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先声 中共73年前的承诺(30) (图)
 
2022年12月1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编者按:中国有句讥讽的话「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言外之意,说一套、做一套。

1999年,笔名为笑蜀的陈敏把中共非法建政前的承诺不加任何修饰、一字不改的整理成书,名为《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但书出版了之后,立即被自诩「伟光正」的党紧急回收,送进造纸厂变成纸浆。

为什么自己曾做出庄严的承诺,却在夺取政权后害怕做历史的回忆呢?

就连届时已经退休的中共政治局委员、人大委员长万里先生都没见过这些「庄严承诺」。当秘书费力找到这本书时,万里花了两天时间看完,之后困惑的问: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吗?

秘书坦承,这些都是中共在国民政府当政时公开发表过的文章。

只是中共达到目地,非法建政后,就把这些自己曾经的虚伪谎言化成了纸浆,并反反复复给百姓洗脑、制造谎言,说「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如果把「伟光正」建政前后的承诺、誓言、社论和宣传资料摆放在一起看,尤其是通过亲身的经历,就会鉴定出中共是个彻头彻尾毁灭中华民族和全世界人民的邪党。

请看以下中共在建政前是如何在狗嘴里吐象牙的:

历史的先声─中共半个世纪前的承诺

──编者:笑蜀

●《出版法之修正》- 救救出版业和读书人

政府为了统治思想,报纸已经成了清一色,对于出版业也要来这一套。贴补政策下的党营书业,政府予以极大的权力,他们可以免除营业税、印花税、所得税……,可以免除兵役、可以得到官价的原料,可以飞机「复员」,可以到收复区「接收」房产、印刷厂和一切的工具、原料。出版的书,当然是金科玉律,歌功颂德;亏完了本,当然可以报销。一方面用出版法作工具,排除异已;正当的出版业,还有什么活路?可惜不争气的强项作家,虽然用尽威胁利诱的方法,不肯与他们合伙;明眼的读者,不要看他们的书,于是乎放宽尺度,凡属低级趣味的荒诞无稽的,甚而至于淫秽无耻的书,随便可以流行市上;无聊的文人和书贾,为了解决生活问题,只好走这条路了。一方面把学生的功课加紧、管束严密,没有工夫看别的书。教科书要部编的,当然不会含有「不正」的思想。穷人根本不必想读书、识字,大学生用公费来笼络,还得加进特务来监视。思想不稳的教师随时可以失踪。青年人还读什么书?够了,我希望每个中国人都知道正当的出版业和读书人,都被一网打尽在黑暗的地狱中,没有人敢喊一声冤。趁着政治协商会议开会的时候,我们要戳穿这一套戏法。自然,每个人每个事业都有他的黑暗面,而为他人所不知的。我们希望尽量的发表出来,让有心人来救救我们。

──《新华日报》1946年1月2日

● 以出版自由繁荣出版业:解除精神匮乏的不二法门

凡是常到各书店的门市部去看看、常常留意报纸上的书业广告的人,都能发现,目前出版业中表现着极不正常的现象。无数的读者正渴望着读到能够帮助人认识现实解决问题的出版物,可是新书新杂志都显著地减少。许多曾经每日出版若干本书的书店,现在只能日出一本乃至几日出一本乃至完全不出新书了。在这出版业衰颓的情形下,大量地继续不断地印出来的只是「色情」作品和「公报」式的书刊。前者以迎合低级趣味和麻□读者为目的而到处泛滥;后者的出版对他们自己是「报销」,对读者是蒙蔽欺骗,虽然并没有人欢迎,也源源不断地向市场倾销。于是出现了很多卖弄风情、搔首弄姿的所谓「作品」,甚至《玉梨魂》《情书一束》也翻印重版;于是甚至有些官方的杂志书籍大量印出来后,却堆在栈房里,任其霉烂。这些书本来只是糟蹋纸张油墨,并无什么人阅读。──透过这种种反常的现象,我们可以听到读者的叹气、民营出版的诉苦和作家的呻吟。一般读者在艰难生活中本已对书价摇头,但纵然出高价,也有无书可购之苦。正当的民营出版业已奄奄一息,陷于绝境。许多作家能够也愿意供给为多数读者所欢迎的新作,然而终于只能搁笔或写些不关痛痒的东西。

看了这种种现象,怎能不使人忧怨、使人愤慨?一个国家的出版业情况就是这个国家的文化情况、民主程度的最正确的测验器。目前出版业中的反常现象实在是严重的危机。中国人民在精神食粮上也如在物质食粮上同样有匮乏的恐慌,而且是被迫着接受腐烂不堪的精神食粮,或甚至以砒霜来代替。要走向民主,要走向胜利,要使中国不再是一个文化落后的国家,这种现象绝不能继续存在。在一个自由的国家中,人民一定能够自由地得到合于他们需要的读物,也就是一定有一个自由的繁荣发展的出版业。或者说,以繁荣的出版业来供养人民的充分的精神食粮是自由的国家的一个重要的标帜。──由这里我们就可以解释目前民营出版业困窘、出版物在质与量上都显著衰颓的现象产生的原因。

抗战打开了人民的头脑。人民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各种书籍。抗战开始的一年内出版业繁荣的现象即由此而来。假如出版家能够不受任何障碍,继续自由地供应合于需要的书籍,广大读者自然会全力支持他们。纵然物价高涨、百业艰难,但只要出版物销数多,定价仍可不致狂涨过甚,自由的出版业也决不至于不能维持。

同时,在自由的市场上,不合现实需要、不受读者欢迎的出版物自然会淘汰,出版物在质上也就一定能不断提高。固然一般市民中容或仍有一部分人倾向于低级趣味、喜欢无聊色情作品,这其实是在过去任何时期都有的,不过当正当的出版业繁荣之时,投机出版物究竟只是少数,它们的读者也有可能被引导向正当读物。只是因为现实的苦恼既助长了人们的不正常的心理,而正当的出版业又萎缩不堪,才使色情书籍能够泛滥一时,几乎成为出版业的主流了。有心人固然为此扼腕叹息,但未始没有人在暗中窃笑,以为得计。正本清源,要克服这种危机,也非使正当出版业自由发展、正当出版品得到保障不可。

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必须彻底废除现行检查办法,还必须在纸张、印刷、交通运输各方面都有充分自由的保障。在目前大后方纸的恐慌下,第一件要紧的事是如何发展纸业生产,而不是统制纸张。在纸的统制下,平价纸的不均等的供应更加速了民营出版业的末运。再加上多数印刷所被控制、邮寄运输上的重重限制,书刊未出之前先要经过严格的检查、既出后仍有被停止发卖的危险,把民营出版业逼得一筹莫展。这许多实际情况不改变,出版业衰颓的现象是绝对无法挽回的。

三十家出版业联名发表紧急呼吁,他们沉痛地说,他们将「被迫从出版岗位上总撤退」,要求当局给以纸张、印刷、邮寄、资金周转上的便利。我们以为他们的要求是极端正当的。这些出版业在最艰苦的环境中坚持岗位至今,是值得赞扬的。我们希望他们继续坚持,全国作家和广大读者,一定都会支持他们的主张,来要求解除对于出版业的一切束缚,要求给出版业以自由和繁荣发展的可能。

──《新华日报》1945年6月26日(未完待续)△

 
分享:
 
人气:184,01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