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凶徒将女孩们扔进炼钢炉里…(图)
 
周晓辉
 
2022年7月18日发表
 



唐山市民自发前往现场送菊花和孔明灯。(视频截图)

【人民报消息】在《唐山爆料称女孩都已遇害 残忍超想像》一文中,笔者援引两位爆料人的信息,还原了6月10日唐山烧烤店四名被打女孩遇害的整个残忍过程。当时爆料人没有提及遇害女孩们的遗体是否由她们的家人领回,只有一位爆料人称两名白衣女子被凶徒们打死后装车拉走,至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晓。

然而,很快,网友 @yesno139611 的爆料提供了更多的信息,他写道:“我前几天特意给唐山一混社会,搞数字货币的大哥打了电话,这人以前是某国企老总。问他这个事情,他说当地都很认真地说,四个女孩全死了,四个尸体全都被扔进唐山钢厂炼铁炉。还嘱咐我,说这个听着很玄乎,但是确实是真的。唐山几乎人人都清楚,没人敢说话了。只能去现场献花。”

从整个事件的恶劣程度看,那些恶徒是完全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的。如果将遗体扔进钢厂炼铁炉一事是真的话,这还真是彻底的毁尸灭迹,手段毒辣,已不是用“残忍”一词可以描述了。

那么,凶徒们为何可以无障碍进唐山钢厂行如此残忍之事呢?只能说钢厂同样有人给他们开绿灯。值得注意的是,唐钢的部分区域,包括南区及开平区银河路唐钢炼铁厂区域、唐钢气体公司、冷轧薄板厂、水处理中心、平整分卷、3号及4号高炉炉壳等,就在唐山市路北区滨河路9号,与发生凶案的烧烤店在同一个区,而据相关消息,路北区公安分局长马爱军当时就在现场,是参与强奸、杀害女孩的当事人之一。

能当上路北区公安分局长的马爱军一定也不简单。资料显示,路北区是唐山市中心城区,唐山市委、唐山市政府所在地,是唐山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中心区北半部, 毗邻京津。该区总面积176平方千米,下辖11个街道、2个镇,常住人口784,667人,占整个唐山人口的十分之一还多。

在唐山,路北区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区。2021年,路北区地区生产总值566.06亿元,增长2.6%。而且该区矿产有煤炭、耐火粘土、砂土、泥炭、矿泉水等。煤炭地下煤炭储量4232.7万吨,占保有储量63%。耐火粘土为G层矿,类型可分为半软质粘土、高铅粘土,探明储量98.1万吨,保有储量98.1万吨。砂层多为粉砂、细粒砂。探明储量536万吨,保有储量517万吨……

这背后不仅仅是数不尽的钞票,更是许许多多、纠缠不清的权钱、利益的勾兑。有多少官员乃至北京的高官卷入其中?显然,作为一路攀爬上来的路北区公安分局长的马爱军,对此黑幕是知情者也是参与者之一,而他背后的靠山应该不只有一个。

迄今不仅唐山女孩下落官方不敢公布,就连马爱军被廊坊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下文也不见踪影。或许,动了马爱军,就等于动了他背后的靠山,这背后的利益纠葛在中共官场上绝不罕见。

无疑,在中共治下,希望得到真相是相当困难的。只有中共解体,中国大陆上一个个冤案才会昭雪。或许有的人会说:那就这样放过这些凶徒?难道就让凶徒们毁尸灭迹后逍遥法外?

在人的层面上目前大概只能如此,但如果你相信因果报应,相信民间流传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善恶有报终有时,只争来早与来迟”、“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善恶到头终有报,高飞远走也难逃”、“一报还一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多行不义必自毙”等俗语,相信上天主宰、恒定着绝非人力可以洞察的因果,那就不要怀疑,这些所有参与的凶徒,绝没有一个会是被上天饶过的。

不妨说说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中共警察和一名法医亲历的因果报应故事。1994年,一名刚刚调到刑警队的北京警察遇到了这样一个案子:前门附近的一家新开不久的歌厅死了一个人,报案人称说是在歌厅门口打架让人给扎死了。他和同事们在现场勘查时发现,这个人的真正死因是由于进门时脚下一滑,扑到了门口供着的一米多高的关公像上,被关公手里的铜刀尖扎到嗓子上,正好扎在动脉上而亡,属于意外。

这名警察在调查中得知关公像是一个叫于子兴的安徽人送过来的,后来警察去找这个于子兴时,却发现他已失踪了三天。听歌厅的老板说,于子兴在几天前的酒桌上提到要买一辆夏利车,于是警察们又重新对其进行调查,发现他一个情人家里的3.1万块钱现金没有了,还知道他是因为帮别人弄200多斤公家的水泥,赚了些钱,而就是这个一起和他弄水泥的东北人近期去过他情人家里喝酒。

在调查期间,西罗园派出所上报发现了一个高度腐败的人头,经鉴定,正是于子兴的,属于他杀。警察们在去找于的情人时进一步得知,正是她与那个东北人将于子兴弄死的,而那个杀死于的东北人居然就是歌厅门口死亡之人。

所谓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正是歌厅门口的意外事件才引出了一起杀人命案,警察们都说是老于的冤魂报了仇。当时负责案件的公安局领导在结案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你做了任何事情,都会有后果的,天地神灵都会知道的,只不过报应周期有早晚。望各位深信因果,起心动念,行为处事,万万不可作伤害别人的事情!老话说,好人好自己,害人害自己。”

还有一名司法医学警察在接触了佛法后,通过多年的观察、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死亡不是偶然发生的,它是因果铁律的最好证明。这名法医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三个案子,其中一个案子是这样发生在一名赵姓矿主身上。

赵某在一个小乡镇开了一家小煤矿,因发生矿难被刑拘,但他因为患有糖尿病被送到了医院。因其上边有人,案件后改为监视居住,但赵某却因为病情日益加重,再也没有离开过医院。住院期间,他备受煎熬,最终变成了一幅骷髅相、全身溃烂而死。据说,他死后,用被单裹住尸体搬运的时候,骨头非常脆,当场就发生了好几处骨折,他的尸体在放进冷冻柜之前,几乎都要化成一摊肉泥了。

而这样的惩罚的缘由大概赵某已经知晓,他告诉了法医这样一个故事:十多年前,在他刚刚起步做小煤窑的时侯,因为缺乏资金,就托人在火车站骗来了一些弱智的流浪汉,让他们下井挖煤,而且还不付工资,只需要雇几个保安就可以。在他积累到第一桶金之后,为了隐瞒真相,他封闭了那个小煤窑的矿井,任由这些弱智者在黑暗中慢慢饥饿、窒息而死。

赵某的供述后来被证实,公安机关在所述地挖出来二十多具骸骨。很显然,他死前的惨状就是那些冤魂们曾经遭受的痛苦的报应。

这名警察和法医讲述的因果报应故事其实在古今中外历史上并不罕见,在中共警察和凶徒身上也并不少见。那么,凶徒陈继志、马爱军等人,他们未来会遭到怎样的报应,上天应早有了安排,不妨大家可以关注。△

(转自大纪元)

 
分享:
 
人气:218,63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