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狀元為何被美國名校拒絕
 
李天笑
 
2010-7-8
 
【人民報消息】今年北京高考狀元李泰伯申請美國11所名校全部被拒,全國一片嘩然。

李泰伯總分703分,平時成績傑出,而且是班長,學生會主席,校模擬聯合國主席,兩次全國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一等獎獲得者,全國作文競賽二等獎獲得者,托福和“SAT”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李慘敗之衝擊波已遠遠超過其高考奪冠的聲譽。

更令人不解的是,李泰伯所在的人大附中今年反倒有近30人被美國排名前20的名校錄取,其中哈佛就有兩名。這種反差和各種議論使李泰伯本人也“忍不住”在博客上留下長篇日志進行“說明”。

平心而論,李泰伯是綜合素質較強的學生。他從小學鋼琴,愛好畫畫,熱愛莫扎特音樂。據說李泰伯父親的手機鈴聲,就是李泰伯創作的。從李泰伯參加電視答辯和參加校內外活動看,他具有較強的語言和社交能力。難怪他不承認自己是“書呆子”。

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裏?美國11所名校為何一致將“中國狀元”和被人大附中校長讚為“德才貌兼具,極富領袖魅力的人才”拒之門外?

首先,最主要的問題恰恰出在人們都忽略的地方:李泰伯的學生會主席和黨員身份( 高一寫了入黨申請書;今年7.1入黨),以及積極參加黨組織的各項活動是進入美國名校的致命障礙。美國並沒有中共專制下的所謂“政審”,但美國有其主流的價值取向,這就是自由、民主、人權、對共產專制的鄙視和對共產黨滲透的警惕。對此,從政府部門、學術機構到普通民眾均有共識。在中共體制下,學生會主席和黨員可能是升官的敲門磚,但在美國這種身份絕對是嫌疑記號或拒絕的理由。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入境、申請綠卡和公民都要查清是否是共產黨員的原因。當然,有些人會隱瞞,但一旦被查出將惹出更大的麻煩。

從另一個角度看,既然有志到美國留學和發展(其他西方國家也一樣),就應該具備國際視野和生活智慧。這就是:遠離/脫離中共,與中共不搭界。中共的邪惡在西方是臭名昭著的。既然要到美國發展,就要為美國所接受,與美國的主流價值接軌。這裏有五點是必須記住的:第一,中共間諜的活動正引起美國當局的高度重視,有志進入美國企業工作的留學生必須擺脫中共痕跡;第二,中共利用學校中國學生會等組織進行特務活動(如常青藤哥倫比亞大學)已是美國FBI重點監控的對象;第三,美國對共產黨員定居和入籍有明確限制;第四,美國的法律和政府都是將遏制共產邪惡作為使命之一的;第五,退黨退團退隊在美國華人和中國民眾中都已形成洶湧大潮,勢不可擋。

中國學生往往有一個誤區,認為只要是參加社會活動並成為組織者都會加分。其實有兩種活動反而會有負面作用:一種是明確的中共組織的政治活動;另一種是中共授意或間接組織的社會活動,比如李泰伯提到的校內外的“志願服務”、“北京地球村的環保行動”等等。這些活動表面上不是“主流的官方行為”,實際上也是中共組織的活動,所以非但不能體現出學生的主動性、創造性和組織能力,反倒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與美國高中學生自發組織的社區活動有本質區別。

其次,李泰伯是中共教育方式的受害者。中共教育造就的是人云亦云、做表面文章和缺乏社會責任心。李是解題高手,崇尚的是高分,偏重的是包裝的技術手段。李在考場上運刃有餘,得心應手。直到落選,他事後反思,對自己不足的認識仍停留在“起步晚”、“分數不夠高”、“美式競賽AMC-AIME系統成績不算最好”、“不了解很多訊息和包裝手段”、 “全部要了全獎”等技術層面的問題。但美國人更注重的是考場外的個性特長、實幹、獨立思考能力和社會責任心。

李在美國人倚重的方面反而有欠缺。這表現在三件事上。其一,李在理解個性特長和內心中“最真誠、最有興趣的部份”時將之簡單地等同於“好奇心”、“興趣”和“ 心路歷程”。從中很難看出區別於他人的個性特點。

其二,李泰伯或者是沒有證實“獨立思考能力”,或者是表達不當。李的信條是“我愛我做的每一件事,我做我愛的每一件事”,他甚至在美國大學的申請中寫下了這句話:I love everything I do,and do everything I love,並把它當作“主題”。

但可能壞就壞在這句貌似雙關,實為同義反覆;看似機智,但缺乏獨立思考的話上。這句點題的話恰恰透露出他對語言詞藻的興趣,反而忽略了對自己真正所愛的事業的專注。同時,這句話似乎在追求一種形式上的獨特,而非實質意義上的獨到見解。也就是說,這句話表面的華麗大於內涵的深刻,給人的印象是什麼也沒說,說了也白說,白說不如不說。

其三,李泰伯的整篇“說明”沒有提及社會責任心和對社會回饋的問題。相反,他反覆強調的是“我”和“一切靠自己”。最後結束語也是:“祝大家都能快活地為自己的前程奔波,能始終不忘自己存在的價值和奮進的動力”。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心態不僅僅缺乏胸懷,更與美國名校希望畢業生能承擔大業,同時回饋母校的文化傳統格格不入。在美國人看來,“大人物”總是與社會責任心聯繫在一起的。而名校想收攏和培養的是各界潛在的“大人物”。李泰伯缺乏社會責任心無疑是其落選的一個重要因素。

李泰伯其實是受中共糾纏之害,一優秀人才坐失良機。李泰伯不幸的片面成長顯然是 “狼奶”灌育的結果,是中共教育體制下的悲劇。李泰伯如再次尋求留美機會,不妨痛定擺脫黨文化,找機會退出中共,一定會馬到成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