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博士为期三天的濒死经历(图)
 
2022年8月29日发表
 



乔治.罗多纳亚博士被一辆小汽车撞上后,立即就被确认死亡,然后他被放进了太平间3天。直到最后,一个医生因验尸而要切开他的腹部时,他才「死而复生。」

【人民报消息】乔治.罗多纳亚(George Rodonaia)博士有一个医学博士学位、一个神经病理学博士学位和一个宗教心理学博士学位。他向联合国递交了一文讨论「全球初露端倪的灵性」。在1989年他移民美国之前,他曾以精神病学家的身份在莫斯科大学做研究工作。

罗博士曾经有过一次长时间「临床濒死经历」。1976年一辆小汽车将他撞上后,他立即就被确认死亡了,然后他被放进了太平间3天。直到最后,一个医生因验尸而切开他的腹部时,他才「死而复生。」

濒死经历并不奇怪,但罗博士的经历有一点值得一提,他完全被这件事改变了。在此之前,他是一名精神病学家。还自认是无神论者。然而这事过后,他全身心投入对宗教心理的研究。并成为东正教堂的注册牧师。

下面是他的回忆:

关于我那次濒死经历,开始我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一片的地方。没有痛苦;当时我仍能意识到自己是乔治,周遭只有黑暗,完全、彻底得无以复加的黑暗,黑得不能更黑。这黑暗包围着我、压迫着我。我吓坏了!我毫无准备。我震惊地发现自己还活着,但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只有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接下去我会怎样?」这个念头缠绕着我。

慢慢地,我握紧了手,开始回想发生过什么,怎么回事。但想不起一件令人高兴、放松的事来。我怎么到了这么个黑地方来?我要去干嘛?然后我想起了笛卡尔的名言:「我思故我在」,于是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因为这证明我还活着,尽管我现在显然在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然后我想,「若我在,何不积极面对?」于是我想到,我是乔治,我在黑暗里,还知道自己是谁。我就是我。我决不能束手待毙。

接下来,我想道,「在黑暗里怎么个积极法?」好吧,积极就应有光亮。于是突然间,我在光亮里了,明亮的、白色的、十分耀眼的、十分明亮的光。就像照相机的闪光灯,但耀眼不闪烁,静谧的光。起初我觉得在这么耀眼的光里不舒服。我没法直接看。不过渐渐地,我开始感到自己安全而温暖,并且突然间一切看起来都很好。

某个时候我还经历了「人生回顾期」,一下子我就看到了自己人生的整个始末。我参与了自己人生的实际演出,就像把我人生的一张全息图像放在了自己的眼前──没有什么过去、现在或未来,这就是我一生的实际情况。并非从降生开始展现到在莫斯科大学的生活。而是一次全部出现。我就在那里。那就是我的人生。

这时,光的照耀给我祥和与喜悦。很肯定无疑。在光芒里我是那么的幸福。我理解了光芒的含义。同宇宙真相相比,我认识到人类所有的物理规律都不值一提。我还明白黑洞之不过是无限光芒的一部份。我还明白真相无处不在。不单单是地球上的生命,还有无限多的生命。不但一切都连在一起,一切还都是一体。于是我感受到光的整体,感觉到一切都和我、和宇宙在一起。

被无尽的美好事物所充满的奇妙体验,因外科医生开始切我的腹部而结束。

我被宣告死亡,肉身被扔在太平间里3天。因为要对我的死因展开一次调查,所以他们决定对我验尸。

在他们开始剖我的肚子时,我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捏住我的脖子把我按了下来,把我的主元神(俗称灵魂)从美妙的世界拉回到肉身里。

强大的剖腹外力使我睁开了双眼,然后感到巨大的疼痛。我身体冰冷、痛到开始颤抖。他们被吓到半死,马上停止解剖并把我送往医院,我在医院住了9个月,差不多一直带着呼吸器。

慢慢的我恢复了健康。但心理上再也回不到从前,因为有了这段经历后,我一生只想追随神。这个新的愿望促使我来到(前苏联)乔治亚大学获得了第二个理学博士学位:宗教心理学。接下来我成为东正教堂的一名牧师。最终在1989年举家来到美国,成为得克萨斯州荷兰卫理派第一联合教堂的一名助理牧师。

很多在濒死之时遇到过神的人,无论是有信仰者或是无神论者,最深刻的回忆基本都大同小异,就是感受到神的慈悲、宽容与无以言表的大爱。苏联精神病学家、无神论者罗博士就是其中的一个。

罗博士经历了这段不平凡的经历之后,他说人一生中唯一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追随神。△

 
分享:
 
人气:37,84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