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遇到大麻烦 习近平祭出障眼法(图)
 
魏京生
 
2023年8月16日发表
 
中纪委曝光了云南省普洱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杨文俊,一台1500万元的设备,竟然就敢要1600多万元的回扣。(网络截图)
【人民报消息】每当共产党的政策出了大问题大麻烦的时候,就要靠搞运动来转移社会的注意力。正当大家都集中关注北戴河会议如何解决一系列麻烦的时候,中共有计划地发动了对医生们的反腐败运动。

医疗腐败和社会上的其它腐败一样,年深日久遭到人们的深恶痛绝。还在监狱里我就已经接触到了。一位老警察的女儿需要一场高级手术,不得不请托他在中央警卫团的老战友,走了中央保健局的后门,还花了几十万才搞定了专家,因此背了一屁股债。这要是普通老百姓怎么办呢?

我一九九三年假释在外的半年,由于老同学老邻居的关系,也得到了很好的医疗,同时了解了当时的状况。医疗界的上层相当腐败,和全社会的腐败状况相同。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和基层干部一样收入低,不收红包就无法维持相应社会地位应有的体面生活。另一方面就是制度性的腐败,有样学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权力的腐败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闸门一旦打开,泛滥成灾就会愈演愈烈。制度不改,腐败就不会减轻。把老百姓的愤怒引导向普通的医生教师,以及军人和基层干部,而放过制度性的权力腐败,这正是习近平反腐运动的特征。几年来正是如此,宣传调子从来就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就是不说那艘破船。

运动下来会有什么后果呢?医生们倾向于躺平,没胆量担风险了。和大家一样混日子很容易,开点儿平安药不用担风险。倒霉的大多数还是老百姓。有钱有势的除了高干病房,还可以出国治疗。对权势阶层影响不大,没钱没势的老百姓怎么办?

六十年代我还是知青的时候,去长江中的一个岛上住了一段时间,结识了一位好朋友。他和我一样,在乡下很少有谈得来的朋友。我们一认识就成了知己的酒友,无话不谈。别看他破衣拉撒就像个影视剧里的济公,细问才知道他是美国留学的医学博士,志愿军医院的院长。靠高明的手术治好了无数的伤病,回国后成为坚定的民主派,作为右派没去夹边沟,被照顾到了这个小岛上当农民。

共产党的运动整掉了一拨又一拨的知识分子,包括医生。他就是一个案例,只能靠当地农民和来往渔船上的病人们养活。因为医术高明,被农民和渔民们当作神仙一样供着,对人民有很深的感情。但那些高级干部请他做手术,他一概拒绝。坚决不离开那个小岛和他的病人们。

因为他看透了这个政权和制度的丑恶,以及虚伪的谎言;看透了这个社会,越到上层越暴露出人性的邪恶。这就是制度性的邪恶,专门发掘人性邪恶的一种制度。我们喝着酒吃着河豚,秉烛夜谈。他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帮助我这个涉世不深的小青年,深入思考很多的问题。

我当时问他:那些当官的与其下乡来找你治病,为什么不让你回到医院里去呢?他说他宁愿和这些善良的农民打交道,也不愿再看那些虚伪和丑恶的嘴脸。我说城里也有很多善良的老百姓,他们怎么办?

他说个人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只能选择自己的生活。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在这个制度下只能选择做人还是做奴才。我想,这场运动过后。躺平的医生们和这位老前辈的想法一样,只能选择一种生活。

或者衣着光鲜山珍海味地做奴才,但不能成为一个本来意义上的医生了。或者做一个制度之外的化外之民,保留着自己的本分和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
 
分享:
 
人气:27,69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