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留下遺憾 萬里高調考察天津內幕(多圖)
 
蕭良量
 
2009-10-13
 
【人民報消息】在中共用1600億元打造「輝煌60周年」的前夕,原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中共原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發表了一個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的談話摘錄,這個文章一發表,猶如幾十顆原子彈在中共內部爆炸,讓中共措手不及,又無可奈何。

萬里在談話開篇說,「建國六十周年了,聽說正忙著閱兵準備,我已經老了,腿腳不靈了,可能去不了天安門城樓了」。


毛在文革批鬥恩人彭大將軍!
萬里還說:「我一直就不同意『輝煌五十年』、『輝煌六十年』的提法。這不符合事實的。大躍進困難時期那三、四年,『文革』動亂那十年,總不能說是輝煌的吧,……我說過不止一次,政治宣傳離事實太遠,那叫什麼?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蠻的宣傳。」

於是,人們注意到,十一那天,93歲的萬里真的沒上天安門城樓去看中共展現的「輝煌60年」。也真的不出所料,83歲、全身肌肉嚴重萎縮的江出現在天安門城樓上。穿著用撐子撐著的西裝,邁著蹣跚步子跟在胡錦濤的後面,一步一踉蹌,踉蹌到第八步就要摔倒,成為天安門城樓上的人回家談論的主要話題。

萬里受到讚譽的是人性而非黨性

1975年1月,萬里出任中共鐵道部部長,整頓鐵路交通秩序,成效顯著,有「安全正點萬里行」的讚譽。1977年6月,萬里出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書記,在任內支持和鼓勵包產到戶政策,和當時擔任四川省委第一書記的趙紫陽均深受農民歡迎,當時遍傳「要吃米,找萬里;要吃糧,找紫陽」。

1980年後,萬里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國家農委主任。1982年9月任中共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1987年續任中共第十三屆中央政治局委員。1988年任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1993年3月卸任。

國務院原新聞辦主任趙啟正曾明確註釋過,黨的發言人不是「人」,而是黨的「工具」。這包括從總書記到普通黨官。故此,萬里受到人民讚譽的所作所為展現出來的是「人性」,和中共毫無關係。

人大委員長萬里為何不是政治局常委

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就是:為何萬里是中共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而卻不是十三屆政治局常委。

那是一個非常年代,鄧小平雖不是總書記,但他可以指定誰當總書記。胡耀邦當總書記時,一次看似沒有準備的準備好的會議上,薄一波突然向把自己從監獄裏放出來恢復職位的恩人胡耀邦發難,接著王兆國等胡耀邦提拔起來的新人也添油加醋,被打懵了的總書記胡耀邦對自己的工作做例行檢討時,被通知「下臺」。散會後,胡耀邦依然呆坐在那裏,當被人提醒該回家時,胡耀邦痛哭失聲,他說最痛心的不是下臺,而是自己一手提拔的人為了升官而對他竭盡抹黑。胡耀邦至死都不明白,這是「黨性」在起作用,黨最信任的都是只有「黨性」而沒有「人性」的人。

胡耀邦下臺後,最得實惠的是薄一波,他成為比政治局常委權力更大的人,十三大的人事安排,鄧小平委託「六人小組」,六人小組由薄一波牽頭。六人小組直接對小平負責。此時薄一波可以決定誰當政治局常委。那時沒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只有一個由趙紫陽牽頭的五人小組,五人小組只主管日常工作。而總理趙紫陽這一層級別也在薄一波當頭頭的「六人小組」議論之列。

常委名單中,除了後來定的五個人外,還有人提出萬里和田紀雲,薄一波自己不同意他倆進常委,就專門搜集不同意的那些意見匯報給鄧小平。例如,姚依林說:「萬里如果進常委,國家一旦有事,他就會帶頭起哄。」陳雲也反對萬里進常委會。鄧小平採納了他們的意見。

萬里不能進常委會後,鄧曾和趙紫陽交換過意見,讓萬里當人大委員長。鄧把這個想法告訴薄一波。薄一波還是不贊成。這時鄧就找萬里談話,讓萬里挨門挨戶去訪問,緩和一下關係。萬里到趙紫陽和宋任窮家去過一次,但沒搭理薄一波。

這就是為何人大委員長不是政治局常委,「六人小組」的權力比政治局常委會還大的怪事。由此可以看出中共沒有法,更可以看出薄一波等害怕有人性的官員一旦掌控中共大權,共產黨就會從內部變「質」。

萬里這兩段真話置中共於死地

七十年代末,萬里出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書記時,一次到中央開會,第一次聽到「政治倫理」這個詞,萬里所理解的「政治倫理」就是「搞政治的更應該講道德」。自此,這個詞在他腦子中整整轉了30多年。他說,「我們不公開談,能阻止老百姓去想這樣的問題嗎?」


毛對宋任窮的女兒宋彬彬說:“要武嘛”!
於是宋彬彬打死無辜。
萬里在那個談話中說:60年了,我們黨說把國家的「治亂」系於一身。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這麼多年了,我們告訴老百姓說,這個國家沒有共產黨的話,就會大亂的,老百姓真是怕折騰怕到極點了,他們對穩定的盼望,就成了我們黨再單獨執政下去的「民意」,這一循環什麼時候能夠打破呢?

萬里還說出一個要中共老命的問題:建國六十年了,我們這個國家沒有變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實是,這個國家還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這個事實誰都明白,但這個事實的背後是什麼呢?比如說,我們黨有7000多萬黨員,是一個最大的黨,而這個黨至今還沒有在社團管理部門登記過,這個事實背後又是什麼呢?

那篇談話很長,說的非常實在,就這兩段真話就能置中共於死地。所以有人出面否認這是一個掌握中共高層運作和秘密的中共前人大委員長髮表的談話。

用肢體語言與中共對話

10月9日,當中共還在天安門廣場顯擺那些遊行彩車時,93歲的萬里做出一個驚人之舉,坐著輪椅去北京旁邊的直轄市天津高調「考察」。萬里以此證明他不是衰老到不能去天安門城樓上觀禮,而是不去為中共「輝煌60年」捧場。

萬里在那篇公開發表的談話中說:六十年了,只要關心國家發展前途的人,都會想到怎麼樣推進政治民主的問題,我們的老百姓、社會團體對國家政治生活既表達不了獨立的看法,又參與不了實際政治過程,又監督不了執政黨,人微言輕,這種“三不”狀態總不能這樣延續下去吧,不能總是一成不變地講話如儀、視察如儀、批示如儀吧。要多想想執政黨對國家、對老百姓、對歷史應該承擔的歷史責任。


萬里用肢體語言與中共對話!
談話最後表達了萬里的決心,他說:我這麼老了,說了這麼多。有些年輕人會罵我,在位的時候怎麼不說,怎麼不做,這種責罵是有道理的,我個人不能用客觀環境、客觀因素來推卸我應該承擔的那一部分歷史責任。說了那麼多政治倫理,我本人就要好好養成那種政治倫理。80年起草《決議》的時候,小平同志說,他最有資格來評價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質。可他卻認為,這種評價應該讓後人去做。這麼一來,難題就留下了。如果後人既沒有小平同志那種資格,又不講基本的政治倫理,這事情又要賴給後後人了。總要有人出來講話的,我算是其中的一個吧。

當萬里做出去天津的決定時,秘書們和孩子們都竭力勸阻,說派個人去看看,回來匯報一下就行了。但萬里說:「回顧一生,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我的時間不多了,不想再留下遺憾。」△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