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卫士:中共扩大使用"监视居住"(图)
 
2022年9月9日发表
 



「保护卫士」最新报告指出,中国在最近十年估计已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监视居住」。

【人民报消息】总部在西班牙马德里的非营利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9月6日发布最新报告《囹圄家中:中国监视居住手段的扩张》称,近年来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执法部门使用软禁或「监视居住」的数量急遽上升,被关押人员的生命安全也很难得到保障。据估计,每年有超过25万起官方批准的软禁事件,而在2013年只有不到1万起。

「保护卫士」收集的证词表明,软禁经常被滥用来威胁和压制中国人权活动家及其家人。

该组织负责人彼得.达林(Peter Dahlin)说,它已经成为一个灵活的工具,警察可以不受惩罚地随意使用。

「保护卫士」对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在线判决数据库中记录的官方「监视居住」案件的统计显示,2013年,这一数字为5,549件,到2020年,至少为40,184件。另据2021年不完整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至少有15,403起软禁事件被记录在案。

中国人权律师唐荆陵认为,作为中共不断扩大的「国安」措施的一部分,软禁被越来越多地使用,并可随时对活动家采取行动。推测其目的,是为了消除任何形式的民间抵抗。一旦你被禁闭,基本上就没有挑战当局的空间了。

2011年,唐荆陵因涉嫌煽动颠覆罪被拘留时,他的妻子汪艳芳被非法软禁几个月,而且没有任何罪名指控。

唐荆陵说,她不能与外界联系,也不许离开家。门口有身材高大的男子24小时驻守。甚至他岳母前来同住期间,也需要有许可证才能外出购物。

非牟利组织「长沙富能」是关注中国公共卫生和歧视案件的人权倡导团体。2019年7月,负责人程渊因「颠覆罪」被中共人员闯入家中逮捕,与他一起被捕的还有两名同事。原因是警方认为长沙富能接受来自国外的资金。不久之后,程渊的妻子施明磊也因类似指控被监视居住。

施明磊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她从未为任何非政府组织工作过,她无法理解中共国安人员对她的指控。她被迫交出身分证、护照、驾驶证、社会保险卡、手机、计算机和银行卡,并被软禁180天,当时她的女儿只有3岁。程渊在2021年7月被判处5年监禁。

曾多次起诉公司减薪的前武钢员工徐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在十多年前从精神病院出院后,一直被软禁,十几台监控摄像头和一群保安人员天天「守卫着」他位于6楼的公寓。

他说,自2011年以来,我一直被软禁在这个小监狱里,但他们仍然说没有人在看我。

据「保护卫士」表示,在某些情况下(包括「指定地点监视居住」),允许警方对「嫌疑人」使用虐待和酷刑。在此期间,嫌疑人是被关押在通常不为人知的地点(包括由酒店房间改建而成的「黑监狱」),时间长达6个月。

「保护卫士」预测,在未来3年的某个时间点,「合法」监视居住的实例数量可能超过100万。△

 
分享:
 
人气:77,85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