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官在狱中的最大奢望是这个(多图)
 
李晓
 
2022年11月18日发表
 



这是关押中国国务院司局级别官员的燕城监狱。

【人民报消息】继"长沙富能案"家属施明磊日前曝光湖南赤山监狱涉嫌强迫劳动的消息后,自由亚洲电台对此继续追踪报道。

中华民国人权工作者李明哲2017年被中共国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关押在湖南赤山监狱,于今年四月在湖南赤山监狱服刑期满后返回台湾。他接受专访时证实,在该监狱服刑期间,他就曾制做过对美出口的工具手套。

李明哲说,这些跨国企业并非直接向监狱下单,而是通过中共国承包商。他表示,在赤山监狱生产的商品中,他仅能通过商标确定手套有输出到西方国家。李明哲证实,他在赤山监狱服刑期间,曾经制做过该公司的至少一款手套,该手套为黑色底、有部份红色花纹,上头有美沃奇的品牌名。

李明哲表示,该中共国承包商上海赛立特会派遣人员去监狱检查产品品质,他虽然没有与这位人员有直接互动,但对于这个情况表示知情。根据施明磊的联署信内容,这位品管经理经常指示狱警在犯人未达标或出现质量问题时殴打他们。

李明哲还接受自由亚洲的专访,披露在中国大陆遭服刑五年期间曾两度与中共国官员一起关押的经历。其中,2018年在北京燕城监狱时,目睹被称为"中国高铁之王"的张曙光在狱中只为吃饱而偷夹带几口饭的遭遇。李明哲转述多位入狱的官员共同心声说,"他们是最后一次为共产党奉献"。

李明哲今年四月出狱后,多次现身分享在中共国监狱被关押的待遇。不过,披露与中共国官员同监的近身观察还是首次。

李明哲回忆起2018年无预警地被移监至北京燕城监狱,就他理解,当时中共国中央规定凡是各省公检法厅级干部坐牢者,怕他们在地方监狱作威作福,于是统一送到中央集中关押,而他也跟着这一波一起移监。

“它是中国司法部直属监狱,另一个是秦城监狱。燕城监狱是关押中国国务院司局级别的官员,我去那边,北京可能也觉得要负责我一切的事情很麻烦,所以十几天后,我跟我的同案(被告)彭宇华又一起被送回赤山监狱。”李明哲说道。

据中共国的澎湃新闻引述的新华网报道,燕城监狱收押的罪犯主要是具有研究价值的普通罪犯、职务犯罪的罪犯和外籍犯人。燕城监狱所有罪犯都是从各地监狱调送而来。

据燕城监狱介绍,司法部要求燕城监狱除履行监狱关押改造罪犯职能外,还承担“依法行刑的示范、国际司法交流的重要窗口、监狱工作改革创新的实验田、司法部培养年轻干部的基地”等四项功能。

● 中国“高铁之王”张曙光沦阶下囚遭遇

据报道,李明哲在燕城监狱期间曾接触到中国铁道部、环境保护部、还有担任过纪委的官员。其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前中共国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

李明哲感慨地说,人不管在外面多有权势,到了监狱之后,也就是为了“吃饱饭而已”。他曾亲眼目睹张曙光去饭堂吃饭,因为狱方规定不能携带食物进出饭堂,张曙光想了其它的办法偷偷夹带。

“他拿泡面的袋子去装饭,把饭装到泡面袋子,藏进衣服袖子带回监狱。这个人过去在外面多风光,但是进到监狱后,就算他进到比较好的监狱,但是他所有想的欲望,跟一般人没有什么两样。”

据百度百科介绍,张曙光是把中国铁路带进高速时代,高速动车的设计者创造者。在刘志军担任铁道部长8年期间,和张曙光主导修建1.8万公里铁路,其中,投入运营的高铁里程为8358公里。2013年张曙光因涉嫌受贿4755万元遭起诉,张曙光被判死缓,减为无期徒刑。

● 中共国遭关押官员心声:因政治站队成“祭旗”

李明哲说,除了在燕城监狱外,刚被捕时他先是被送到湖南看守所,这是湖南省唯一省管的看守所,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与中共国入狱官员同监。李明哲说,他在这两处关押时碰到的官员谈起自己的案子,不约而同地都告诉他,“他们是最后一次为共产党做奉献。”

李明哲转述这些官员的心声认为,如果每个人都做一样的事,被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政治站队与当权派不同。“为了共产党的长期执政、为了跟人民交代反贪腐,所以把我们抓了‘祭旗’。”

● 燕城监狱与赤山监狱差异

在访问中,李明哲也揭开燕城监狱的面纱。燕城监狱因为是司法部管辖,所以非常规范,关押官员的软、硬件设施较好,最多3人一间房,而且管理较文明,不用做一般的劳动。相比之下,赤山监狱约莫10平方米大小的空间挤16个人,还经常要超时劳动。

李明哲:“他们的劳动就是帮中国中央一些高官翻译外国的新闻,他们告诉我,他们每天要翻译外国的新闻给中南海官员看,大部分在做这些工作,还有帮忙接一下外面书籍校对工作。”

有趣的是,当李明哲被移监回到赤山监狱后,不少好奇狱友向他打探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秦城监狱可能过着什么样生活。

“在燕城监狱生活,相对中(共)国一般监狱生活已经好非常多,但是,每个被关押的人心里所想的事就是吃饭,在监狱里让自己吃得更好。”李明哲推论,“在秦城监狱的待遇或许更好,设备再好它还是个监狱,犯人想的事情都一样。”

在中共国狱中五年,李明哲说,那种环境真会消磨掉人的意志力。他自己是靠着妻子李净瑜的探视,把监狱问题反映出去,这也帮他转变意念,不再只是囚犯。他还幽默地说,“就当自己难得有机会在中国监狱做田野调查。”

● 一个刻骨铭心的往事

李明哲:“他们认为做的事情,是每一个官员都做的事。在中(共)国官场,如果不做所谓的‘贪污’,无法在官场活下来。因为每个人都做,如果你不做,会被认为可能有异心,在官场会被排挤。”


清廉的县委书记黄金高入狱。
这不禁让我想起,2004年时任福建省连江县县委书记黄金高给中共党网人民网写信,题为“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揭发福建官场贪腐黑暗。经海内外媒体报导,黄金高成为新闻人物,被誉为“反腐斗士”。同年,荣膺《亚洲周刊》“2004年风云人物”。不久,黄被福建当局逮捕,2005年底,当局以“受贿和贪污”的罪名判处黄金高无期徒刑。

黄金高“受贿”案的关键证人、连江县发利酒店老板陈发,因曾借给黄金高31万元,支持黄的秘书到北京上访走动,寻求支持,被福建当局以“偷税罪”下狱。关押期间,专案组逼陈发承认那31万是他给黄的贿赂,陈拒绝承认,竟遭酷刑,后来熬不过去,屈打成招,但当局仍不放人,最后惨死狱中。

以“防弹衣书记”著称的县委书记黄金高当时在大陆被誉为反腐英雄。但他一直是时任福州市委书记何立峰公然打击的对象,何立峰敢打击黄金高是因为时任党魁江泽民的密友、巨贪贾庆林在后面暗使劲。

2004年11月,中共派出了以周永康为组长的中央调查组进驻了福建省,黄金高马上被双规,由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媒体竭尽全力的抹黑他,从经济到生活问题无一幸免,连他前妻都算做“姘头”,并且恐吓他身边的知情人,不许他们透露实情。随后黄金高被酷刑折磨,非要让他承认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据中共香港喉舌明报新闻网2005年11月10日报导说,福建省原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因为贪污五百多万元,在南平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左一何立峰,左二刘鹤,左三习近平。

1955年出生的何立峰2009年5月调到天津任副书记,2013年1月起担任天津政协主席(退休前奏),是中共十七届、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二十大前后却突然经常见报纸,成为习近平的智囊了。二十大何立峰竟然成为中共24位政治局委员中的一个了!

为什么福建远华大案中的这个嫌疑人在二十大成了香饽饽?他曾是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也担任过福州市委书记。

习近平在福建任职17年,1985年至2002年10月调离。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于1999年案发,当时习近平刚刚从福州市委书记升任福建省长,他的屁股干净吗?

党说干净就干净,党说不干净就不干净,因为党是粪坑。 (文/李晓)△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241,30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