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乐滋滋 欣喜这本小说株连全家(多图)
 
李子木
 
2022年10月17日发表
 



中共非法建政73年来,北京天安门广场没有晴过天。



图左刘志丹,图右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



李建彤的小说《刘志丹》被定为反党性质,株连六万人!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李子木报导)因纪实小说《刘志丹》而被整肃的达六万人,这百分之百是冤案,是中共百分之百不能说出口的丑闻。为什么?因为当年中共被蒋介石先生领导的国民政府军围追堵截到几乎被彻底围剿的时候,发现唯一的逃生之地是刘志丹领导的陕北地区,那里的主要领导人还有高岗、习仲勋。那时习仲勋才20岁左右。经过逃亡(俗称长征)的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开始以清理内部的名义大开杀戒,由于刘志丹在那块红色根据地的声望特别高,不能明目张胆的处决,就先把刘志丹的左膀右臂都酷刑折磨后杀死,然后利用刘志丹在前线视察的时候,让自己人从背后开枪把他打死了,时年33岁。当时活埋习仲勋的坑都挖好了,毛泽东到了,发现他「还是个娃娃」,就放过一马。然后开大会隆重哀悼刘志丹,说他在前沿阵地被国民党军队打死了。很多知情人把这段历史刻在心里。

逃难的中共中央红军杀了刘志丹,夺了他的地盘,把这里当成「革命根据地」发展起来了,正因为此,刘志丹成了中共的一块希望所有人都忘记的心病。李建彤以《刘志丹》为书名写成五十万字的长篇纪实小说,留下了那段荒谬历史的第一手珍贵资料。《刘志丹》无疑是哪壶不开专提哪壶。

在1962年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做了关于阶级、形势、矛盾和党内团结问题的讲话,公开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当时康生递给毛泽东一张字条,上写:「利用写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泽东念了字条,然后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就这样,「反党小说」作者李建彤和她的丈夫、刘志丹的弟弟刘景范遭遇极其悲惨,还株连了六万人,其中最高职务的是时任副总理习仲勋,他虽然没有看过该小说稿件,但曾参加过一次讨论会,原则上支持写刘志丹。但「刘志丹」在中共的党史中是个敏感词。怎么能写呢?史实一曝光,那中共的发展史就龌龊了,长征变成了逃亡,伟光正成了假恶暴。于是习仲勋遭受了16年的批斗、关押、下放,全家人从天上跌入地狱,长子习近平成为小反革命,差点丧命。

● 小说《刘志丹》的来由

1954年,中共中央宣传部要求工人出版社出一本关于「中共烈士」刘志丹的书,工人出版社约请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执笔。

1962年夏,小说《刘志丹》六易其稿后,开始在《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上连载。不久,因当年与刘志丹发生过冲突的时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阎红彦极力反对而相继停止。阎并将他的反对意见上报中共中央。

阎认为,《刘志丹》中有一个正面角色的原型是高岗。这部小说是为「高岗」翻案。

高岗是中共陕北根据地的创办人之一。上世纪40年代中共延安整风时,阎向中共高层反映过高岗的问题,但未起作用。当时,高岗被中共中央认定为陕北根据地的代表,一直受重用。阎一直不受重用。中共建政后,高岗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府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但是,到了1954年,高岗突然被打成「高、饶反党联盟」,高实在想不通,自杀身亡,年仅49岁。

李建彤在写作《刘志丹》的过程中,征求过习仲勋的意见。习仲勋与高岗、刘志丹都是陕北根据地的创建者。到1962年,习仲勋官至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院秘书长。

阎红彦诬告《刘志丹》是习仲勋「主持」写的,后来竟胡说习仲勋是《刘志丹》的第一作者。

1962年9月,中共召开八届十中全会,毛泽东在会上大讲特讲阶级斗争,批判「翻案风」。时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阎红彦对《刘志丹》一书的看法,正合毛的心意。

毛在会上说:「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

为什么毛泽东说这部小说是反党活动呢?因为这部纪实小说触动了毛的软肋。

毛此言一出,《刘志丹》被定性为「反党小说」。从此,因为一部小说,一个历时17年、株连六万多人的重大冤案被制造出来了。

围绕这部「反党小说」,先打了一个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反党集团;贾拓夫被整死后,把接受过采访的时任劳动部长马文瑞拉进来,打了一个「习、刘、马反党集团」;之后,升级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再后来升级为「西北反党集团」。

受这部「反党小说」受牵连的人主要有: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刘志丹的弟弟刘景范、刘志丹的弟妹李建彤、毛泽东到延安的带路人贾拓夫等,还有宁夏、青海、甘肃的官员、在中央党校学习的二十多位西北高官、西北籍或在西北工作过的一批高官、陕甘宁基层官员与群众,竟高达六万余人。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因审看过《刘志丹》,被打成「习贾刘反党集团」的总头目。这部小说被「认定」为习仲勋篡党篡国的纲领。习仲勋被批判为「野心家」、「阴谋家」,被停职审查三年多;后下放河南省洛阳矿山机器厂任副厂长。文革爆发后,被监禁8年。1975年5月,下放到洛阳耐火材料厂。直到1978年,16年之后才回到北京,但并没有得到邓小平的信任,一直被边缘化。

● 王友群博士如此评论

从1962年至1978年,已经是副总理的习仲勋因为一本小说而被整了16年,他的一家老小都受到牵连。说起来让人不可置信,但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共统治区就令人完全置信,现在贴一个帖子就可以被判刑就是例证,这说明中共的本性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无论是建党初期还是党的末年都是一样。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写道:

刘景范是刘志丹的弟弟。当年,也是陕北根据地的创立者之一。中共建政后,曾任政务院监察委员会党组书记、第一副主任。1954年高岗出事后受牵连,1955年被调任地质部副部长,有职无权。

李建彤写成《刘志丹》之后,空闲时间较多的刘景范,曾帮助修改此书。《刘志丹》成「反动小说」后,刘景范被停职检查。之后,在家闭门思过。

文革爆发后,刘景范一再挨批斗。1968年,因揭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康生的老底,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戴上手铐,逮捕入狱,坐牢七年。

毛泽东到延安的带路人贾拓夫是唯一一位从陕北到「中央苏区」工作,又从「中央苏区」长征到陕北的中共官员,是「毛泽东走向延安的向导」。

中共建政后,贾拓夫官至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随着中共元帅彭德怀被打倒,他也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分子」。撤职后,被发配辽宁抚顺发电厂工作。1962年在中共七千人大会上获平反。之后,被调回北京,还没有安排新工作,小说《刘志丹》事件发生了。

作者曾将小说稿送贾拓夫审看,书稿被送到贾拓夫的秘书张致祥手上。张致祥还没有来得及给贾拓夫看,小说就变成了「反党小说」。不容分说,贾拓夫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

因为与这部小说确实没什么关系,事后,贾拓夫被安排到中央学校学习三年。1965年,被分配到首都钢铁公司任副经理。1966年文革爆发后,康生在一次会议上说:「陕北的那个贾拓夫,是一个老反党份子」。从此,对贾拓夫的斗争陡然升级。

1967年5月7日,贾拓夫被发现死在首钢的一个苗圃里。他到底怎么死的,至今是个谜。他的尸体火化后,装骨灰的罐子上写着:「畏罪自杀,反革命」。

李建彤在《反党小说〈刘志丹〉案实录》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1962年1月,中共召开七千人大会。会议期间,李建彤的丈夫刘景范约了几个陕北老乡到家里吃了顿荞麦面条。不料却惹下大祸,来吃饭的宁夏、青海、甘肃的官员,后来都被「认定」为参加了写作《刘志丹》,都是阴谋家。

结果,吃了这顿荞麦面条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副主席罗成德、青海省委副书记谭生彬、甘肃省副省长张鹏图、兰州市委书记王耀华、甘肃省酒泉地区专员毛应时等,均受到专案审查,并被打成「西北反党集团」成员。

李建彤还谈到,1963年,从西北5省调到中央党校学习的二十多位西北省部级高官,也都因涉及「反党小说」,被「认定」为「西北反党集团」成员。其中许多人跟作者李建彤根本就不认识,连面都没见过。

除了三任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高岗、彭德怀、习仲勋外,在西北工作过的何长工、周扬、宋任穷、马文瑞、郭洪涛、潘自力、李志舟、高登榜、朱理治、高锦纯、王兆相、王恩惠、吴亮台、高朗亭、赵连壁、张邦英、赵耀先、方仲儒、秦川、苏一平、闻捷、张秀山、张策、高峰等一大批人被打倒。不少人被迫害致死。

李建彤说:「陕甘宁老区的基层干部和群众,有上万人被打成『彭、高、习反党集团』的黑爪牙。甚至我到陕北采访时给我带路的群众,也被打死了几个。」

工人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及全总的领导、出版《刘志丹》的工人出版社,从社长到责任编辑无一幸免。

社长高丽生被发配到外地劳动改造,文革中再揪回来斗争,遭到灭绝人性的毒打,最后被折磨致死。总编辑吕宁在审讯中被打得死去活来,后来下落不明。

责任编辑何家栋,全家被赶到乡下,母亲和两个儿子在贫病交加中死去。他本人在文革中遭受造反派毒打,双眼几乎失明。另一位责任编辑王勉思和她的丈夫康濯也惨遭批斗。

编辑室主任杜映被康生点名批判,被整得很惨。她的丈夫,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军队某部政委也受到株连。

工人出版社的上级主管领导,全国总工会主席马纯古、书记处书记张修竹也受到批判。

● 刘志丹之死的知情人如是说

刘志丹被自己人暗杀的那天是一九三六年四月十四日,在黄河渡口三交。中共谎称一挺敌人的机关枪,在扫射进攻的红军时,打中了他的心脏。但刘志丹并没有在进攻的红军行列里,也没有在两军的交叉火力线上,他在两百公尺外的一座小山上用望远镜观战。如果打死他的真是一挺机关枪,那挺机关枪也太神奇了:它本来在朝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射击,突然一下子转了个大弯,就那么一颗子弹,从两百公尺外准准地射在刘志丹的心脏上,精确度真能使神枪狙击手汗颜。

刘志丹中弹时,有两个人在身旁,一个是政治保卫局的特派员,姓裴,裴周玉,“长征”时他负责看守红军的金银财宝。另一个是刘的警卫员。

根据裴自己的描述,刘志丹中弹后,他叫警卫员去找医生,「当医生来到时,他(刘)已完全停止了呼吸」。也就是说,刘志丹死时,身边只有裴一个人。

刘志丹死前的一系列事件显示,要他死是毛泽东的意思。死前八天,毛下令:「二十八军以后直属于本部指挥」。这意味着,刘志丹一旦死亡,向上面报告就是直接对毛。两天以后,毛任命刘志丹为他迄今一直被排斥在外的「军事委员会」委员。这等于刘获得全面平反,进入军事决策机构。

这样,刘死后会被当作英雄对待,他手下的人不会愤怒造反。最后,13日那天,是毛亲自下令刘志丹去三交(地名)的,去的第二天刘就被打死了。

刘志丹下葬的时候没让他的遗孀同桂荣看遗体。她回忆说:我要开棺看他一眼,周恩来副主席劝说道:「刘嫂子,你身体不好,见了更难过。」所以没看到。 七年以后终于让她开棺看了,但那时遗体已腐烂。那一年毛泽东整饬在延安的中共干部,特别需要根据地的稳定,需要利用刘志丹的名字。他为刘志丹举行隆重公葬仪式,把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毛亲笔题词,说刘志丹的 「英勇牺牲,出于意外」。

在中共史上,刘志丹是唯一一个死在前线的根据地最高领袖。不仅他,他在陕北的左右手都在他死的几个星期内先后被打死:杨琪死于三月,杨森死于五月初。也就是说,毛到陕北几个月内,当地的三个红军最高指挥官都 「死在战场」。这样的命运在红军里绝无仅有。

● 为什么毛泽东无法容忍《刘志丹》这部小说




副总理习仲勋受牵连,在文革时被游街,儿子习近平受父亲牵连被打成小反革命,差点丧命。



中共二十大党代会,习近平说:「共产党说到就要做到,也一定能够做到」。

并不是老毛无法容忍这部小说,而是害怕这段真实的历史重新被提起。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红军当年是怎样狼狈逃窜的,更不知道红太阳还有一段走麦城的惨剧,更不知道乞丐进了救命恩人家,先把人杀了,随即摇身变成了主人。

按照中共自己的说法是伟光正,毛是红太阳,「一句话顶一万句」。怎么能容忍刘志丹威望比毛高?因此陕北根据地的三位领导人:,刘志丹被杀,高岗自杀,习仲勋至死没有了却自己的心愿:为高岗平反。

中共二十大党代会,习近平说:「共产党说到就要做到,也一定能够做到」!

为什么一个死里逃生的孩子掌握中共最高权力后,会变的铁石心肠,遭千人骂万人恨?这并不奇怪,如果您看了《九评共产党》就会知道,中共是个不折不扣的邪教,邪教培养大的优秀接班人,会忘记人性。(文/李子木)△

 
分享:
 
人气:165,13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