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眼看到的福禍未必是真(圖)
 
嚴謹
 
2020-9-1
 



原以為必有好福,不料卻遭到惡報。現在家破人亡,生不如死!哪還有什麼天理呀?

【人民報消息】丁永茂,安東市人,原為一屠戶,有心計,善經營。晚年開了一家頗具規模的肉類雜貨商號,生意興隆。兒子丁健德又生了兩個胖胖乎乎、聰明可愛的孫子。這一切使丁永茂十分愜意,終日笑逐顏開。

不久,丁永茂害了場大病。臨終之際把兒子叫到床前,屏退雜人,又叫媳婦從自家商號,取來一大一小兩桿秤說:「孩子,我從小受苦,能掙到今天這份家業得之不易。多虧了這兩桿秤。小秤秤砣中間被掏空,再用生鐵鍍好,用它做生意秤出,每斤就少出二兩五。大秤秤砣加鍍了鐵,秤桿掏空,灌進了水銀,秤進每斤多出二兩五。我口袋中還裝有磁石,也可往下壓秤。你千萬要記住,我死之後,你幹什麼都可以,唯獨別毀了這兩桿秤!」言畢,氣絕身亡。

父親丁永茂死後,兒子丁建德接管家業不久,時值年關,一位賣豬的農民來丁家肉店,賣一頭五百余斤的大肥豬,被丁家用大秤,秤虧了血本,一氣之下,夜裡在他店舖外上吊身亡。這對丁建德觸動很大。他仔細一想,認為以前父親的所作所為實在太過分,是有意坑害窮人,必遭千人指、萬人罵。自己應該行善積德,誠信待人。於是善心發現,於是找來斧頭,把兩桿秤砍成幾段,丟入竈中,秤砣也作廢鐵賣了。接著對店舖的度量器,進行整肅,實行公平買賣。沒過多久,便贏得遠近鄉裡、街鄰四坊的信譽。

時隔不久,社會上流行腦膜炎,不上一個月,丁建德的兩個兒子,雙雙斃命。接著連遭兩場大火,把丁家商號燒個精光,家產損失掉十之六七。

這兩次災禍,對丁建德打擊極大。悲痛之中,精神幾近崩潰。消息傳出,一些曾受過其父丁永茂坑害的人,無不咬牙切齒地咒罵,說是「皇天有眼,罪有應得!」這樣一來,丁建德更加承受不起,終日陷於極大的哀慟和無比的怨恨中,常常思來想去,徹夜難眠,深深怨恨世間無有天理。

一日正逢廟會,丁建德實在忍受不住內心的痛苦,負氣跑到城隍廟,破口大罵:「世間還侈談什麼天理,全是騙人的鬼話。想我父親在時,大秤進,小秤出,尚能日進千金。子孫俱榮,人財兩旺。到我手上毀掉黑心秤,整肅度量衡。原以為必有好福,不料卻遭到惡報。現在家破人亡,生不如死!哪還有什麼天理呀?」如此邊哭邊嚎,猶尚不解恨,竟欲將城隍廟燒掉。多虧眾人及時攔阻,其妻將他扶回家中。

丁建德由於悲憤過度,到家便撲倒在床不醒人事。恍惚中,見兩個公差模樣的人來朝他喊道:「城隍移牒,著丁府君速去見證。」於是丁建德便跟著那兩人,少頃來到一處城門,上懸「幽冥界」的金字匾額。

入得城門,一路陰風凜冽,迷霧四合,鬼魂遊來蕩去。不多時進入一處官署大殿,一王者模樣的官員,威風凜凜坐在案後,引路差官跪地稟道:「奉命將丁建德解到,就此復命。」

王者問道:「下面站的可是丁建德?」

丁建德心中駭怕,慌忙跪下答道:「小人正是。」

那王者即是閻王,說:「汝今天在城隍廟大罵天道不公,現在找你來,讓你看看善惡報應。」說罷,命牛頭官引丁建德至西廂房內,用手上指。丁建德循指抬頭一看,只嚇得大汗淋漓魂不附體。只見其父丁永茂,赤身裸體被一桿大秤鉤住脊梁骨,一桿小秤鉤住舌頭,懸於屋梁之上,吊手伸腳,不住地慘叫,痛苦之狀,不可言表。

丁建德看後,又被帶回大殿。王者厲聲道:「汝父在世勾結官府地痞,以劣充優,大秤進,小秤出,盤剝無辜,坑害窮苦,造下無邊罪孽,死後當有此報。因其作惡多端,被竈神奏明天帝。天帝震怒,降旨著將『敗家』和『惹禍』兩個冤鬼,降到汝家為兒。看似俊美好兒,實則將來會把汝家財產,毀敗致盡。後見你善心發現,毀秤整度,公平買賣。天帝復降旨冥界收走你那兩逆兒,又著火神,燃火燒掉汝父所聚不義之財,給你洗清遺孽。不久會將一財星,送至汝家為兒,以存後福。望汝回到陽世,當普勸世人積德行善,慎勿妄為!」言畢,著差官送轉還陽。

半夜醒來,丁建德滿身猶大汗淋漓,手腳發抖。口中大叫:「好怕!好怕!」母與妻,急至床前追問,丁建德遂將夢中所見一一具告。

其後,丁建德重整家業,公平買賣,日子雖平常但無憂無慮。又三年,其妻果生一兒,聰明敏慧,及長大後,接承家業,極善經營。不幾年,家業便勝過祖父在世日十倍,並且譽滿鄉裡。

(數據源:《東林文庫》)△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