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情報中心官員談中共控制學聯會(圖)
 
————專訪歐洲戰略情報安全中心執行長克勞德·莫尼克
 
2007-7-15
 


歐洲戰略情報安全中心執行長克勞德·莫尼克。

【人民報消息】隨著中共駐北美國家使館利用當地社團和學生學者聯誼會進行特務活動的一系列案例相繼曝光,中共情報機關對海外的滲透日益引起歐洲多國的關注。曾親身參與一宗中共高級間諜案調查的歐洲戰略情報安全中心執行長官克勞德·莫尼克 (Claude Moniquet)先生近日接受新唐人電視臺採訪,稱中共大陸特務機關規模大,運作非常嚴密,就像20年前蘇聯的特務機關一樣。

記者:前中共駐悉尼外交官陳用林日前訪問加拿大時指控中共駐北美國家使館控制、利用當地學生學者聯誼會進行特務活動。北美最近也爆出了一系列相關案例。2005年歐洲追蹤工業間諜案的線索曾經導向了比利時魯汶的一個中國學生會。您怎麼看待這類事件?

答:我想首先要說明的是,所有的國家都有間諜。但是中共的做法非常有侵略性,而且規模很大。中共大陸特務機關的運作非常嚴密,就像20年前蘇聯的特務機關一樣。他們有國家安全部,也在軍隊設置了特別情報局,他們控制大量在國外的機構,尤其是新聞工作者,當然還有學生。

現在有很多的中國人在海外留學,有好幾萬的中國人在國外工作,他們在其所生活的國家被組織起來,加入學生聯盟、中國學生聯合會等等,這些團體通常是通過文化事務部門和中國使館有著密切的聯繫。海外華人希望和故鄉保持聯繫,這很正常。但很清楚的是,中共政府用這種方法來向海外傳遞命令,並利用學生從事間諜和宣傳活動。幾年前在比利時發生了一樁案件,魯汶大學的中國學生聯合會被指控從事間諜工作,因而受到調查,我想調查工作還沒有結束,而且我們也知道他們和中共使館的關係。

記者:美國聯邦調查局已經注意到這種以“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名義存在的特務組織,並在密切地關注他們的行動。您認為歐洲對這種現象的了解程度如何?歐洲,特別是比利時對此採取了什麼政策?

答:很遺憾,在這個問題上歐洲不是美國。美國在安全問題上有十分明確的政策。儘管美國和中國有貿易關係,他們非常明確地告訴中共,不可以在美國從事任何間諜活動,一旦被發現,間諜會被監禁或遇到大的麻煩。

可悲的是歐洲卻不一樣。大多數的歐洲國家,如:法國、德國、英國、意大利和西班牙,他們知道中共的間諜機構在他們的國家非常活躍,竊取他們的工業和商業機密,但他們不想破壞同中共的關係。很多案件並沒有被報導出來,是因為這些國家的政府希望避免和中共之間出現摩擦,也不想影響他們和中國的經濟關係。總的來講,美國傳遞了一個很強烈的信號,歐洲卻發出了一個非常軟弱的信號,這對我們來講,當然非常糟糕。

記者:有一個眾所周知的例子是,加拿大總理非常強硬地對中共提出了人權問題。正因為如此,中共不得不做出讓步。

答:是的,我們和中共打交道過程中的錯誤在於,我們沒有堅持自己的原則。我們應該清楚地告訴對方,我們願意和你們有經濟關係,但是有些事情你不可以在這裏做,你不可以從事間諜活動,你不可以試圖影響生活在歐洲的華人,威脅或操縱他們等等。

我不認為堅持原則,甚至驅逐從事間諜活動的外交官會傷害到歐中貿易關係。當然他們會在公開的場合否認這種指控,並威脅要斷絕經濟往來,但他們最終還是需要和我們做生意。因此,我們應該更強硬一些,像美、加一樣劃出一條清楚的底線。

記者:像您所說的,中共當局的做法非常特別,並且在向海外輸出其控制自己人民的做法。

答:當然。關鍵問題在於今天的中國絕不是我們所說的民主國家。中國在這20年有了發展,沒有人會說今天的中國和20年前的中國是一樣的,但中國仍然不是民主國家,所以中共能夠對海外華人施加壓力。海外華人被迫成為間諜或者是服從中共使館的命令,否則的話,他們在國內的親人有可能遇到麻煩。一個民主國家不會這麼做的。

歐洲國家的政治決策人目前沒有充分考慮到這一點。和一個非民主國家打交道時,我們必須堅持自己的原則,而不是倒過來。我認為,在和中共打交道的時候,我們經常都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對一些問題熟視無睹。

記者:歐洲會對那些充當中共當局海外組織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採取什麼樣的策略?

答:我可以告訴您的是,我們勸告企業在雇傭中國學生和中國實習生時要非常小心,不要讓他們接觸某些特定的技術和知識領域。當然這對中國人來說是個遺憾,但是我們必須這麼做。因為我們知道太多的技術已被中共偷走。

所以我認為,在中共間諜問題上,歐洲國家必須有一個明確的政策和一致的態度。 我們要告訴中共說,我們願意和你們合作,也願意為中國學生提供機會。但如果哪一天我們發現中國學生或外交官竊取商業或技術秘密,遊戲就結束了。我們將採取制裁行動。

記者:對於那些被迫做政治間諜而敢於投誠的人,比利時政府是否應該考慮馬上給他們提供政治庇護?

答:在歐洲,這還不是一項官方政策。但我認為我們應該為他們個人和他們的親屬提供政治庇護,就像以前冷戰時代對蘇聯人那樣。這可能是一個很好的限制中共間諜的方法。

(新唐人電視臺記者YVES VAN DER HOEVEN7月15日採訪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