思是:我們從來都沒有和呂加平過不去,呂加平披露江澤民的醜事,那是他的事,我們不會介入,不會幫著江整他的。

一個市的中級法院現在就敢如此表態,確實讓人懷疑還有多少人願意做江的馬弁。

呂加平說,材料已經報送中央了,但何時會在網上出現,他就不知道了,中央有中央的考慮。但周永康的手下這麼一鬧,反倒弄巧成拙,反倒幫助把有新證據的消息提早公開。呂加平不排除,他寫的這份新材料會從其他人、其它渠道傳出來。

周永康興沖沖去表功時,哪裏知道,江一見到他就怒不可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