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中共活摘器官 美迈实质一步(多图)
 
2023年4月9日发表
 



2022年5月13日,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举办游行活动,揭露中共的残酷迫害。(Larry Dye/The Epoch Times)



2014年11月25日,(从左到右)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和《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一书作者伊森‧葛特曼合影。(Simon Gross/The Epoch Times)

【人民报消息】美国在惩治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中共这一暴行最早是由《大纪元时报》在15年前披露的。

3月27日,国会众议院通过一项法案,旨在对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进行制裁。这是美国首次采取非象征性的立法措施来打击这类罪行。

该法案的名称叫做“停止活摘器官法案”(Stop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Act of 2023),将对任何参与强行贩卖器官活动的人进行制裁。法案要求政府对发生在任何国家的此类活动进行报告,涉嫌参与的人将面临最高100万美元的刑事罚款及20年的监禁,或最高25万美元的民事罚款。如果类似的版本在参院通过,法案将交由总统签署成法律。

著名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已去世的人权律师、前加拿大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是调查活摘器官事件的先行者,他们的调查结果于2006年7月首次公布。

麦塔斯最近接受《大纪元时报》视频节目“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的专访,分享了他的调查经历。他和乔高在活摘器官消息曝光几个月后就开始了相关调查活动,当时全世界都不知道或不相信会有按需杀人供器官移植这种事情的存在。

2006年3月,一位化名安妮(Annie)的女子在华盛顿公开发表声明,称她的前夫、一名中国医生曾在东北一家医院摘取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法轮功是一门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精神修炼法门,从1999年7月开始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活摘器官的消息传出后,非营利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oali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寻求对该事件进行独立调查,因此找到了麦塔斯。由于找麦塔斯解决人权侵犯问题的人很多,他也接不了所有的案子,因此(很多时候)就帮忙寻找其它解决方案。

但麦塔斯意识到,在这件事情上,没有简单或者显而易见的替代方式。

“(求助者)坦诚地告诉我,这种事情发生的话(也不会有证据),不会找到遗体,所有人(的遗体)都被火化了。不会有验尸(报告),除了行凶者和受害人,没有其他任何证人。一切都是黑箱操作。”麦塔斯说,“除了中国医院和政府监狱的记录,没有其它任何资料,而这些记录也无法拿到。找不到犯罪现场,手术室在完事后马上就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麦塔斯接受了这项任务,他很清楚,调查过程会很艰难。他说,他当时并没有力求证明安妮说的是事实,而是保持了一种开放的心态,希望能得出个结论,免得让这件事停留在,他说,“她说”的层面上,也就是说,不是只有安妮和中共的一面之词。

从大量证据中得出结论

麦塔斯说,“乔高和我得出的结论,不是基于某一个非常强有力的证据,而是从搜集到的所有资料中总结出来的。”

在调查过程中,他们对几件事情感受最深。

首先,相当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拘押后)拒绝透露他们的身份,以免让家人和工作单位受牵连。“这些人极其容易受到伤害。”麦塔斯说。

在法轮功于1992年公开传出后,中共还赞扬了其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然而,到1999年时,修炼法轮功的人数比共产党员人数多出1,000万~4,000万。“看到法轮功如此受欢迎,该党开始担心自己的声名被盖过。法轮功当时并不反对中共,但也不是共产主义者。”麦塔斯补充说。中共出于这种不安全感,于1999年7月对法轮功发起全国性的迫害。

麦塔斯认为,法轮功刚开始和平抗争时,以为是政府出现失误。“(法轮功学员对政府的意图)出现误解,因为大多数人都不了解共产党的内部机制。他们通过抗议活动(向当局)表明法轮功是好的,就好像中共误会了,以为该功派不好。”

“但实际上,该党容不下法轮功,就是因为该功派是好的。”

起初,由于中共的拘留设施容纳不了那么多人,许多法轮功抗议者被抓后不久就获释了。然而,法轮功学员后来意识到,自己的抗议行动给家庭带来麻烦。他们的家人和工作单位受到骚扰,甚至被处以罚款。因此,他们后来被抓时就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信息,家人也就不知道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了。

其次,麦塔斯和乔高注意到,(中共当局)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一系列的血液和器官检查。麦塔斯说,他刚开始调查时所访问的多数法轮功学员都不知道活摘器官的事情,他们想谈的是中共劳教所和监狱的酷刑和虐待行为。

尽管受访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主动提供血液测试方面的信息,但麦塔斯通过追问获得了相关资料,并且从中发现一些相同的模式。

第三,调查人员可以给中国的医院打电话,假称自己的亲属需要移植器官。他们会特别询问(医院是否有)“法轮功器官”,因为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体通常都比其他器官供体(如死刑犯)健康。医院的医生都回答说“有”。

麦塔斯说,他曾想过,“也许医生们只是想做成一笔买卖。什么可能性都有。”这样的话,中国医生们在上述2006年的调查录音中的回答,或许能够说得过去。

然而不久后,也就是在2008年,一个中共拥有多数股权的电视台制作并播放了一部纪录片,令麦塔斯的这个想法不再合理了。

在这部由香港凤凰卫视制作的纪录片中,(有人)向一位中国医生出示了(电话调查)录音稿。这名医生承认接了电话,并承认说了除法轮功相关内容之外所有的话。

麦塔斯说,“我们有一段录音,里面有他承认说过的话,也有他否认说过的话。这些内容连贯地交织在一起,都是他的声音。我不晓得利用技术是不是能做出这种效果,反正我们没有这么做(用技术合成)。”他并说,中共还不如全盘否认电话录音的内容,并推说医生为了兜揽生意什么都敢讲呢。

麦塔斯说,中共之所以没这么做,是因为其想达到的两个目的相互冲突。中共一方面想推动器官移植产业发展,另一方面又想否认从事活摘器官活动。

他说,“同时达到这两个目的太难了:一边要公开讨论正在做的事情,公开进行推广,公开做广告;另一边又要否认做了这些事。他们留下的证据到处都是。只有当他们看到我们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以及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如何被揭穿后,这些证据才会消失。”

“慢动作的群体灭绝”

麦塔斯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活动称作“慢动作的群体灭绝”。“(活摘器官)不是一下子或者在短时间内杀掉所有的人。这种活动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从2001年开始,现在已经是2023年了(还没有停止)。”他并说,近些年越来越多的维吾尔人成为器官来源。

麦塔斯认为,虽然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与法轮功脱离关系的话,就不会被摘取器官并失去生命,但这改变不了中共群体灭绝性做法的本质,因为中共拥有控制权,可以决定对哪些群体或目标进行灭绝性屠杀。

麦塔斯说,牟利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一个动机,但不是主要动机。他说,“推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活动的不是钱。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法轮功太受欢迎了。在中共看来,法轮功威胁到了其在中国的统治地位。”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麦塔斯、乔高和法轮功学员的不懈努力下,许多国家和政治人物对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有了深入的了解。

麦塔斯说,在他和乔高开始调查活动时,没有任何治外法权来打击器官移植滥用问题,现在则有19个国家(包括美国和加拿大)通过了域外立法,可以起诉外国从事杀人取器官活动的人。但他说,“全世界有194个国家,只有19个国家(出台相关法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欧洲委员会(The Council of Europe)还制定了《打击贩卖人体器官公约》(Convention agains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呼吁各国政府将非法摘取人体器官的活动定为刑事犯罪。

已有13个欧洲委员会成员国签署和批准了这一公约,分别是阿尔巴尼亚(Albania)、比利时(Belgium)、克罗地亚(Croatia)、捷克共和国(Czech Republic)、拉脱维亚(Latvia, Malta)、摩尔多瓦(Moldova)、蒙特内哥罗(Montenegro)、挪威(Norway)、葡萄牙(Portugal)、斯洛文尼亚(Slovenia)、西班牙(Spain)和瑞士(Switzerland)。属于欧洲委员会观察员国的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也批准了该公约。此外,既不是委员会成员国也不是观察员国的智利(Chile)也受邀签署和批准了该公约。△

 
分享:
 
人气:55,19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