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血腥拆迁为何无法停止(图)
 
夏小强
 
2010-12-2
 
【人民报消息】首先对近一个月来发生在中国各地的暴力血腥拆迁做一个不完全的统计。

正在复旦大学读博士的孟建伟的家乡在山西太原。10月30日凌晨4点,他突然接到噩耗,10多个拆迁者翻墙进了他的老家,把他看护房子的父亲活活打死。他家的房子在太原市滨河西路南延工程的拆迁范围内,拆迁方与一些村民尚未达成协议。

2010年11月3日,安徽省池州市市长方西屏带城管、公安等力量参与该市贵池区梅龙镇的拆迁谈判,声称“不做市长,也要在20天内把梅龙镇铲平”,激起当地村民的愤怒,其座车被掀翻,本人“仓皇逃走”。安徽池州梅龙镇进步村这片仍在耕种的土地,最晚到12月30日就要被征迁。




池州贵池区梅龙镇村民将池州市长方西屏轿车掀翻(网络图片)。

南京市秦淮区负责拆迁任务的竟是区的主要领导:秦淮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行政庭庭长孙伟,担任了后五华里下浮桥至西水关环境整治拆迁指挥部后五华里环境整治裁决推进组组长。区信访局局长黄炳一是维稳组组长。政委是秦淮区委书记,总指挥是区长。

11月7日,宁波鄞州发生女企业家对抗强拆的自焚事件,数日后,宁波各大报纸发不署名的通稿,并声称自焚者伤势稳定。这引起家属的极大不满。问一记者,为什么没人署名?他怒答:通稿都嫌丢人,这事谁敢署名?还有一记者暴骂:谁署名谁就是王八蛋!

11月23日,云南普洱市书记沈培平公开宣称:“同意搬迁大大地好,不同意搬迁大大地坏”。

长沙市坡子街福胜街5号24岁的周宜良遭遇强拆,无过渡房,无地方居住,在房子里坐了2天2晚后,今11月29日被发现上吊自杀,其父与舅赶到现场后被告袭警,被抓到派出所。当周妻赶到现场时,周的遗体被殡仪馆强行拖走。周今年才登记结婚。

11 月29日上午,在哈尔滨市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城郊社区的拆除违章建筑现场,3名男子点燃身上的汽油冲向执法人员。现场消防队应急将火扑灭,并将其送往医院。自焚者黄德全原为阿城区城建处党委书记,另两人是他的儿子,目前3人均烧伤。黄德全1995年以低价获得国有土地用于盈利性经营,结果被城管强拆,黄书记父子3人为抵御强拆,一起自焚,阿城区公安机关对黄家父子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及暴力抗法行为立案侦查。

因拆迁而屡屡发生的自杀和自焚事件,一方面说明参与拆迁暴力实施者对生命的漠视,同时也说明被拆迁户的自杀和自焚这种用生命去捍卫财产方式的无效。黄德全是位前负责城建的官员,这场从90年代中期开始的拆迁运动,受害者从无权无势的农民和城市居民开始,到现在已经扩展到体制内的官员以及各个社会阶层的人群,在这个体制的整体利益和“维稳”面前,这个体制中的任何人都可能的受害者。

暴力血腥拆迁在中国各地越演越烈无法停止的原因,从表层分析,是地方政府官员为追求GDP及政绩和开发商联合对民众利益进行盘剥敲诈,同时各级官员和商人在拆迁中大发其财。不少学者专家就此费尽思量试图找出对策来解决这一问题。但是,暴力拆迁仍无法停止有其深层的原因。

能够维持当今中共这个庞大体制继续运作下去,最主要的动力其实就是利益的驱使。中共这个庞大生锈的机器的润滑剂就是利益,能够使各级官员能够继续在这个体制中存在的主要原因也是利益。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体制中各个环节中的官员都在最大限度的攫取利益。那么一旦夺取利益的链条断裂,立刻会造成整体的崩溃。暴力拆迁只是中共体制中攫取民众利益有效方式的一种,只要这个体制继续存在一天,这种体制吞噬民众利益的行为就不会停止,在现今体制内要解决这种矛盾是绝无可能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暴力血腥拆迁无法停止的原因,为什么房价高踞不下的原因,为什么中国民众受苦受难的原因。

中共的体制好像一个破旧摇摇欲坠即将停止前进的火车,现在它只不过是在惯性的作用下前行,它的止步即将到来。天下没有铁打的江山,当这个政权结束的时候,中国的民众还要继续开始新的生活,在这个体制结束前,如何减少它对中国社会和中国民众造成的破坏和伤害,也是每一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