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之行 天下為公──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圖)
 
李子
 
2010-12-12
 



中華民族有過輝煌的歷史,更有過孫中山先生等民主、共和先行者所領導的辛亥革命為先河,一定能夠踢開中共這塊阻擋中國社會前進的拌腳石,在世界民族之林中讓華夏文明重現光芒,走上真正的民主、共和道路,實現孫中山“天下為公”的宏願。(網絡圖片)

【人民報消息】百年一瞬間。

辛亥革命已經過去了一個世紀,當我們在一個世紀後的今天回顧它時,仍然感覺我們同它是那樣地親近。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辛亥革命就是我們的昨天,它同我們今天的遭遇,明天的命運,是密不可分,緊緊聯繫在一起的。

百年前,轟轟烈烈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皇朝的統治;百年前,轟轟烈烈的辛亥革命,在我們中華大地上播下了民主、共和的種子;百年前,轟轟烈烈的辛亥革命,為以後民主運動的發展開闢了一條道路。辛亥革命在中國的近代史中,占據了關鍵的席位。

百年來,辛亥革命民主、共和的主張,我們中華民族民主運動的先行者,國父孫中山先生一生奉行的三民主義,以及他“天下為公”的崇高理想,日益深入仁人志士之心,並結下了豐碩的成果,今日的臺灣就是力證。

令人遺憾的是:辛亥革命的主要成果被中國抗日戰爭中的投機者------中共政權所竊取,他們在中國大陸搞假民主、偽共和,使我們的十多億同胞至今仍然生活水深火熱之中。更為嚴重的是,中共政權在意識形態內,極力排除他們所認為的異類文化,包括民主、共和的思想,全面推行文化專制和愚民政策,搞徹頭徹尾地黨化教育,也即是奴化教育,欺騙和毒害人們的精神。

我們在紀念辛亥革命百年之時,不僅要了解辛亥革命的歷史意義和地位,了解孫中山等革命先行者的崇高理想和偉大業績,更要繼承他們的遺志,即“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為了中華民族能夠實現“天下為公”,為了神州大地能夠有真正的“民主、共和”,而齊心合力,聲討中共的罪惡行徑,將中共政權徹徹底底掃入歷史的垃圾桶。

中共的假民主 偽共和

人們都知道,神州大地在中共野蠻、黑暗的獨裁專制下,毫無民主可談,但很少有人去追究“共和國”的真偽。其實不僅在中國民主不存在,就連“共和國”三個字也完全是虛假的。

“共和國”的本義,指國家元首和國家的權力機關是由人民選舉產生的。可中國大陸在中共反動集團的黑暗專制下,既無民主,也無民主選舉,又如何談得上“共和”?根本沒有絲毫“共和國”的內涵。那麼現在的中國大陸算是什麼政體?從本質上,只能說是一黨占有國家的封建專制王朝。

從 1949年中共以武力占據了國家政權,而中共從不用考慮國會,他們不設國會,設的是人民代表大會,以彰顯自己和西方資本主義的區別。由自己挑選一些所謂的人民代表以代表全天下的人民,因為這些所謂的人民代表都是由中共自己挑選的,那他們的作用就可想而知了,除了聽後臺老板的指揮舉手之外,很難有其它的能力。我曾有幸遇到過一位在北京開完兩會凱旋而歸的人大代表,滿載著人民代表大會分配給他的名酒、名煙,招搖鄉裏。人們問他到北京開會有何感想?他的回答是:“吃的都是好東西。”

如此的人大代表,由如此的人大代表組成的人民代表大會,說是橡皮圖章都有些抬舉他們,他們只是由共產黨用胡蘿蔔刻出來的最廉價品,隨時都可以扔掉重換新的。由他們舉手選出的國家元首和國家權力機構能代表我們中國人民的意志嗎?能算是“共和國”的體制嗎?中共的國民教育中有一句常用的話,就是“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們應該感到驕傲。”我真不明白能找出什麼值得驕傲的理由?中國人民是所謂的國家主人公?還是任憑中共統治者擺弄的,沒有絲毫尊嚴和人權的奴隸?

其實,中共搞獨裁、專制早就在憲法中寫好了。如同美國人重視國會,日木人重視天皇一樣,中共把永久占據國家權力寫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第一條。拿出憲法看,第一條是這樣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在這一堆詞匯組合中,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專政、國家3個詞匯的內涵是明確的以外,其它如工人階級、工農聯盟、人民民主、社會主義等詞組概念的外延都非常大,就是說這些詞組非常空洞、抽象,沒有具體、確定的內容。如此制定的憲法,就給統治者創造了一個優越的條件,他們可以隨意的填充。也就是說,中共政權可以是工人階級、工農聯盟、人民民主和社會主義任何一類的代表。簡而言之,這個國家就是它的,它就是整個國家,它可以將整個國家據為私有,任意地胡作非為。

中共是毫無羞恥可言的。“共和國”這三個字對他們來講,就如同他們常掛在嘴上的“民主”一樣,連塊最小的遮羞布都不如。他們還厚顏無恥地把“專制王朝”稱為“共和國”,把他們設計的單調、恐怖、不知所謂的“五星紅旗”,稱為“共和國”的國旗。如此做只是為了愚弄中國人民,反正是能騙則騙,你要敢問真假,那“共和國”的旗幟下,牢房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著。

共產黨是土匪出身,考慮問題很實際。在他們的眼中,只要手中有刀把子、搶桿子,能夠用武力維持住自己占據的政權永遠是第一性的,民主不民主,共和不共和都無所謂。至於明明是野蠻、專制的政權,卻偏偏在頭銜中加入辛亥革命所提出的“民主、共和”的字眼。明明是叛離了孫中山先生“天下為公”的宗旨,把本應為人民所有的社會變成了“天下為私、天下為黨”,卻偏偏在每逢國家的盛會時,要把孫中山先生的畫像拿出來欺騙民眾,擺明瞭是掛羊頭賣狗肉,他們絲毫也不會尷尬。

野蠻、黑暗的專制手段

在中共政權的手中,民主、共和是假的,但專制卻是真的。

中國大陸在中共手中專制到了什麼程度?這除了用毫無人性四個字形容以外,很難找出其它的詞語界定。土匪出身的中共集團根本就沒有社會公認的道德、法律理念,就連他們自己制定的那套不三不四的憲法也從不當回事。有時,出於外交或國際形象的需要可以稍微寬鬆些,有時看到人民在覺醒,自己的統治有了危機,就會舉起屠刀,實行全面的紅色恐怖。這一切,完全依據他們的政治需要而行。

他們隨時可以根據自己的政權需要,以“莫須有”的罪名抓人,關人,施用酷刑,任意判處監禁。甚至於秘密逮捕,秘密裁決,叫你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從人間蒸發掉。總之,中共什麼都做得出來。

在紅色恐怖最嚴重的文化大革命時,他們把他們所界定的階級敵人即專政對象,全面處於監督之下。這些階級敵人就是所謂的“地、富、反、壞、右、叛徒、特務、走資派、臭老九(知識分子)”,其中所謂的叛徒就是曾被敵人抓過的人,包括了在朝鮮戰場做過俘虜的志願軍士兵,所有從海外歸來的人幾乎都被當成了特務。平時這些人要在被監督下清理廁所和掃街,做人們認為最骯髒、下等的工作。每逢開會時就要給他們脖子上掛上各式各樣表示身份的牌子,上面充滿侮辱性的標誌,讓他們立在會場的前面,從肉體和心理上同時進行摧殘的批鬥。如同古老的部族在出戰前,先要宰殺些敵人的俘虜或者牲畜以壯士氣一樣。經過如此折磨的人,很多在幾十年後的今天,都無法消除心理上創傷,仍保持著戰戰兢兢、性情怪異、不敢大聲說話等病態。

中共統治者用滅絕人性的手法駕馭社會,除了任意奪取人民的生命有意製造恐怖以外,就是如此從心理上消滅人們獨立思維的意志,施行精神上的大屠殺。

有人會說文化大革命已經成為過去,不可能再出現了。但千萬不能忘記:我們面前的共產黨是一頭不受約束的野獸,什麼時候爆發出野性來?爆發到什麼程度?沒有人能夠做出保證。

其次就是文化專制。

中共的文化專制就是將社會文化禁錮在自己手中,對國民實行全面的黨化教育,或者稱為奴化教育。

一向口是心非的中共政權,口中不停地叫著“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而實際上誰敢出來放一放、爭一爭,無疑是自尋死路。中共利用手中權力,控制了國家所有的傳媒和出版以後,便對人民實行了全面的欺騙。混淆黑白、篡改歷史,貪天之功、居為己有,把現代史中的好事,都說成是自己的,把屎尿全都糊在國民黨或其他人的身上。

就以抗日戰爭為例:中共在8年抗戰中能拿出來的只有平型關大戰和百團大戰兩個戰役。所謂的平型關大戰只是林彪所率的八路軍一一五師配合山西的國民黨將領閻钖山組織的對日忻州會戰的一個角落。百團大戰是1940年8月八路軍副司令彭德懷指揮太行山根據地的八路軍沿正太線兩側(指當時河北正定和山西太原之間的鐵路)向日軍占領區發動的一次進攻,主要是破壞敵人的鐵路、公路,和拔掉沿鐵路、公路的據點。說是有一百多個團參戰,其中有很多是民兵,大多數是打一下就跑,此仗有影響力,所殲敵人多是偽軍。

這兩個戰役根據現今臺灣和日本的二次戰爭史料,合起來所殲日軍都不足兩千,不用說比國民黨軍隊對日的大會戰,就連一般的中等戰役也比不上。但就憑這兩個戰役,所殲敵人(日軍)不足兩千,中共就能把抗日戰爭的勝利都說成了是自己的功勞。在中共大陸所有編撰的史料和教科書中,都厚顏無恥地聲稱是自己領導了整個抗日戰爭,經過了8年艱苦抗戰,贏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國民黨軍隊的浴血奮戰,美軍對日作戰的影響全都化為了烏有。

中共統治大陸已六十年,整整六十年的謊言,可以說欺騙了現今所有的大陸同胞。問一下大陸的朋友,他們幾乎都不知道國民黨抗日過,真以為抗日戰爭都是共產黨打的,真以為就靠平型關和百團大戰兩個戰役就打敗日本,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勝利。區區兩仗就打敗了日本侵略者,那抗日戰爭為什麼還要進行8年呢?你能不相信謊言的力量嗎?你能不相信謊言的毒害嗎?就是這麼一個抗日戰爭,把國民黨累得精疲力竭,讓共產黨得以養精蓄銳,不如此,國民黨怎麼能在以後的內戰中敗給了共產黨?中共不投機又如何能得益呢?

1964年,日本的佐佐木更三和黑田壽男率團訪華,得到了毛澤東的接見。他們為日本侵華戰爭向中國人民道歉,毛澤東卻說:“不需要道歉。因為你們日本侵略中國,日本皇軍到中國來幫助共產黨推翻了國民黨的政權。所以說,沒有你們侵略中國,共產黨當時就不可能壯大,也不可能把國民黨推翻。不但不用道歉,還應該發獎狀……”其後1972年七月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周恩來到上海機場迎接。田中角榮同樣為日本侵華向中國人民道歉,周恩來大致重覆了毛在1964年說過的話。這些內容,當時在上海各級領導中都傳達過。

由此看來,中共可以對昔時的敵人說實話,但對自己人民的宣傳、教育由始至終全是謊言。

他們對辛亥革命的講解也是處處謊言。中共昔時的阿頭毛澤東攻擊辛亥革命,攻擊孫中山先生說:辛亥革命是一埸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由於資產階級的妥協性和軟弱性……把勝利果實拱手相讓。

牽強附會地把西方社會主義理論中的名詞搬到中國來,將人民劃分成對立的階級,本身就是在拉大旗做虎皮,嚇唬中國的土包子,以顯示自己高明。除此以外,就是扇動階級鬥爭,自己從中得利。

就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法來類推中共統治集團自身,他們自命為無產階級的先進代表,他們之中有誰出身是無產階級?在井崗山和王佐、袁文才爭山頭的土匪頭目,得勝後做了國家的統治者,怎麼算也不能是無產階級,為什麼到現在還稱自己的統治是無產階級專政?其次,民主革命就是人民大眾追求民主的革命,從來沒有什麼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和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分別。如此貶低辛亥革命和孫中山先生,除了表明他們自己在權力鬥爭中夠狠毒、無恥以外,似乎再說明不了什麼。

受主子指使,奴才們的表現更為猖獗。中共大陸的一些歷史權威除了宣揚辛亥革命是一場失敗以外,還提出:“二十世紀初的中國,保留君主的漸進改革,比暴力革命更能使中國在穩定中發展。袁世凱、康有為、梁啟超、嚴復、楊度等君主立憲的主張,比孫中山更適合當時的中國。”

這些中共的御用文人說得太猖狂、露骨。不僅把袁世凱、楊度之流擡得高過國父孫中山先生,言下之意,就是說辛亥革命把中國搞壞了。如果沒有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當時的中國就會在保留清王朝的帝王專制下漸進改革,就能在穩定中不斷得到發展。這些所謂的歷史學家在這裏有意地歪曲歷史,稍對清王朝歷史有了解的人都清楚:清王朝末期,慈禧太后垂簾聽政,中國社會黑暗、腐朽到了何種程度?就以他們當時的立場和能力而言,能夠接受變法、改革嗎?能夠使中國在穩定中得到發展嗎?如果可能的話,戊戌百日維新之時,怎麼會有光緒皇帝被軟禁?怎麼會有譚嗣同等六君子被殺害?康有為、梁啟超怎麼會逃亡日本?不是歷史沒有給慈禧太后一類人機會,而是他們拒不接受任何改革、進步的機會。在這一點上,中共反動集團同慈禧太后一類很相似,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勢和利益,頑固地抗拒任何進步和改革,像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革掉溫和派劉少奇的命,鄧小平一夥迫死胡耀邦,並將趙紫陽禁錮至死一樣。

至於說到暴力革命,有誰不知道中國的老百姓是最好統治的?有誰不知道中國的老百姓是最聽話,最不喜歡鬧事的?只要還能夠活下去,有誰會搞什麼暴力革命?除了到實在活不下去的地步,很少有人敢站起來和官家作對的。不如此,中共的黑暗統治能維時到今天?回顧中國歷史上人民的起義、暴動,有哪一次不是忍無可忍,死裏求生?之所以爆發辛亥革命,並能夠成功地結束清朝二百多年的統治,是因為清王朝和今天的共產黨差不多,已經腐敗得不能再腐敗了。

中共御用文人歪曲歷史、顛倒黑白,其目的很簡單,言下之意是在借古喻今,哄騙中國人民,不要動搖他們的主子中共政權的統治,因為他們會在保留專制、保留腐敗的情況下漸進改革,會在穩定中得到發展。

我們實在不能否認謊言的力量,更不可小看六十年文化專制對大陸人民精神桎梏和毒害的程度。但欺騙始終是欺騙,謊言的作用再大也不會是永恒的,蘇共的鐵幕統治維持了72年,中共的黑暗統治還能夠茍延殘喘多久?從小就唱“社會主義好”,就唱“哪裏有了共產黨,那裏人民得解放”的大陸人民已經日益明白到,他們所唱的頌揚內容正是他們災難的來源。沒有共產黨的地方不一定會好,但是有共產黨的地方,人民一定遭殃。

大道之行 天下為公

誰都知道,孫中山先生提出的“天下為公”出自於【禮運、大同篇】。孫中山先生之所以從“大道之行,天下為公”中只摘出“天下為公”四字,是因為“任何一個美好的社會,必須是民主的,其社會權力必須為人民所公有。”這是可以實現的。而前句的“大道之行”所設想的大同境界,只是個理想化的社會。

孫中山先生一生為在中國實現“天下為公”而奮鬥,一生中“天下為公”四個字也寫得最多。他所經之處,無論是贈友還是提匾,一般都是“天下為公”。可見“天下為公”是孫中山先生念念不忘的宗旨,一生奮鬥的目標。

可百年之後的中國,哪裏有“天下為公”存在?神州大地,處處烏煙瘴氣,中共的官僚體系幾乎都成了國盜民賊的幫夥。他們借經濟改革之名,拼命把國資民財掠獲為己有,其肆無忌憚、為所欲為、明目張膽之程度,比強盜、土匪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年蔣總統稱他們為“共匪”,我們沒有真切的體會,但今天給中共統治集團冠之以“共匪”的稱呼,真是實至名歸。

為什麼中國社會能被中共敗壞到如此驚人程度?答案很簡單,土匪出身的中共政權從來就不懂得社會應該具有道德、法制、民主、公義,更不會把這些人類社會中最重要的因素放在心裏,他們只知道瘋狂地占有和獲取。正因為這個社會是共產黨占有和統治的,因為他們自己就是明目張膽的土匪和盜賊,所以中國大陸才能夠黑暗腐敗、無法無天到如此的地步。

“大盜橫行,天下為黨”就是今天中共統治下,大陸社會的真實寫照。

一個不講道德、沒有法制和民主的社會,必然是野蠻、黑暗的社會。一個野蠻、黑暗的社會必然是遭人鄙視的,其內部必然是人心離異的。越是遭人鄙視,就越是吹牛、炫耀、耍野蠻,越是內部離心離德,就越是拼命搞專制。這就是今日中共所走的路。這條路必然越走越窄,越走越沒有餘地,所導致的後果,只能是死路一條。

今天大陸人民的生活應該是比以前高了,可人們的不滿情緒也比以前高了。為什麼呢?由腸胃饑餓引起的肚皮革命似乎不易再發生,但是由精神饑餓所引發的要求必然越來越強烈。尤其是專制體制所衍生的特權和腐敗,以及各種社會不公,毫無疑問是對大多數國民的歧視和侮辱。隨著社會的日益覺醒,由此產生的維護自我權力的要求,所激發的反對現體制的力量,一定也會越來越大。這種趨勢必將會更多地,衝擊日益沒落的中共統治。

我們每逢從電視中看中共當權者,年復一年,感覺都是那樣低劣,沒有進步。中共領導人不是粗野地炫耀,講大話、講空話,就是故意作秀。為什麼不能做到自然、實際呢?他們真做不到,因為他們是在中共的黨文化中腌出來的,中共黨文化是什麼水,泡出來的就是什麼菜。以為能夠高一些,只能是奢想。不但大陸的中共官員這麼可憐,香港政府的官員在回歸以後也在緊步其後,學得不倫不類,把以前自然、明確、清晰的表達方式全丟了。

一個人不進步、自甘墮落,最多影響到一個家庭。民主社會中一個政黨不求進步,人們就不會挑選它。中共政權強占了國家的政權幾十年,自以靠著有槍桿子在手,就可以長此以往,那實在是錯了。由人們組成的國家是活的機器,人們的本能是不斷要求向高處走的,無視這一要求,逆時代而行的中共統治者,隨時都有可能被這部機器壓碎、壓爛,埋葬。

中華民族有過輝煌的歷史,更有過孫中山先生等民主、共和先行者所領導的辛亥革命為先河,一定能夠踢開中共這塊阻擋中國社會前進的拌腳石,在世界民族之林中讓華夏文明重現光芒,走上真正的民主、共和道路,實現國父“天下為公”的宏願。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