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疫苗受害家庭 在北京起诉国务院(图)
 
2023年2月11日发表
 



全国疫苗受害家庭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递交集体行政诉状,起诉国务院和国家卫健委。

【人民报消息】2月9日上午,一批全国疫苗受害家庭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递交集体行政诉状,起诉国务院和国家卫健委。但是,法院立案庭一听到是控告国务院就不收材料。

此次集体起诉书呼吁人、起草人华秀珍是疫苗受害者谭华的母亲。华秀珍告诉记者,2月9日早上,我们一批人到北京二中院,立案庭不敢收材料,叫我们回去。现在北京警察到处抓我们,说起诉是对国家不满。这就奇怪了,起诉国家行政机构是法定的权利,为什么要以维稳的手段剥夺我们起诉的权利?

华秀珍介绍,这次参与集体诉讼联名的疫苗受害家庭有1,385人,由维权代表向北京二中院递交起诉状,不过递交不成功。

起诉书中称,针对2022年7月23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声称,接种新冠疫苗不会引起白血病和糖尿病的发生等结论,属于国务院以行政强权干预医疗诊断,行政垄断医疗诊断。将绝大部分接种前身体健康接种疫苗后致残致死病例归为偶合,这是推卸责任行为。

该起诉书提出3点要求:

1、确认国务院在2022年7月23日新闻发布会宣称,接种新冠疫苗不会导致白血病、糖尿病的结论属于违法,并撤销上述违法结论。

2、依法依规组织诊断组,公平公正公开科学的调查诊断。

3、公开偶合与不属于疫苗异常反应的科学依据。

武汉小学生施打新冠疫苗致白血病

武汉市洪山区张家湾小学一年级生肖梓祎,于2021年11月8日施打新冠疫苗武汉生物第一针,12月4日打北京生物第二针,12月15日出现轻微咳嗽。

肖梓祎的家长肖红华告诉记者,我家小孩没打疫苗之前身体健康,没有家族遗传史,生活周边不存在污染,我们也没有从事过放射性工作。但是打疫苗第二针10天后出现咳嗽,20天后检查出肺部肿物5厘米,30天后检查出肺部肿物10厘米,直到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从打疫苗到确诊25天。以上检查治疗医院及小区诊所均有记录。

肖红华说,国家明确新冠病毒疫苗接种要遵循知情、自愿、同意的基本原则,而洪山区张家湾小学及长动卫生中心,以小学生不打疫苗不能上学为由,强制接种,违背自愿原则。小孩在接种疫苗之前,家长不能充分知道疫苗的风险、副作用及风险信息,违背知情原则。不打疫苗必须到医院开证明,这是违背同意原则。

肖红华还说,我家小孩接种新冠疫苗后,自确诊至今,医药费已花费8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外购药及外面检查花费10万元,这些都有医院的票据为证。我们要求武汉市政府部门给予孩子后期医院的治疗费用,直至病情完全康复。

新疆女童施打疫苗后确诊淋巴瘤

新疆哈密市赵玉娟告诉记者,我家孩子在哈密豫哈实验学校接种新冠疫苗,2021年10月30日接种第一针,11月29日接种第二针,12月中旬就出现浑身乏力、消瘦、盗汗,月底出现咳嗽、发烧。2022年元月初,孩子在山东济南省立医院确诊T淋巴母细胞淋巴瘤,比白血病还难治愈。2月7日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住院,在重症监护室半个月,后面经过长时间化疗,孩子吃尽了苦,花费几十万元。

2022年5月,赵玉娟向哈密政府提交孩子的病例,多次网上信访无果。哈密政府以我们没有哈密当地户口为由不给解决任何困难。我们户籍地山东省济宁市则说我们在新疆,也没有提供任何帮扶和救助。我的诉求很明确,解决孩子前期看病问题和后期的生活保障。

甘肃妇女施打疫苗后突患贫血

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妇女杨军花,2021年接种新冠疫苗后突然患了再生障碍性贫血。2022年6月,肃州区疾控中心鉴定结果为「偶合」。

杨军花告诉记者,我打疫苗前体检、血检都正常,没有这方面的慢病史,没有家族史,生活环境也没有致病因素,这个偶合是怎么做出来的呢?卫健委负责人没给我回答。每次我打电话过去,都说下周与我联系,却都等不到回电。

杨军花说,这个病治疗费用昂贵,得病后我失去了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家中还有七十多岁多病的老妈妈要照顾。由于本地医院医疗水平有限,外出看病又没有经济能力,想求助相关单位给予救助。

河北妇女施打疫苗后出现白血病

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张丽响应政府号召,于2022年2月9日打完第三针北京科兴疫苗后出现严重不良反应,呼吸有点困难,4月下旬感觉浑身没劲。

张丽告诉记者,2022年5月7日我去秦皇岛市第二医院查出急性白血病,马上到天津血液病医院治疗,持续至今。期间我多次向昌黎县卫健局疾控中心申请医学鉴定,疾控中心于2022年11月口头告诉我:打新冠疫苗不会得白血病,给我打印了几张鉴定结果,上面却没有鉴定人的姓名,没有鉴定机构,也没有卫健委的公章。

张丽还说,我已经住院9个多月,花费几十万元,负债累累,后期还需要很多钱,我是个农民,没有积蓄,没有商保,我多次向昌黎县政府、卫健委提出补偿、帮扶,都没有结果。希望媒体能给予帮助。

昆明妇女施打疫苗罹吉兰巴雷谱系病

云南省昆明市刘丽峰,2021年3月27日施打第一针北京科兴新冠疫苗,4月23日打第二针北京生物新冠疫苗后,5月11日晚上出现抽筋,第二天早上起来左腿完全不能走路,全身无力,胸闷气短,呼吸困难。

刘丽峰告诉记者,我在云南住院两次,病情加重,后转诊上海,医生认为打疫苗诱发了免疫过激导致发病,出院时诊断为下运动神经元综合症。医生建议每月打一次丙球蛋白,期间反复多次住院治疗。2022年7月29日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检查,诊断为吉兰巴雷谱系病(脱髓鞘多发性神经炎)。

刘丽峰说,自从发病以来,每天在无力、麻木、刺痛、肌肉抽动,煎熬到万念俱灰。找了昆明市盘龙区疾控中心进行调查诊断,皆不承认疫苗所致。找昆明市卫健委和云南省卫健委,他们不正面回答问题,而是顾左右而言它,轻描淡写一句他们的鉴定合法合规合程序。

刘丽峰还说,我的诉求是给予客观公正结论和相应补偿,不要让我陷入无钱医治的万难境地。△

 
分享:
 
人气:54,39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