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级高官病亡 悼文捅出惊天黑幕
 
2023年2月19日发表
 



2022年底,又一场大瘟疫横扫全中国,一批批中共高官染疫去世。其中,生前换了「许多零件」的正部长级高官高占祥之死,引发大量关注。

【人民报消息】2022年底,又一场大瘟疫,像飓风一样横扫全中国,一批接一批中共高官染疫去世。其中,生前换了「许多零件」的正部长级高官高占祥之死,引发大量关注。

为什么呢?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背后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2023年1月2日,新华社报导,中共文联原党组书记、副主席高占祥,因病于2022年12月9日在北京去世,终年87岁。

新华社的报导没有讲高占祥因为什么病而死。

但是2022年12月11日,中共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朱永新在悼念高占祥的文章讲:「疫情前的他仍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声音洪亮,完全不像一个病人,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离开了我们。」

疫情前还活得好好的,怎么转眼就没了呢?舆论普遍认为,高占祥可能死于感染中共病毒(新冠肺炎)。

朱永新的文章还透露:「这些年来,高占祥一直在顽强地与病魔作斗争,身上的脏器换了好多,他戏称许多零件都不是自己的了。」

高占祥将移植到自己身上的许多器官称为「许多零件」,讲得非常轻松。但是,一个健康的器官,或许涉及另一个人的生命;许多健康的器官,或许涉及许多人的生命!

高占祥死后,网上置疑声不断。很多人在问:他身上到底移植了多少器官?这些器官是从什么渠道来的?他换的「许多零件」到底是谁谁谁的?是在哪些医院换的?是哪些医生换的?换这些器官花了多少钱?像高占祥这样换了「许多零件」的中共高官还有多少?是否与活摘器官有关?

因为中共政治不透明,这些质疑,我们很难从中共当局那里得到答案。但是,我们可以从其它渠道探索答案。

● 器官「特供」?

如今,中共高官大多都很长寿,活80多岁、90多岁的很常见,活100多岁的也不在少数。

这些人之所以长寿,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吃的、喝的、房子、车子、看病、养老,都享受「特供」。

逃亡美国的亿万富豪郭文贵曾在2017年爆料说,中共高官的器官也享受「特供」。他们可以换器官续命,「活摘器官,按需杀人」。

郭文贵披露,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先后换了3次肾,杀了5个人;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为他的母亲换肝又换肾,孟的妻子也换过两次肾。这些器官,都由孟的心腹孙力军从狱中找囚犯配对,杀人取器官,并一度杀错人。

● 郭文贵的爆料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认为,这个爆料很可能是真实的。

2017年中共十七大召开前,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派他的两名最重要的亲信——时任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彦平,时任公安部一局局长孙力军,同时到美国跟郭文贵谈判。

从郭文贵发布到网上的秘密录音可以听出,刘彦平与他谈判,是为了阻止他爆料。刘彦平「奉命」开出的条件非同寻常。

这些条件包括:(1)刘彦平承诺送郭的妻子、女儿到美国,与郭团聚。(2)刘彦平承诺亲自陪郭的女儿到香港办理赴美证件。(3)刘彦平承诺安排两名下属专程陪郭的妻子、女儿到美国。(4)2017年5月1日,郭的妻子、女儿在刘彦平安排的两名国安官员陪同下,顺利抵达纽约,与郭团聚。

刘彦平「奉命」开出的条件还有很多,时间关系,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

要知道,当时,郭文贵是中共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缉拿的「要犯」。从刘彦平不敢怠慢「要犯」,还开出丰厚的条件看:他的「主子」孟建柱100%有把柄落到郭文贵手上。

当时在华盛顿的孙力军,急切地想见到郭文贵,声称「不见到你不死心」。郭文贵问孙力军,带的几个人可不可靠,「因为我们会谈到91本(腐败问题证据)涉及到的一些内容,包括咱们孟老板的一些事儿,谈了以后安全吗?」孙说:「谈到核心问题的时候,只有咱俩一对一的时候可以谈。」最终,因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阻止,孙力军没有见到郭文贵。

孙力军被录下的电话录音也表明:他的「主子」孟建柱100%有把柄被抓在郭文贵手上。

● 黄洁夫的「自供」

对于郭文贵谈到的「活摘器官、按需杀人」,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中央保健委员会副主任黄洁夫的「自供」,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佐证。

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记者说:「我2012年做的肝移植手术有500多例,11月到广州做的那台肝移植手术,是按照中国标准公民自愿捐献的首例肝移植手术。」

大家听了有没有觉得毛骨悚然?这就说明,之前黄洁夫主刀的所有肝移植手术,供肝都不是自愿捐献的。

2013年5月,黄洁夫对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Stephen McDonell说,他已有两年没有从死刑犯身上移植任何器官了。

也就是说,从2011年5月开始,黄洁夫没有使用死刑犯器官。

那么,2012年,黄洁夫在11月前做的近500例肝移植手术,使用的肝脏,既不是自愿捐献的,也不是死刑犯的,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呢?

合理的推论是:来自活摘器官。

●《凤凰周刊》的报导

2013年11月5日,香港《凤凰周刊》发表长篇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写道:「过去十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屡见报端。」

「据《广东医师》报导,广东省器官移植中心的陈规划『在当院长后,依然每周要做四、五台肝移植手术,而且手术一般选在晚上。仅2005年一年他就完成246例肝移植,累计达到1000例』。这样算来,陈规划几乎每天上班都要处置一名『死刑犯』,而这名死刑犯的器官类型刚好跟陈规划当天病人需要的组织匹配,天下哪有这样巧的事天天发生呢?」

文章说:「像陈规划这样几乎天天处理死刑犯肝脏的移植大王还很多。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沈中阳,早在2005年3月17日就完成了1600例肝移植,居世界前列。」

「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强更是自白地说:『对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每周至少做2至5台肝移植,失败了也不怕,认真总结分析,第二天就会继续做。』他哪去找这么多死刑犯呢?」

文章继续写道:「由于器官移植要求时间短、匹配难度高,在世界各地都是病人等器官,一等就是好几年。据美国卫生部报告,在美国,等待肾平均需要1121天,肝796天,心230天,肺1068天,胰腺501天。在2000年前的中国移植界也是这样。然而2000年后,特别是2003年至2006年4年间,大陆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似的巨大增长,由于器官来源充足,等候时间也大大缩短。」

「国际医学专家根据大陆器官市场的奇异现象分析,认为大陆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体器官库,就是有事先都已验好血型和做好相关资料档案的活体器官供应者,在市场上获得器官『需求』之后,这些活体器官供应者就被送入『医院』(屠宰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器官市场上『随叫随到』的超短的等候时间。」

● 韩国纪录片:杀了才能活

2017年11月15日,韩国最大日报社《朝鲜日报》旗下的「TV朝鲜」,也播放了该台制作的纪录片《调查报告7——杀了才能活》,纪录片是在对2万名赴中国移植器官的韩国人调查的基础上制作而成。

这部纪录片说,韩国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约32,000人,韩国患者赴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始于2000年。中国医院开出的价码是:肝移植3亿韩元(约合200万元人民币),肾移植2亿韩元(约合134万元人民币)。

中国具有器官移植手术能力的医院有169家,韩国人经常光顾的有8家。其中一家医院,3年为3000名韩国患者做了移植手术。

这3000个韩国人移植的器官来自哪里?纪录片专门谈到原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发明的「脑死亡机」——这是专门用于做活摘器官的。

●独立调查:中共活摘器官客观存在

2006年3月,一个名叫安妮的辽宁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前职工,冒著生命危险,向国际社会揭露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之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伦敦独立人民法庭等,以及一些专家、学者、律师、记者,进行了大量独立调查,证实: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而这样的罪恶,还不断在中国社会蔓延,受害者从法轮功学员一步步扩大到藏人、基督徒、维吾尔人、其他良心犯,甚至大量离奇失踪的青少年……

当今,许多中共高官特别长寿。有多少人和高占祥一样,身上换了「许多零件」?他们又欠下了多少活摘器官的血债?△

(百年真相)

 
分享:
 
人气:92,76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