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馬格德堡大學中國學生會被中領館操控
 
周菲
 
2007-7-30
 
【人民報消息】日前北美、澳洲、歐洲、亞洲等國的前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成員紛紛披露海外各大學中國學生會被中領館操控,拉攏中國留學生,收集中國留學生情報及煽動學生對法輪功精神信仰團體的仇恨一事,德國馬格德堡(Magdeburg)大學中國學生會也不例外。

學生會選舉的背後是中使館操控

馬格德堡大學中國學生會的網頁上二零零二年活動回顧一欄中有這樣一句話:“……在使館教育處的支持下選舉產生了以宋哲陽為主席共9位主要成員的新一屆學生會”。馬格德堡大學中國學生會前任主席宋哲陽任職期間(二零零二——二零零四年)幾乎每個週末都會邀請大量的中國學生去其寓所聚餐,目地在於拉攏中國留學生及借學生聚集的機會收集留學生的信息。該人雖掛著學生身份但很少上課,且與中使館關係密切。

傳播謊言,打壓法輪功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是馬格德堡大學的學生節,馬格德堡及附近的法輪功學員在學生節上做了功法演示,並贏得了臺下觀眾的一致喝彩。表演結束後,宋哲陽便陰沉著臉向一名法輪功學員打聽學員的來歷。二零零四年學生節前,當法輪功學員再次向主辦單位提出申請時卻遭到回絕,原因是馬格德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負責人向主辦單位灌輸了大量的中共污衊法輪功的謠言,並聲稱如果主辦單位繼續讓法輪功表演的話,會引發中國留學生之間的衝突。後經法輪功學員的解釋,主辦方雖知道了真相,但迫於中國學生會的壓力,仍拒絕了法輪功學員參加學生節的申請。

中使館在學生中直接安插和培養特務

中使館除直接控制各高校的中國學生會,還在學生中直接安插和培養特務。據曾在馬格德堡大學就讀機械工程碩士的工程師陳華透露,二零零五年春天他托一個回國探親的新疆朋友給家裏捎封信和小禮物,沒想到此事給朋友帶來了極大的麻煩。朋友在國內一個多月的時間,無論是在上海,還是到新疆,或者去大連姐姐那兒,都有當地的國安人員約去談話,問他給陳先生辦了什麼事情,並打聽陳先生在德國的所有情況。為了營造他們對陳先生無所不知的氣氛,從而達到讓這位朋友老實配合的目地,他們有一天在大連市把他約到一個旅館,而旅館的房間號碼竟然與陳先生家的一模一樣。國安人員明確表示希望這位朋友回德國後為中共工作,及時向中共匯報陳先生在德國的行蹤。陳先生的這位朋友沒有答應,陳先生由此也從朋友那兒得知,他身邊至少還有另外兩名學生向中使館提供情報。

據另一名馬格德堡大學畢業的經濟學碩士程俊女士(法輪功學員)介紹,她的身邊也是特務暗動。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出門前,她把鑰匙放在信箱裏,這樣她先生可以打開信箱拿鑰匙進門,可是這一天出現了反常,鑰匙不翼而飛。程女士起初以為是別人拿錯了,於是到宿舍管理中心買了新鑰匙,同時換了鎖。異常的事在整整一個月後的七月二十九日又發生了,丟失的鑰匙串突然出現在信箱裏,但其住所的房門鑰匙不見了。這時程女士才意識到,對方是在以這種形式給她一種信號,表明她是在被監視中,並想用這種方法恐嚇她。

《大紀元時報》的發行受干擾

類似的事情在不久後又重現了,程女士在學習期間義務為中國留學生分發中文報紙《大紀元時報》。通常這份週報都會在每週二或週三早晨送到程女士家。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五日,程女士因有事不能在家等郵差,於是在門上給郵差留言,讓他把報紙放到門口。可是當她回來時,門口並沒有報紙,去郵局查詢得知報紙已經發出。奇怪的事在約一個月後的九月二十九日又發生了,那天中午,程女士剛好在家,並沒有看到郵差來,但是報紙突然出現在門口,但是上面的收信人地址卻不見了。“大概因為《大紀元時報》敢於報導中共對人權的迫害而被其所痛恨,也成了它們打擊的對象。”程女士解釋道。

“那段時間他們的行動很猖獗,我們門上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的宣傳畫也是他們要‘工作’的對象。”程女士回憶道:“這是一張中共警察在天安門廣場上眾目睽睽之下,幾個彪形大漢把法輪功學員打倒在地的真實照片,幾年來在門上都安然無恙。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是週六,我象往常一樣在外煉功,回家時,發現門上的畫已被撕碎。”

前中國駐悉尼外交官陳用林在訪問加拿大時指控中國駐北美國家使館控制和利用當地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進行特務活動,北美最近也爆出了一系列相關案例,並引發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關注。在此奉勸海外各高校學生會的中共特務趕快懸崖勒馬,停止作惡,別再充當中共暴力機器的陪葬品。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