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饥荒并没有结束(图)
 
玉清心
 
2010-12-1
 
【人民报消息】每年1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是乌克兰的大饥荒纪念日,以纪念1932年到1933年期间乌克兰大饥荒中的遇难者,这已经成为一条法律。今年的11月27 日,乌克兰人像以往一样,在自家窗前点燃了蜡烛。有人去教堂参加安灵弥撒,有人去看有关大饥荒的电影或买本关于大饥荒的新书。全国各地还举行了悼念活动。

根据克格勃的解密档案,这场大饥荒造成了七百万至一千万乌克兰人丧生。而逐渐被披露的当年的情报、档案,在帮助人们逐渐还原这段悲惨的历史。

众所周知,乌克兰有着世界上肥沃的黑土地,物产丰富,被视为前苏联的粮仓,但是在斯大林农业集体化运动的背景下却发生了人吃人的大饥荒。在没有战争、天灾、瘟疫的正常年月里,大饥荒是怎么爆发的呢?

直接原因可追溯到1929年。当年,斯大林提出“将富农作为一个阶级消灭”后,大量擅长耕作、有农业经验的乌克兰农户被划为“富农”,全家流放至西伯利亚和中亚地区;那些免于被流放的农户,担心被划成“新富农”,因此也不愿耕作,这导致乌克兰本土农业生产技术和生产率大幅下降。

斯大林按照列宁的暴力革命路线,在城市实行完工业化改造后,开始在农村强制推行集体化运动,不仅命令农民加入集体农庄,而且组织城里的流氓到农村杀人抢粮,凡是家有粮食的富裕户,都被打成“新富农”,没收土地房产,枪毙或者流放。极左暴虐的农业集体化运动,造成民不聊生、人们四处反抗,并直接导致乌克兰粮食歉收减产,最终爆发了大饥荒。

1933年大饥荒高峰时,克格勃执行了两项任务:首先将饥饿中的乌克兰人同外界隔绝起来,不让往灾区运送粮食,而饥民也不准离开住地。所有的火车都被克格勃占据着,没有特别通行证的人则被赶下火车。人吃人的现象到处发生着。其次严密封锁有关饥荒的消息。直至灾难发生后多年, 苏联当局还一直在处心积虑地隐瞒着真相。

乌克兰大饥荒三十年后的1959-1961年,中国发生了一场范围更大、饿死人数更多的大饥荒。尽管中共封锁讯息,但民间受害者和良心学者一直在努力追踪真相,使中国三年大饥荒渐渐浮现出一个清晰的轮廓:至少四千万人被饿死。虽然历史教科书里早已删除了这段历史,但如此巨大的大灾难怎么可能被抹去呢?

中国的三年大饥荒和乌克兰饥荒有着很多相似之处,灾难的起因都是从共产党领袖的革命运动开始的。1958年大跃进时毛提出“一年粮食增加一倍”,各地随之刮起“浮夸风”,各级干部跟进夸大、虚报粮食产量亩产万斤。征收公粮食时,为了填补缺口,民兵拿枪逼迫农民将原本应该留下的口粮、种子、饲料“三留”也全都上缴。而苏联集体农庄式的人民公社大食堂,则统一看管农民的口粮,但是“大锅饭”却无米下锅。整户整村的农民被封堵在村里活活饿死,也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

如今社会主义北韩的饥荒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虽然不清楚,但是能肯定的是已经持续多年了,而且愈演愈烈,是“进行时”的大饥荒。据悉,现在首都平壤城市居民的日配给量仅有100克粮食,而且根本见不到肉、蛋等“奢侈品”。人民就靠着100克粮食和一些蔬菜以及自己挖的野菜和树叶树皮维持生活了。

据透露,北韩山区饥荒非常严重,原因是自然条件恶劣,可充饥的食物代用品非常缺乏,在这种情况下100克粮食自然难以维持生命。而北韩采取与苏联和中共同样的政策,严格限制居民自由流动,致使饥民不能外出寻找食物,许多地方连种子都被吃掉了,因此山区饥饿死亡的人数非常多。

当偶有去北韩旅游的中国游客送给街上骨瘦如柴的孩子们食品后,游客不仅被警方扣留罚款,而且接受食物的孩子也受到警察惩罚,罪名是有辱社会主义北韩的荣誉。大街上看到的北韩人都很瘦弱,胖的大概只有金正日一家。

北韩的“镇国之宝”是金日成留下的“主体思想”。大意是:马克思主义没有充分认识到人的主观创造力,因此已经落后了;而“主体思想”充分认识到人有无可限量的主观创造力,这是当今最先进的思想。

这样的话,令今天的中国人听起来很可笑,但是这和中国大跃进时代“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论调何其相似!中国当年“大跃进”的后果是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北韩在“主体思想”指导下,已经饿死了几百万人,而且现在正不断有人被饿死。

1998 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 指出:“相当多的人的权利被剥夺才会导致大饥荒。”他通过对饥荒与经济、社会机制的联系的分析,说明经济活动背后离不开社会伦理关系。这是他对经济学的最大贡献,也是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也因此被称为“经济学的良心”。

他说:“民主体制之所以成为必要,就是因为它能够对人民负责。”然后他举了一个例子:印度的人口和中国差不多,也曾经发生过许多饥荒。但由于实现了民主政治以后,印度已经不可能发生中国那样大规模饿死人的事情。比如“三年大饥荒”中国饿死那么多人,而制造了这一罪恶的领袖,居然不用道歉就继续光荣、伟大、正确下去,这在民主体制的印度是不可以想像的。在民主化的印度,不需要饿死这么多人,只要饿死上万人就可能导致一届政府垮台,全体内阁辞职。

前苏共解体了,民主政体下的乌克兰在深入清算前苏共的罪恶。中国人民正在翘首期盼,何时也能像乌克兰人民那样能彻底清算中共的笔笔罪行。而北韩正在上演的悲剧,亦在又一次明确告诉世人,共产体制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它才是造成灾难的根源。为了不让惨烈的悲剧再次上演,结束全球共产政权才是当务之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