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錢托人給孩子辦上學 耽擱5年還上不了學(圖)
 
2020-7-25
 



馬翠拿出一叠李某的借據。

【人民報消息】連著5年,他說了所有的謊,她全都信,只要能讓娃上學,10萬元、20萬元,他要多少錢她都給。然而,孩子馬上就12歲了,還沒能開始上一年級,更沒有進過校門。擔心丈夫知道,她每天謊稱帶娃去上學,實際上是去逛公園或其它地方。

2013年,馬翠在飯局上認識自稱1982年出生的李某。李某大馬翠4歲,自稱商洛人,名牌大學畢業,在山西當過「大官」,後因貪腐問題回陜西避風頭,在商洛還有礦山。

李某給馬翠看過一份2,100萬元的礦山轉讓數據,說只要礦的問題解決了,錢就都到手了。這樣「掏心掏肺」地交代家底兒,馬翠對李某產生信任感。俗話說「知人知面難知心」,李某外表裝著憨厚,實際上是個大騙子。馬翠後來和李某越來越熟,李某隔三差五會問她要點兒小錢,她也沒當回事。

托人給孩子辦上學

2016年,馬翠的女兒該上小學了,但他們家不是西安戶口,她和丈夫便商量找人運作一下。李某說他有熟人,可以少花些錢進東郊一所小學。馬翠便決定托他辦上學的事情。

從那時起,李某找馬翠要錢變得頻繁,少則200元、500元、2,000元、多則5,000元,最多時單筆轉過上萬元,名目多是辦上學要請人吃飯、送禮,有時也說是礦上出事故,需要資金周轉。對於李某這樣的說詞,馬翠都信以為真。

李某說聯繫好了一所小學,送禮打點要2,000元,馬翠給了錢,但最後李某以「私立學校」為由告吹。後來又說可以進東郊另一所小學,可以從二年級開始上。

怕錢打水漂 選擇繼續相信

2016年9月1日,李某給馬翠送來課本,說自己路過學校,順道幫孩子報了名、領了教材。雖然這些資料上的二維碼都掃不出來,但馬翠仍被李某的貼心感動,興沖沖地給女兒準備好上學物品。

第二天一大早,馬翠送女兒去上學,「李某半路上把我們攔截了,說我們是轉校生,還有些手續沒辦完,學校裡有上級在檢查,讓等一等。那時候我已經給他三、四萬元了,怕這些錢打水漂,所以還是選擇繼續相信他。」

馬翠說,那天雖然沒帶孩子上成學,但回家後,她並沒有告訴丈夫孩子上學的事出了狀況。丈夫問起,她下意識說解決了。

「這五年裡,我太累了,整個人都要崩潰了。2016年秋季開學的那個學期,是我最煎熬的一個學期,我每天早上帶女兒出門假裝去上學,下午放學後又把孩子帶回家,其實都是帶著孩子在外面逛。東郊附近的公園、超市,全都轉了個遍。家人以為我送娃上學,其實根本沒有學可上。」

孩子在公園玩時,她就在一旁聯繫李某,問他事情啥時候才能解決。李某都回她「快了、下週、明天,保證解決」,她不斷地催問,李某不斷地問她要錢打點,周而復始。

懼怕丈夫暴躁 不斷隱瞞家人

「今年孩子就12歲了,5年時間完全被耽誤了,我家裡人都以為孩子今年都上五年級了。一開始其實就是每天白天去逛,後來就乾脆租了房,放學時間到了再帶孩子回家。」馬翠說,從2016年至今,孩子根本沒有進過校門,而她只要說去找學校或教育局,李某總是攔下她。

在這期間,李某每天都會去馬翠的租住處。馬翠知道李某老家有孩子,但她不知道李某到底結沒結婚。而這兩年馬翠也發現李某不止和自己一個人來往,「我們幾個受害者後來都認識了。」

馬翠說,丈夫是生意人,平時對她和孩子還可以,但性格暴躁,尤其是涉及錢的問題,「啥事都能做出來。」正是因為懼怕丈夫,所以孩子上學的事情一直聽任李某「繼續運作」。

因為李某時常要錢,馬翠的積蓄很快花光,但停止給錢,前面的錢就都白花了,孩子上學的事就更沒了指望,每每想到這裏,馬翠就有一種絕望的窒息感。

馬翠開始向娘家人和同學借錢,同時,繼續和李某保持著親密關係,彷彿這樣就能離孩子有學上的夢近一點兒。

試圖自己詢問進展 他總是拒絕

每個學期結束,李某都會把一張成績單帶給馬翠,說是學校給的,上面還有老師的評語。「我一直以為他是為了讓我能給家裡好交代,主動找學校開的。每到放假,他說開學就辦好了,開學後又是各種理由推脫,辦上學的費用也從最開始的20多萬元,今年漲到了106萬元。」

在這期間,馬翠試圖要來號碼,聯繫中間人詢問進展,李某總以為她著想而拒絕。直到2019年,馬翠徹底起了疑心,「他以前拿給我的上學材料上都有紅色公章,從去年開始李某提供的材料上連公章都沒有,只有人名字的印章。」

馬翠說,沒有公章肯定是騙人的,這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被帶到教育部門 誰都沒找到

2019年上半年,馬翠去派出所報案,李某態度積極地跟著一起去,「他告訴警方,我們之間是債權債務關係,警方便讓我們走司法程序。」

2019年秋季開學,上學的事情仍沒著落,馬翠堅持要去教育部門問清楚,李某帶她去西安城南一個「教育部門」,誰都沒找到,馬翠至今仍說不清當時去的是哪個部門。

直到今年4月21日,馬翠才知道李某因詐騙自首了。

知道這個消息後,馬翠徹底慌了。她轉給李某有借據的錢已經超過20萬元,李某還多次讓她通過網貸給他取錢。「現在比起錢的問題,我更想趕緊把孩子上學的問題解決了。這麼大的孩子到現在一天學都沒上過,我真的要崩潰了。」馬翠說。

中共國的戶口政策造成很多小孩上學的問題,而戶口也不是你想放在哪裏就可以放在哪裏的。馬翠夫妻他們的戶口都不在西安,他們想讓孩子在西安上學就需要走後門、托關係,找人幫忙打點,騙子李某就是利用這一點才有機可乘。

其實不只是馬翠,每年因為戶口問題要幫孩子找學校,或想幫孩子找名牌學校而被騙上當的多的是。媒體常報導這樣的新聞,但能說這都是家長的問題嗎?也未必見得。一切都是戶口政策引起的,就算家長想盡辦法把孩子送進想要的學校,戶口沒有遷過來,孩子依然要繳納高昂的各種名目費,據說小學大約5萬元,是入學門坎,初中只會比小學的5萬元高。

連上個小學都要如此地費勁,還說要引領世界,當局有什麼臉面說這句話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