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維權律師常瑋平久遭酷刑 生不如死(圖)
 
2021年9月19日發表
 
日前,常瑋平首次會見辯護律師,披露自己遭到酷刑,生不如死。手舉照片者是常瑋平的兒子。

【人民報消息】維權律師常瑋平被羈押近11個月,於9月14日下午首次獲准會見辯護律師。常瑋平披露自己仍然遭受坐老虎凳、疲勞審訊、不讓睡覺、飢餓、辱罵等酷刑折磨,造成他一直便鮮血,生不如死。常瑋平的妻子陳紫娟於9月14日通報上述內容。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36歲的常瑋平是國內維權律師的新生代,自2013年起擔任律師後,接手的案件都與公民權益有關。2019年12月下旬,多名維權律師和異見人士在廈門聚會,討論公民社會及中國時政。2020年1月,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與會多人,常瑋平是其中之一。他被祕密羈押10天后取保候審,但是要留在家鄉陜西寶雞,律師執業證也被註銷。 同年10月16日,常瑋平向外界披露自己在被監視居住期間遭到「老虎凳」等酷刑。6天后,常瑋平在鳳翔縣老家被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無手續」帶走,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爲由進行第二次監視居住。 今年4月7日,常瑋平被中共寶雞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妻子陳紫娟及常瑋平年邁父母曾發出抗議聲明,認爲常瑋平沒有任何犯罪行爲,更談不上顛覆國家政權,要求立即釋放。 9月17日,陳紫娟在個人網頁指出,辯護律師在本月13日會見常瑋平,才得知常瑋平近一年所遭酷刑逼供,包括「坐老虎凳」等。 陳紫娟披露,去年12月末,常瑋平剛被抓,當局爲了坐實其罪名,調動整個陝西寶雞市各縣的很多警力,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成都等地,將很多人(包括大學生)傳喚到派出所或學校的保衛處,進行威逼誘供,就是要把常瑋平的罪名坐實,把冤案進行到底。 常瑋平還告訴律師,他兩次被「指定監視居住」都是被關在寶鈦賓館。在監視居住的5個月16天內裏共洗澡5次,頭頂的攝像頭24小時對着他拍,毫無隱私可言。該監居的房間非常小,只有3×3平方米大小,一半是辦案國保的地方,常瑋平睡的床非常小,不讓他睡的時候就把床折迭起來。每頓飯只給他一個饅頭,一天3個,只有按照國保的意思做,才會讓他睡覺。 常瑋平說,自己被國保當猴耍,一直處於被騙、被威脅、被謾罵羞辱、給他希望又破滅的過程,直到案件移送檢察院。 常瑋平還說,他在裏面最大的體會就是「生不如死,熬過一天是一天」。因爲自己時刻記着他的一個發小(小時的朋友)留下妻子和兩個幼子先走的悲劇,令他堅持沒死、沒瘋,一直撐到今天。但是長期的酷刑已對他的身體造成嚴重的損害,長期便鮮血。 陳紫娟指出,陜西當局對常瑋平的迫害有恃無恐。寶雞市檢察院以檢察院承辦人休假拿不到案卷爲由,一直阻止律師閱卷。 常瑋平會見律師時還透露,9月8日,承辦檢察官去提審他時警告他,在會見律師時嘴巴要放嚴一點,不能把他所遭受的酷刑講出來,不然的話對他不好。 陳紫娟氣憤地說,我不知道常瑋平在裏面還經歷什麼酷刑,我也不能夠完全確定這些就是他全部的遭遇。 此前,陳紫娟認爲有必要分享近一年多的經歷,讓外界了解「中國式依法治國」,因此開設個人網站,定期更新丈夫狀況及案件進展。△

 
分享:
 
人氣:88,51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