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美遭超期羁押 女儿滞留精神病院(图)
 
2023年2月5日发表
 



疫苗受害孩童家长何方美及丈夫李新多方维权无果,还因此被抓和控罪。

【人民报消息】中国维权团体「疫苗宝宝之家」发起人何方美已被捕两年多。据知情人了解,此案一审开庭审理近一年,仍未宣判,何方美本人处在被超期羁押中,而她的两个女儿至今仍滞留精神病院。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3月,何方美夫妇一岁多的女儿在河南省新乡市辉县接种甲肝、麻腮风和百白破疫苗后,罹患病毒性脊髓炎而致四肢瘫痪萎缩。何方美夫妇一边带着女儿在北京治疗,一边上访维权。其后,何方美联合其他疫苗儿童家长成立维权团体「疫苗宝宝之家」,呼吁关注疫苗安全等议题,呼吁国家完善疫苗风险补偿基金。

2019年3月5日,何方美与其他疫苗儿童家长在北京王府井募捐,被辉县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带走,并处以行政拘留15天,其后转成刑事拘留。2020年1月,辉县检察院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申请撤诉,何方美无罪释放。但何方美一家的自由受到限制,无法带女儿去北京继续接受治疗。

2020年10月2日,何方美推着婴儿车,带着女儿至辉县政府门前,对着县政府的门牌泼墨。10月9日,何方美再次到辉县政府门前,对着门牌泼红色油漆表示抗议。她和孩子们当天被带走。同月,何方美的丈夫也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

因何方美当时已怀孕5个月,她和时年7岁的儿子、时年4岁的女儿被送入河南省新乡共济精神病医院。在精神病院居住期间,何方美于2021年2月生下小女儿。2022年3月23日,何方美案一审开庭,何方美被当场逮捕并羁押至看守所。她的儿子因到了学龄,被送至一户村民家中寄养,而两个女儿则滞留在精神病院。

2022年3月底,亲属收到落款日期为2022年3月23日的何方美逮捕通知书,罪名为「重婚罪、寻衅滋事罪」。当亲属为何方美聘请律师,律师递交代理后续后,才得知何方美案一审已开庭,且庭审已结束。

何方美有听力障碍,平时与他人交流需要看唇语,或是听别人大声说话。但据辩护律师转述,何方美在庭上曾要求看书面证据,但被法庭拒绝。在庭审中,何方美得知丈夫李新已因同样罪名被判刑5年,她要求看丈夫的判决书,也「只是在眼前翻了一下」。

何方美的诉讼权益没有得到保障。据了解,辉县法院以「案件一审的庭审已终结,且审判委员会的讨论也已经完结」为由,不允许律师阅卷,仅让律师凭自己所知晓的提交书面意见。

而在2022年6月后的大半年时间里,看守所也以疫情为由,拒绝律师会见,直至2023年黄历过年前夕,律师才又在看守所里见到何方美。

时至如今,辉县法院还未对何方美案做出判决。法院出具的变更羁押期限通知书上,最后羁押期限为2022年11月23日,何方美如今正被超期羁押中。

对于「重婚罪」的罪名,律师提出异议。据悉,何方美前夫表示,两人的婚姻关系因为他曾经的冷暴力而感情破裂,但他本人从未向司法机构控诉过何方美重婚,并多次拒绝辉县官方让他在何方美案中作证的要求。

何方美被羁押在看守所后,她的两个女儿被留在精神病院中,不允许和亲属接触。何方美的大儿子两年多前与母亲和妹妹一同被送至精神病院,当时他已经到了学龄,何方美在精神病院中为他争取到读书的权利,他被迫和母亲妹妹分开,被送往一户村民家寄养。

2022年6月,何方美的姐姐偷偷进入精神病院,见到两个女孩。何方美曾给大女儿争取到康复治疗,但在何方美的姐姐探望时,康复治疗已经停止。

而小女儿自出生后,从未走出过精神病院,至今也没有上户口。何方美的姐姐曾找过辉县官员,提出要为何方美的小女儿上户口,对方以「出生证明在何方美处」为由拒绝。

何方美的姐姐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她们时,何方美的大女儿问她,妈妈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她回答,等妳学会走路的那天。

6岁的女孩说,那我要快点学!妳给我买个拐杖,我要学,我要走啊!△

 
分享:
 
人气:54,85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