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強死這天,都沒給薄書記面子(圖)
 
李子木
 
2010-7-7
 

連日暴雨還在增GDP,7月7日,出人命了!

【人民報消息】7月7日上午10點多,宣判完,文強被「立即執行死刑」。

隨後,有人說,請大家一定要關心重慶形勢,看是否真的重慶不安都是文強一個人折騰的,他死了,重慶就安了。

結果,說來就來,晚上6點52分39秒,新華網報導說:「當日,重慶渝北區空港廣場一深約7米的地下工程因連日暴雨出現邊坡垮塌,施工現場有4人被埋。」2人送院搶救,「另外2人當場死亡」。

看來,文強是重慶的災害,但不是最主要災害,所以,重慶的天災人禍沒法斷根兒。

去年重慶平均每天55起安全事故

就拿這個新聞來說,其實也算不上什麼新聞,只是一段短短的圖解,已經讓人心驚肉跳了。重慶這些天連日不是下雨,而是「暴雨」,但重慶媒體卻沒人敢去報導,如果不是大石頭垮塌下來弄出人命,被新華網揭露出來,恐怕對薄熙來除了絞盡腦汁去歌功頌德外,記者真就得對重慶的任何天災人禍當「睜眼瞎」了。

2009年7月18日重慶晚報以《薄熙來:用生命換來的GDP白給也不能要》為題,對7月16日的重慶市安全生產工作會議進行報導。

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2007年12月上任,僅2009年,重大特大事故就兩起,幾起特大人禍天災,安全事故近2萬起,平均每天55起,直接經濟損失約12億元,相當於10萬農民工一年的打工收入。這還是水分報告。

薄熙來新政,大批重慶人可能無辜喪生

2009年有專家警告說:薄熙來新政,大批重慶人可能無辜喪生!其中一例就是三峽工程中重慶小南海工程隱藏壩高資料。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揭露說,重慶是中國直轄市中經濟最差的一個,小南海興建的真正目地是為了提高GDP的增長速度。但卻是個吃人的水利工程。

他說:重慶當局沒有公布幾個重要資料。第一它的最高蓄水位它沒有公布,它只公布了深水位和它的正常蓄水位。並沒有公布它的最高蓄水位,這是第一。 第二,它沒有公布它的壩高,它壩到底要建多高,它沒有公布。

王維洛說:我想對重慶人講幾句話,希望你們能注意一下壩高高度和最高蓄水位。儘管現在定的正常蓄水位196米和這個地區的百年的洪水、正常的洪水位差不多,但是他的壩頂的壩高和正常的蓄水位之間有一個很大的容量。就是說將來洪水來的時候,你們現在在正常蓄水位之下的 這些房子好像是還沒有被淹沒的,但是在壩頂標高之下,他們都會被淹沒。因為他會把正常蓄水位先給壓得很低,這樣可以減少它的搬遷的人,而壩頂高會做的很高。做三峽工程的時候,已經預測過重慶的百年洪水位。重慶的百年洪水位是 199-203米,它實際上也許可以蓄到200米或205米,但他說三峽工程的壩址水位控制在164米,那搬遷的人就搬遷到164米,當重慶在遭遇百年一遇洪水的時候,它的洪水位是199米到203米。那這個區域的人他沒有搬,當然洪水下來的時候,在這個區域裡的人和房子都是要被淹的。他現在不敢公布資料,因為他現在搬遷的人少。如果公布出來,明眼的人一看就看出來,他在玩貓膩呢,他現在說洪水只會淹幾個區 而不是大片的淹沒。實際上恰恰相反。

撈錢前奏曲──打造招商環境

薄熙來的名言很多,例如「改善民生不只是吃紅燒肉穿漂亮衣服」、「給老百姓辦事都是對的,要在退休之後無愧於心」、「不講洋氣講民心,全心全意為百姓」等等。講民心就得讓媒體替國民塑造輿論世界,於是,薄書記用大紅包請百位文人作家到重慶玩樂一番, 讓他們替自己塗脂抹粉;還讓30多個北京的網站老總到重慶來,好一頓招待,為的是讓他們替自己吹噓。在重慶,黑打的臭名在外,所以讓500個重慶市民參觀渝州監獄,讓服刑人員說「能一週3天吃葷菜」。

薄書記說「男人有了房子和媳婦就可以安心了」,但他不但有了房子和媳婦,而且還有了兒子,也沒安心,又勾搭上現任老婆谷開來,又生了兒子,還是沒有安心,又把別人的老婆勾搭上,不是一個,是N個,其中一個的乳頭還被破了相,留下了證據。

薄書記這人確實與眾不同,他能一邊發誓在「重慶打造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兩岸將建380萬畝森林」,一邊瘋狂盜伐百年林木。在重慶300萬貧困戶連粽子都吃不起時,他高調打造通往小平故裡的「紅色高速公路」,居然連鄧樸方都信以為真,被感動的到了重慶。民眾吃不上飯沒人看見,但公路休息區的衛生間一定要全部更換為感應式沖水,增加可以散步的綠地和背景音樂,這是在打造招商環境。

7月7日兆頭不好


砸死人的施工現場。
不管薄熙來的嘴巴功能如何發達,但重慶暴雨襲4小時響雷5261次,35萬人受災,他阻止不了。重慶長江水漲9米,一夜之間漂來百噸垃圾上面可走人,他也阻止不了。重慶被觸目驚心洪水圍城,重慶大渡口區發生大面積山火,重慶賽博數碼廣場發生火災,重慶供水管遭雷擊破裂,大學城20萬人停水40小時,……都是小菜兒。去年安全事故,平均每天55起,不報導不等於沒有。今年的災、難就更多。

7日,重慶連日暴雨居然沒有停工,導致重慶渝北區空港廣場一深約7米的地下工程塌下驚人大的石塊,2人當場死亡, 另救出2人正在搶救,還有沒有砸在石塊下的人呢?新聞未表。

媒體再筆下添花,再忽悠國民,但災難當頭,災禍現場就在那裏擺著,你重慶媒體不報,不等於沒人報。

薄熙來說,100年以後的重慶什麼樣,那就看幹部們的能耐了。言外之意,他很有能耐,很能控制重慶的形勢和局面。結果呢?7月7日,文強死這天,都沒給薄書記半天兒面子。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