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躺平 中国年轻人拒绝老鼠赛跑式生活(图)
 
2022年8月28日发表
 



中国年轻人面对激烈的就业市场以及社会家庭的更大预期压力,干脆选择「躺平」这种生活选择。

【人民报消息】中国年轻人不想再过老鼠赛跑式的竞争生活,但中共不同意。2021年春天以来,很多年轻人在豆瓣、微信和微博等中国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们自己的故事,讲述他们为何抛下事业和野心,转而拥抱一种极简的生活方式,为自由时间和自我探索留出空间。

前途无望 年轻人选择躺平

「躺平」这个词成为中国年轻人的一种生活选择。他们面对激烈的中国就业市场以及社会家庭的更大预期压力,在感到前途无望之下,干脆选择退出或不再作为,任由事情发展下去。

半岛电视台8月27日报导,21岁的厦门小学老师冯莹(Ying Feng,音译)刚完成大学的音乐和教学学位,但这一时刻的标志不是庆祝,而是焦虑。

摆在她面前的是一周工作七天的工作模式,白天是小学教师,晚上是私人辅导,假日是钢琴教学。令她感到失望的是,即便她完成所有工作,也无法赚到足够的钱来买房或组建家庭。

当被问及紧张的工作生活和低收入前景是否使她重新思考职业道路时,冯莹沉默了。然后她说:「有时候我只想躺平,摆烂。」

31岁的艾丽斯.卢(Alice Lu)过去在上海一家大型IT公司的通信和媒体部门工作。在工作日、周末,白天和晚上没日没夜工作好几年后,她的身体和精神都接近崩溃。

她不得不请假修整,并开始质疑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问题。最后,她决定不回去工作,而是开一家面条店。

「这家店可能不大,但是我自己的生意。现在我可以主宰自己的时间,我发现我终于有时间可以什么都不做了。」她说。

在济南,29岁的吴伟哲(Weizhe Wu)见到同事突然工作中晕倒在车间后,开始重新思考职业生涯,这是否也会是自己「最终的命运」。

吴伟哲原来在济南郊外的一家化工厂担任项目负责人,每周工作六天,从上午9时到晚上9时。

「工作占据我所有的时间,但我意识到我的人生梦想不可能通过在工厂的工作来实现。」他望着济南市中心高楼射出的灯光说,反正我永远也住不起那里。

因此,他辞去了工作,搬回父母身边,开始做自由职业者。

「我的父母可能会在不久之后把我推回老鼠圈,但现在我觉得可以更自由、更健康地躺平。」他说。

但执政的共产党却认为,不能接受中国年轻人「躺平」和「摆烂」,并将此标志为「中国社会最大的罪过之一」。

躺平和摆烂 出现在几个危机交织时期

外界认为,「躺平」和「摆烂」以及对中共领导人的批评都是几个危机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

得克萨斯州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和现代语言系主任叶耀元告诉半岛电视台,人口和经济挑战同时出现在中国的地平在线。

他说,对中国共产党来说,中国青年努力工作并为中国经济做出最大的贡献是很重要的。特别是现在,近几十年来认定的中国经济奇迹——高增长在未来变得越来越难以维持。

这使「躺平」和「摆烂」与中共的要求直接对立。当习近平呼吁年轻人胸怀大志、努力工作以实现他们的目标时,躺平运动代表年轻人希望降低期望和工作强度。当习近平强调团结在中共制定的爱国主义价值观周围时,躺平运动反映年轻人找到内在的安宁。

叶耀元表示,中国共产党不太可能允许这种现象演变成政治运动,从而威胁到党或习近平的统治地位。

「鉴于中国(中共)当局对躺平的认识,任何(党认定的)带组织性的企图都会被粉碎。」

不过,他补充说,如果躺平继续蔓延,中国年轻人选择一种拒绝辛勤工作的生活方式,那么对中共野心而言,这是一个危险。

当被问及是否认为躺平会演变成对中国共产党的威胁时,艾丽斯深吸了一口气。

她说,有些事情最好不要通过微信讨论。△

 
分享:
 
人气:27,38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