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
 
周晓辉
 
2010-10-18
 
【人民报消息】去年,曾在国内寄来的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则真实的故事,讲的是一个27岁的高知女子在做完剖腹产后,因大出血死亡,留下了嗷嗷待哺的孩子。女子的妈妈是位医生,她在查阅病历时,发现了一些疑点,但医院却坚称手术和抢救没有问题。最终在一位妇产科朋友的帮助下,她证明了女儿实际上并不适合做剖腹产手术,而医院并没有告知,同时医院也缺乏必要的应急抢救措施。回想起手术前女儿的犹疑、医院大夫的不断劝说以及自己因为心疼女儿而同意进行剖腹产,这位母亲是后悔不迭。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在一个本不应该发生的时候。而像这种医院误导产妇实行剖腹产的又有多少啊!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本是一个极其自然的过程,但是在中国,这个自然规律正越来越被人为因素所左右。

据世界卫生组织近期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称:在2007年的10月到2008年5月间,中国的剖腹产率已经达到46%,居世界第一,远远超过15%的警戒线。相关调查亦显示,目前像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剖腹产率已经达到了60%甚至80%,而选择剖腹产的产妇当中大约有20%以上可以自然生产。

为何剖腹产率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的5%左右升至目前如此高的比率?除了一些产妇怕自然生产疼痛、怕影响身材等原因外,还有一个主要因素是不少医院的医生为了经济效益,而说服产妇剖腹产,但却不阐明剖腹产的危害,甚至存在死亡的风险。

他们常常如此劝解道:“现在剖腹产已经是小手术了,比自然分娩舒服得多。”“剖腹产的小孩比较好,为孩子挨一刀值,还能避免身体变形。”有的医生甚至干脆在孕妇住进妇产科时,先灌输顺产的疼痛和风险,给产妇造成心理恐慌,接着讲解剖腹产对母婴的种种好处。这种信息的不对称,使依赖医生的患者大多最终选择听从医生的建议。

不妨比较一下顺产和剖腹产的费用。我们以上海三甲医院为例,顺产的费用大约在3000元左右,而剖腹产则在6000元以上,有的需上万,这要根据产妇的个人情况而定。也就是说,多一个剖腹产的产妇,医院、医生、护士等相关人员的收入都会有所增加,这大概就是医生们想尽一切办法说服产妇的诱因。

然而,被称为“白衣天使”的医生们是否忘记了何为“医德”?是否忘记了还在学校时老师讲授的规范医生行为规范的《希波克拉底誓言》?而告知患者一切相关信息,让患者有充分的知情权不是医生该做的吗?

可惜,当经济利益蒙蔽了这些医生的眼睛时,他们忘记了所学的一切,他们忘记了告知产妇剖腹产可能带来的危害。而这些危害不仅仅是针对产妇,而且也针对婴儿。

一方面,剖腹产的产妇恢复起来慢,而且因为是在肚子上动了刀子,所以肯定伤了元气;此外肚子上的疤痕也很难消去。另一方面,剖腹产的婴儿免疫力低,容易患病;而且因为没有通过产道的自然的挤压,可能孩子的智力就不像自然生的那么聪明;患多动症、湿肺症与统合失调症的孩子,也以剖腹产的孩子居多。是故专家认为,只有在胎儿或妈妈出现一些异常问题时,才应采用剖腹产尽快结束妊娠。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剖腹产造成产妇死亡或患病的风险要比自然分娩大3倍到5倍,剖腹产妇女患病的风险也比较大,子宫切除的危险高出3倍,进重症监护室的比例比自然分娩的高1倍;但对处于危险“臀位”的胎儿来说,剖腹产还是安全得多。

如果医生将上述危害全部告诉产妇,还会有那么多产妇选择剖腹产吗?但这也就意味着医院收入的降低。而让医院如此追逐利益的恰恰是中共当局的“医疗改革”。 2005年中共卫生部部长高强公开表示,国家已经承担不起众多的公立医院,要允许社会力量办医疗,打破公立医院垄断的局面。在缺乏完善的医疗保险制度下,当局把公共医疗这个包袱甩给了社会,让医院自负盈亏。体制的不健全和医生职业道德的普遍下降最终使医院“向钱看”。在这方面,当局罪责难逃。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号称GDP增长世界最快的这个国家的政权却根本舍不得将钱花在老百姓身上。资料显示,在世界卫生组织进行的成员国医疗卫生筹资和分配公平性的排序中,中国位列191个成员国中的倒数第四位。

以 2007年为例。当年中共在直接涉及老百姓的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福利上的开支,总共约6000亿元,相当于财政总开支的15%,为全年GDP的 2.4%,分到13亿人身上,人均461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而在美国,当年在同样三项上的开支约为15000亿美元,相当于联邦政府总开支的61%,为美国GDP的11.5%,分到3亿美国人身上,人均5000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8%)。

这里谁关爱百姓不是一目了然了吗?而这难道不也是造成中国医生不愿意告知产妇剖腹产危害的根本原因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