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科學家發現:病毒真的"長眼睛" (圖)
 
2020-9-23
 



病毒實際上是一種載有精神道德方面信息的生物,它包含精神方面,也包含生物方面。

【人民報消息】2003年,正當「薩斯」(SARS)病毒在中國蔓延的時候,俄羅斯《生命與安全》雜誌在2003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題為《SARS——遠遠不僅是病毒》的文章。文章的作者名叫固班諾夫.B.B.,是俄羅斯社會生態學國際研究院的學者。

固班諾夫通過一系列試驗和實踐,得出了一個獨特的科學結論:「病毒實際上是一種載有精神道德方面信息的生物,它包含精神方面,也包含生物方面。我們人類所了解的只是病毒的生物方面,這方面僅占病毒的一小部份,所以現代的醫學只是在試圖治療病毒生物的一面,而不是清除病毒的根本。」

固班諾夫通過對於艾滋病、肝炎、薩斯(SARS)等病毒的產生及傳染方式的研究,發現病毒能夠在本來健康的身體上自主地產生、發展,而這些人很多是沒有接觸過感染源的。

對此,可能很多人會有這樣的聯想:經常感冒的人,稍微被風吹一下可能就要流鼻涕;紅眼病流行時無意間看了病人一眼,自己可能就患上了紅眼病;還有癌症,怎麼那麼容易擴散,手術把腫瘤都切除了,可是它又在身體的其它地方落腳了。

固班諾夫指出:「人的大腦在活動時可以產生一個『有形體』,而這個思維有形體卻有正與不正的善惡之分。」

固班諾夫通過研究得出的結果是:任何疾病首先是患者在精神道德方面潰敗的結果,其次才是患者機體外殼的損傷。如果人的機體和精神道德都是健康的,如果人體總能發出正的「思維有形體」,那麼當病毒接近人體的時候,病毒就會被粉碎掉,從而使人能夠保持健康。而那些經常發出不正的「思維有形體」的人,也就是經常發出不正的大腦輻射的人,就很容易染上病毒,即便只是有病毒攜帶者從他身邊走過,或只是注意到了他,都可能讓他染上病毒。這是人體對病毒的「偶然捕獲」。

固班諾夫經過研究還發現,當一個人的思維有問題時,在他身體周圍的能量層中就會有相應的變化,就像人在感染肺炎的時候,就是因為自己不正的「思維有形體」使身體周圍的能量層在左上半身的部位產生了裸露。那麼有了這個裸露的地方,病毒也就很容易入侵了。

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爆發至今,已蔓延全球,死亡病例數早已遠遠超過當年的薩斯。那麼,這病毒會不會有「思維」呢?會不會「長眼睛」呢?它對感染對象會不會有選擇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