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生提问,难倒英国首相?
 
芷子
 
2010-11-21
 
【人民报消息】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北大的演讲结束后,北大学生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作为英国首相能从我们中国模式学到点什么?”遗憾的是,没有看到卡梅伦的回答。

但是,网络上已经有人替卡梅伦设计好了多种回答:加强城管队伍建设,为和平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全英国建立血汗工厂向全球供应廉价商品;把英国的房子全拆迁,然后鼓励炒房;我下辈一定要在中国做首相,当个村长都成……

网友的代答,发人深省。

近年来,城管执法犯法是常有的事,11月9日,被网民们称为“销赃大会”的杭州城管在黄龙体育馆中心西广场公开拍卖从小商贩身上抢来的东西,拍卖品有,笔记本电脑、桌椅、床被、鞋垫、甚至还有儿童玩具,加起来总共2600多件。当将拍卖的图片传到网上时,很多网友都觉得非常心酸与气愤,一位网友留言说:“一看就是些饱含血泪的东西!可能就是一家人赖以活命的全部家产。看这个新闻时,我的手在颤抖!”

小商贩们摆地摊,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谋生手段,如果政府管制下的城管,这么野蛮的对待路边摊,就等于剥夺了他们谋生的土壤与环境,久之久之,百姓的生存权将越来越难以维持。况且,这整个行政体系中,城管的执法权本没有合法地位,却如此猖狂,实际上就是一种非法掠夺,而在中国,这种掠夺,却被冠以“为和平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的美名。

分析完城管的非法掠夺,再来说一下血汗工厂,之所以中国网友建议英国首相在英国建立“血汗工厂”,实际上另有深意。在中国南部的富士康科技是一个雇用80万中国工人,生产包括苹果、戴尔和惠普等尖端电子产品和部件组装的台资企业。自从富士康爆发工人连环跳事件后,中国的多家血汗工厂真相愈加受世界人们关注。在平顶山棉纺织公司,工人的时薪只有65分美金,还要忍受生产线上100多度的高温。生产本田车锁的工厂,工人的月薪132美元。可见,中国出口的产品,靠的都是廉价劳动力。

中国网民的智慧与幽默从某种角度上说,是被当局“逼”出来的,因为如果他们在网上直接说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存在的真正问题,那么发言很快就会被网警“和谐”掉。在网上,把英文“China”翻译成“拆呐”,把“Chinese”翻为“拆你死”,“made in China”,翻译成“没定拆哪儿”,这样的黑色幽默,反映了强迫与暴力拆迁在中国比比皆是,有的人为抗议暴力拆迁自焚而死,例如唐福珍、宜黄钟家拆迁案。11月16日,湖北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经济开发区政府出动3000多武警、公安、城管,对黄陂区后湖村进行被称为“史上最大”规模的强拆,中国人们在暴力拆迁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随之而来的便是官商勾结的“炒房”,令中国人民的委屈无处申诉。

最发人深省的是,中国网友建议英国首相下辈子当中国的村长,这也说明了在中国一个小小的村官都可以拥有英国首相没有的“优势”。松原市宁江区新城乡松江村党支部书记哈建臣纠集社会闲散人员,欺压残害百姓,采取暴力手段收敛巨额财富。据悉,他16岁因犯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8年,27岁时,因犯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7年。哈建臣以开发村项目为由,多次收受一开发商贿赂700余万元,并伙同李忠民,利用假票据将国家拨付的用于线路改造及打抗旱井的专项资金116万窃为己有。此外,哈建臣用的手机是价值6万多元的国际著名奢侈品牌Vertu。

如此厉害的村官在中国绝对不只是哈建臣一个,在大连市旅顺口区李家村,村长兼书记张立兴被当地村民称为 “南霸天”,他在该村横霸十二年之久。张立兴从经理摇身一变成为村长,村里的企业莫名就变成他的私产,不仅如此,他还强抢村民的石矿。村民刘洪金说:“张立兴是当地出了名的‘南霸天’,他霸占村民土地四百多亩,帮他做工不给工钱,还把人打伤,我自己就是被打的受害人。多届的选举都是贿选出来的,现在老百姓恨得他都敢怒不敢言,到省市去告都没用。”如此富有且霸道的村长,在英国肯定是没有的,而中国网友们给英国首相设计了如此富有“中国特色”的回答,爆笑之后确是深深的悲哀。

英国首相对北大学生的提问,持有沉默的态度实属正常,这就相当于问海外的自由门与无界软件开发人员,你们能从QQ与360模式身上学到点什么?难道要让人家回答:“还是当流氓与无耻的窃贼好”?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