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倪匡三十多年前就预言了香港的今天(图)
 
袁斌
 
2022年11月5日发表
 



倪匡参与2013书展:「卫斯理」五十周年座谈会。

【人民报消息】中共当年接受香港时,曾承诺「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

从那时起到现在,五十年仅仅才过去一半。但全世界明白真相的人都知道,「一国两制」已经名存实亡,中共已经把香港变成了中国的一个内陆省份。

令人惊叹的是,有一个人,早在三十多年前就精准的预言了香港的今天。

这个人是谁?就是几天前去世的,被誉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著名作家倪匡。

倪匡在1987年写下的卫斯理故事《追龙》,被认为是香港前途的预言书。他称当时已明白香港救不了,「当香港要纳入共产政权统治,无可能有第二条路,毫无疑问一定会逐步走向中国化」。

《追龙》中写道:「东方的一个大城市会彻底毁灭,那是『气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挽回。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都知道这个大城市的名字,也知道这个大城市会在什么时候毁灭……」

「要毁灭一个大城市,不一定是天灾,也可以是人祸,人祸不一定是战争,几个人的几句话,几个人的愚昧无知的行动,可以令大城市彻底死亡。不必摧毁大城市的建筑物,不必杀害大城市的任何一个居民,甚至在表面上看来,这个大城市和以前一样,但只要令城市原来的优点消失,就可以令它毁灭死亡。」

「这个大城市」指的就是香港。

倪匡为何能在三十多年前就精准的预言香港的今天?是因为他比一般人更聪明吗?不是,是因为他出生在大陆,早在青年时代就受过中共的迫害,正是为了逃避这种迫害他才偷渡到了香港。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使他对共产党的本质有着远远超乎于一般人的深刻认识,一生都坚持反共。

他说过:「共产党不准人反。独裁、一党专政始终行不通,完全违反人类历史文明。权力无限扩张、没有监督势力,共产党必然腐化。」

「共产党极权。我钟爱自由,向往个体的思想,不得不讨厌共产的思想体系,一如水火不容的道理。」

他还说过:「共产党最可怕之处是要洗脑,控制别人的思想意志,人在共产党的制度里只会变成完全服从的机械。」

「五千万人(党员)统治十一亿人,平均一个人才管理二百多人。重点是他有武器在手,也有专政机器,所谓『人民民主专政』,有这样的国家统治机器。你不听话就直接抓捕,一个人才统治二百多人吧,比方有30人反抗,就把这30个都抓下来,剩下的,就已经不敢再反抗下去了。」

文革后,中共搞起了改革开放,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了经济的快速增长。有些天真善良的人认为共产党改观了,进步了,开放了。但倪匡认为这只是假象,共产党的本质并没有变。如果说共产党有变化,那也不是变好了,而是变得更坏了。

他说过:「过去几年大家有个幻觉,以为接受共产党统治不算怎样。算不上坏到透的事,因为过去几年中共给人一个假象,看似很进步、很开放,努力一直改革努力想中国好,结果现在(六四事件),假面具完全撕破了。」

「共产党有改变,不过是变得更坏,现在变成最坏的资本主义。所有大企业控制在官僚手上,官僚资本主义是最无情的资本主义,不会同情老百姓的。」

「现在最遭欺压是农民与工人,因为百分之零点七的人掌握百分之九十的资产。工人上午上班,下午回来时房子已被拆掉了……现在新闻相片上可见煤矿老板用礼宾车送女儿上学,但路边却有衣衫破旧的小女孩……对比太强烈了,不能这样子。」

他还说过:「每当听到别人说共产党进步了,总会想起一个老笑话,话说一个食人部落的领袖,不服别人批评他残忍野蛮,于是派了很多子弟到哈佛、剑桥留学,多年后,这些留学子弟都西装笔挺的回来,人家问食人部落领袖现在怎样了?他说我们好进步了,用餐刀吃人肉。共产党现在的所谓进步就是用餐刀吃人肉!」

「很多人跟我说共产党进步了,但它的专制极权本质并没有改变,它的所谓进步只是表面现象……受欺压的总是大多数老百姓。很多权贵和富商曾劝我去北京看看,我说你们去北京是看高楼大厦,北京有个地方叫上访村,你们知道不知道?他们连听也没听说过。我说你们应该去看看,就知道中国底层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

正因为对共产党有着如此清醒和深刻的认识,倪匡一开始就不承认「一国两制」,认为共产党对香港为所欲为,何来「一国两制」!

倪匡还指,凡是被共产党统治的地方都不会有希望,预计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被中共逐步削弱,直至被融入大湾区,届时香港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大陆城市。

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倪匡在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更是直言,「香港这个文明的社会,一到共产党手里就一定死」。他形容香港和共产党是两种不同生物体,无法共同生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倪匡虽然走了,但我深信,他的精神遗产,他对共产党本性的洞见,将继续警醒更多的善良人。△

 
分享:
 
人气:105,31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