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血戰長津湖 被中共掩蓋的駭人真相(多圖)
 
邢天行
 
2021年10月6日發表
 
70年前的今天,在朝鮮抗美援朝戰場上,毛澤東問,美國哪支部隊最厲害,有人告訴說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毛澤東說,那就殲滅它。也許就是這段無從考證對話,才有了震驚世界的長津湖戰役。
美軍士兵正在檢視韓戰中一片一片陣亡的中共國士兵屍體。
上圖冰雪中只露出一雙凍黑的手,下圖是凍死的中共國士兵。

【人民報消息】在上世紀50年代的朝鮮戰爭中,長津湖戰役是一場舉世聞名的重要戰役。美軍以此戰爲驕傲,爲將士們頒發了美軍戰史上最多一次勳章87枚。中共視之爲是一場扭轉了朝鮮戰局的決定性勝利。但是,中共在戰後撤銷了參戰兵團的番號,長期以來,官宣不願讓人知道此次戰役的情況。 如今,爲配合中共當前的反美備戰精神需要,中共投巨資拍攝號稱中國影史成本最高的電影史詩級戰爭的洗腦大片《長津湖》,把當年殘酷的真相粉飾一新。這部由徐克、陳凱歌導演,吳京擔綱主演的歷史造假片,於2021年9月30日在中國大陸放映,被小粉紅們瘋狂炒作,引爆國殤日檔票房熱度,實屬中共窮途末路的自嗨。 這裏,擷取歷史片段,概要揭示長津湖一戰中的事實,以正視聽。 ◎ 中共的奸謀與賭注 1949-1950年4月,毛澤東先後將解放軍裏的5萬多朝鮮族人祕密編入了金日成人民軍,併成爲其主力。朝鮮人民軍很快擴充到9萬多,南韓軍不足其一半卻毫不知道。蘇聯又提供給金大批武器裝備,包括重型武器。毛又許諾金日成一旦他打南韓,美國如果出兵,「中國將支持朝鮮」。有了外部靠山,金日成預計兩週佔領南朝鮮,於1950年6月25日,突然出兵侵犯南韓,三天後佔領了漢城等地。在漢城大肆屠殺所謂反革命和戰俘。當成批反綁雙手坑埋的屠殺照片傳到西方後,聯合國決定出兵,16國參戰。 9月15日,麥克阿瑟指揮美軍第十軍在仁川登陸後,扭轉敗局,10月後逼至鴨綠江。金日成潰不成軍,再次向中蘇求救。斯大林答應提供中共武器援助,但不提供空軍參戰。他提供給毛一份間諜情報,是美國總統杜魯門給麥克阿瑟的指示:要求美國將軍無論在任何條件下都不要越過中朝邊境,不要使用核武器。美國害怕捲入和中國之間的持久戰爭。中共將領反對出兵的原因是擔心惹來美軍打入中國,以及對中國工業中心投擲原子彈。本來猶豫不決的毛澤東在得知杜魯門底牌後,立即決定出兵,藉口指責美軍越過三八線,想入侵中國。10月19日,也就是聯軍和韓軍攻佔了平壤那天,中共軍隊23萬人祕密進入朝鮮作戰。 因爲中共掩蓋了實際入朝的兵力數字,所以聯合國軍隊以爲中國只有五、六萬人入朝。麥克阿瑟決定乘勝解放朝鮮全境,東線美軍和西線的聯軍成鉗形各自向北開進,準備攻取金日成的臨時政治中心江界。預計不久將結束朝鮮戰爭。共軍阻擋不住美軍攻勢而節節敗退。毛澤東急調第九兵團入朝,務必將二、三萬美軍王牌圍堵在長津湖地區殲滅。美其名曰:「誘敵深入」的周密部署。 如果美軍先期走出了長津湖,誘敵深入的幌子就倒了,失敗恐怕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急!急!急紅了眼的賭徒,只想孤注一擲扔出血本賭注去。 ◎ 不如牲口的入朝九兵團 第九兵團由中共精銳20軍、26軍和27軍三個超額編制的加強軍組成,15-16萬人。他們主要是來自江南上海一帶的南方兵,是原定攻打臺灣的主力部隊。1950年10月,九兵團被命開赴山東做好入朝參戰準備。11月1日,從山東境內開赴東北,在火車上接到了直接入朝命令。東北軍區臨時將庫存的5萬件日軍大衣、棉鞋等調給9兵團使用,有很多也沒能來得及送上入朝的火車。 九兵團悄悄渡過鴨綠江。入朝第一天,僅20軍隊一個師就有700多人凍傷凍病而掉隊。但仍然被要求嚴密僞裝,在積雪覆蓋的山路和樹林中開進。士兵們不得不頭上裹着毛巾,身上披着毛毯或夾被,凡是能擋寒的東西都穿在身上,五花八門如同叫化子一般。夜間睡覺更成問題,將這一兩床薄被攤在雪地上,十多個人擠在棉被上互相摟抱取暖。 這些人爲製造的苦難與悽慘,實在跟高大上的宣傳不相合,中共電影是不會去表現的。他們津津樂道的是十萬人到達長津湖,美軍偵察機竟沒有發現。其實,一個美國將軍在飛機上看到了向南走的志願軍,他誤以爲那是逃難的韓國百姓。正常的軍人,很難想像中共指揮官超極限用兵的常態。 ◎ 美軍被中共國兵的慘狀嚇到了 美軍第十軍的第七步兵師、陸戰一師,是美軍正規軍的精銳部隊。美軍一向最重視士兵後勤補給和生活。11月23日是感恩節。24日,到達目的地的士兵們驚喜地發現:部隊已爲他們準備好了豐盛的佳餚,火雞、蘋果派、南瓜餅、紅梅汁等全套節日特餐。此時,美陸戰一師3個團進入了長津湖地域。美步兵第七師兩個團進入附近預定地點。一般長津湖地區到11月下旬時,平均氣溫白天在零下27度。這時,寒流來襲,風捲雪飛,氣溫驟降至攝氏零下30-45度,積雪達40釐米厚。在這幾十年不遇的罕見極寒天氣,即使美軍有全套的防寒服裝、羽絨睡袋、帳篷,在打仗時也容易凍傷。 11月27日入夜後,埋伏在山林中的志願軍20軍、27軍突然向美軍發起總攻。陸戰一師被分割在四個區塊,三個團遭到志願軍至少三個師的兵力不斷圍攻。陸戰一師與步兵七師也被隔開圍攻。陸戰一師臨危不亂,立刻用200輛坦克在三處主要被圍地域組成環形防線。除了開始被偷襲時有所傷亡外,志願軍就很難佔到便宜了。 白天是美軍的天下。美軍有空軍和炮兵先轟炸志願軍的高地,然後有坦克在前面掩護,步兵端着衝鋒輪、火箭彈在後面跟着,幾乎沒有多大犧牲就佔領了山頭。志願軍爲了快速穿插不被發現,沒帶重型炮,只有中小口徑的迫擊炮,但鋼鐵炮管在極度嚴寒下,很難裝進炮彈,打出去的炮彈三分之二也成了啞彈!三八步槍和機槍,在溫度極低時也經常打不響。沒有火炮掩護,大批人在衝鋒時突然倒地而死。白天根本無法跟美軍較量,到了晚上,信號彈一響,共軍就幾百人往上衝,揹着槍擠在山坡上。美軍就槍炮、火箭筒齊發,山坡一片火海。爲避免傷亡,美軍就跑下了山。共軍佔據了山頭,但往往有來無回。 陸一師7團海洛德-摩爾豪森下士回憶了一場戰鬥,「出乎意料之外,攻山的戰鬥並不激烈。山上的志願軍沒什麼有力抵抗。他們的彈着點和手榴彈只落在幾個地方。繞着走,就可以避開。……我們團僅以很小的傷亡,就攻到山頂。一到山頂,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小小山頭上到處是死亡的中國士兵,大約有一二百具屍體。我的上帝,真是恐怖極了!他們好像大多是在空襲和炮擊時被炸死的,屍首不全,肢體四散。但是班長根據他們鐵青的膚色和無血的肢體推斷說,很多志願軍士兵在我們的空襲和炮擊前已經被凍死了。有些屍體三三兩兩抱在一起,可見他們是想借同志的體溫維持生命。他們都是身着薄衣薄褲單鞋,沒有棉大衣。難道中國志願軍不知道北朝鮮的嚴寒氣候?他們有軍火供應,卻沒有過冬準備?要不是凍死、凍傷這麼多的志願軍,那一二百具屍體就可能不是中國人的,而是我們美軍陸戰隊的。」 一名美國老兵今天仍然無法忘懷一個驚人的場景,「在照明彈下,中國士兵一羣一羣地從樹林裏衝出來,他們在樹林裏不知躲藏了多長時間。林邊有條小河,十多米寬,河水不深,冰已經被我們的炮火炸碎了,河水冒着汽。中國士兵淌水過河,上岸後,他們的兩條褲腿很快就被凍住了,他們跑得很慢,因爲他們的腿被凍住了不能彎曲。我們的火力很猛,他們的火力很弱,而且沒有炮火掩護,槍好像也被凍住了。他們像僵硬的原木在移動?」 戰鬥僵持了幾天。夜晚,志願軍佔了陣地,但威脅不了美軍在山腳下的防線。白天,美軍強大的炮火和空中轟炸之後,美陸戰隊奪回了陣地。中共20軍參戰部隊傷亡慘重,三天下來,幾乎彈盡糧絕,喪失了戰鬥力。 中共一直宣揚上甘嶺、松骨峯,卻不提長津湖。長津湖戰士的悽慘,中共上層脫不了干係,卻無人爲此負責。怕丟醜就不願讓人知道。那個時代過去了,社會開放了,長津湖戰役也被定義爲大勝了,於是研究的談論的也就越來越多了,才能看到一些真相。 抓點炒麵抓把雪吃,是《誰是最可愛的人》裏的志願軍。長津湖的倖存者說:要真能吃點兒炒麵,那就是非常幸運了。 九兵團27軍老兵鄒世勇回憶說:「入朝時每人背一個乾糧袋,大約有五、六斤的高粱米,到了戰場就吃完了,餓得抓雪吃。好不容易在很遠的一個老百姓家房子裏找到一袋土豆。煮熟了,送到上面去,都成了冰疙瘩,沒法吃。可是戰士餓啊,怎麼辦?硬啃,夾在腋下化一層啃一點兒。」 20軍的王學東說,戰場上的戰士每天只能得到所需要的一半的食物。 戰爭期間,能得到美軍揹包裏的麵包、香腸、罐頭等食品,就是充飢救命的美味。當然,被打死的美軍的棉服也會被脫下來套在身上。美軍也有回憶,第一次戰役,志願軍突襲成功後,沒有追擊跑掉的美軍,而是先去搶被打死美軍和丟棄的揹包裏的東西。 糧食都送不上來,傷員得不到救護就更可想而知了。戰場上受傷、凍傷的結局就是死亡。 幸運的是有機會向美軍投降的士兵,他們獲得了救助。1950年美軍戰地紀錄電影《和陸戰隊從長津湖到興南》中,記錄了不少這樣珍貴的鏡頭。有的光着凍得發黑的腫腳來投降,腳與褲腳上的冰凍在一起。有的無法伸手,靠美軍喂他喝溫水…… ◎ 驚心:4000士兵活活凍死 攝氏零下30、40度的天氣,死得最慘的是被安排打埋伏的士兵,趴不了多久就會凍死。在中共自己的統計中,有三個連設伏人員全被凍死。 1950年11月28日夜,20軍59師177團六連125名官兵,在死鷹嶺埋伏,準備堵截陸軍一師,全部凍死。一個個身着夏季軍裝,均保持着戰鬥姿勢,持槍俯臥在戰壕裏。 1950年12月9日,20軍60師180團2連129人,全部凍死。他們被下令守在黃草嶺山口,阻擊美軍通過橋樑撤往興南港。27軍80師242團5連,除一名掉隊者和一個通訊員,全都在設伏美軍7師第31團時凍死在陣地上。 鄒世勇回憶親身經歷:「我們發現有大約一個連的志願軍部隊。我上去一看,發現這是20軍的部隊,戴着大蓋帽,拿毛巾把耳朵捂起來,穿着膠鞋和南方的棉衣。每一個戰士都蹲在那個雪坑裏面,槍就這樣朝向那個公路。我想去拉一拉,結果發現他們一個個都硬了,他們都活活凍死在那個地方了,一個連。」 有些連隊沒有全部凍死,但當時還活着的士兵大量凍傷,有的整隻手都凍掉了,有的手指頭沒有了,有的是整個前臂和小腿都凍得沒有了。至於耳朵凍掉的,都不算啥。據當時在27軍任營指導員的遲浩田(1988年授上將軍銜)稱,他是全營唯一沒凍傷的。很想知道,遲浩田沒凍傷的妙招是什麼,爲什麼他能做到保全? 死鷹嶺被凍死的六連戰士宋阿毛,是個上海兵。清理遺體的人在他身上發現了寫在一張照片背面的絕筆詩,表達他爲了榮譽即使凍死也要守陣地的激情。2009年9月軍報刊登出來。阿毛這個亮點符合了中共新形勢的宣傳需要,更多長津湖的故事才被披露出來。 10年後,中共更需要鼓動戰勝美軍,於是《長津湖》解禁,令人悲痛的凍死慘劇,被美化成了光榮的「冰雕連」。藉此美化,可以把對罔顧人命的悲劇質疑變成昂揚的愛黨禮讚。 沒有人爲白白凍死的兵負責!下令的首長們是真不知嚴寒會凍死人,還是爲完成部署而無視人命呢?士兵死在了設伏陣地上,敵人順利撤走,這共軍長官們就沒責任了。如果不派士兵去死,那放走敵人自己的前程就玩完了。恐怕這才是大批士兵接連凍死的根本原因。不然,無法解釋:20軍在最初凍死一個連後,10天后又凍死了殘餘部隊中的一個連。 中共沒有愛惜生命的概念,誰敢讓士兵大膽去死誰才可重用。因此,慣用戰術就是把士兵當食人螞蟻,一羣羣去消耗敵方的槍彈,去擊垮對手的人性意志。只要螞蟻足夠多,總會有螞蟻咬上去,那就是戰勝了強大的敵人。這就是中共敢打硬仗的祕訣。這樣的勝利是可歌可泣還是令人噁心呢? 長津湖戰後,志願軍的傷亡沒有確切公佈的數字,死亡人員超過一多半都是飢寒交迫而死,非是戰死。中共現在出示的數據僅供參考:傷亡19,202人,凍傷28,954人(少有存活下來的),凍死4000餘人[1]。減員近5萬人。由於中共一貫數據造假,實際傷亡人數恐怕不止這些(請注意!這是 20天時間、主要作戰四、五天中發生的)。 主要參戰的20軍、27軍十萬人,在長津湖戰役結束後即被拉到後方,後來回國。1952年被從九兵團調出,由23軍、24軍替補空缺。26軍主力因沒來得及追擊美軍而得以保全,後來重新參戰。1955年,九兵團番號被取消。按照中共宣稱殲滅美軍整編「北極熊團」的邏輯,完全可以說:美軍兩個師2萬多人幾乎吃掉了中共兩個軍8個師。 根據美軍公佈的數據,陸戰一師在長津湖戰死718人,失蹤192人,加上受傷的三千多人,共減員四千多人。陸軍步兵七師減員三千多人。《時代》雜誌稱長津湖作戰是「是堅忍和勇氣的史詩。」 ◎ 慘重代價矯飾的「勝利」 志願軍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後,沒能完成圍殲美軍的預定目標。 東線的聯合國軍先撤到了興南港(Hungnam)。西線美軍在12月11日突破志願軍最後一道圍堵,也撤到興南。志願軍再也無法對美軍港口環形防線構成威脅。聖誕前日的12月24日,193艘滿載人與物質的船隻離開興南,前往南部的釜山。包括105,000名美韓等國士兵、98,000名平民或曰朝鮮難民,17500輛車輛及350000噸物資。所有的傷病員,幾乎所的重型武器, 全部運走。美國曆史學家稱之爲「美國軍事史上最偉大的海上撤退行動」。 美軍撤離過程非常從容。毀掉了下碣隅裏的臨時機場和大量充足的食品,炸燬了興南港口以及其它帶不走的設備等。志願軍眼睜睜地在周圍看着而無法阻止。美聯軍南撤後,志願軍隨後佔領了其撤出地區,宣稱勝利。 聯合國軍後來沒想再過三八線。這正是毛根據所知的蘇聯情報推算出的結果。毛澤東拒絕當時的和談請求,命令共軍繼續南侵,最終被打回三八線。美國艾森豪威爾將軍成爲總統後,對中共前所未有地強硬。1953年,毛澤東被迫接受停戰和談,仍舊以三八線爲南北分界。中共從此宣稱從長津湖開始打敗了強大的美軍,讓世界不敢小瞧。表面像黑社會老大一樣氣粗,卻再也不敢打臺灣。 我們來看一個最基本的事實:戰爭之前,國際公認的三八線分開了南北朝鮮,是和平的;戰爭之後,恢復了和平,維持了同一條三八線。唯一的插曲,是三年裏,喪失了上百萬生命,幾百萬人致殘,無數家庭被毀。打破和平,挑起戰禍的是十惡不赦的罪犯!金日成與毛澤東狼狽爲奸,都是罪犯。而以美軍爲首的聯合國軍拯救了大韓民國,是正義的勝利之師。 事實真相表明,朝鮮戰爭不是保家衛國,不是非戰不可,更不是維護正義。毛澤東明知道美國不想打中國,不想與中國人作戰,他反而有恃無恐大舉入朝,又大造輿論污衊美國有滅中國之野心。使至少75萬中國青年,白白葬身在異國他鄉。用華夏子孫慘死的白骨疊起中共唬人的軍威,忽悠並脅迫中國人爲它當炮灰。△ (轉自大紀元)

 
分享:
 
人氣:277,80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