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確診」又不解禁 傻子也要喊造反(圖)
 
肖辛
 
2020-3-17
 



武漢江漢區打銅社區高高的隔離墻,當地居民已經與外界隔絕超過50天,很多人由於無法打工,沒有收入,基本生活都出現問題。



武漢封城已超過50天,說是零確診,卻不解封。這是有人把守的其中一個隔離小區的出入口。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綜合報導)武漢一名學生3月17日看到社區人員在發愛心菜,上前詢問並拍了幾張照片,結果當場被發菜人員包圍呵斥,並強迫刪除照片。學生表示,全家生活已陷入困境,實在撐不下去了,還遭到攻擊,十分無奈上網求救。

這名學生還說,「像我們這樣的困難戶,不能坐以待斃啊!」「我求求你們,向你們求助,我家已經快撐不下去了,我們向社區求救,他們電話(一直)占線。」

武漢的李小姐表示,這家人確實生活很艱難,已完全陷入困境,聽說父母沒有任何收入,家裡也見底了,而這家唯一可以工作的這個年輕人,被困在租的房子裡,而他的身份證地址在另外一個區。所以「也打不了工,因為有些超市需要零活,但是都要身份證,」「現在就算有車也進不了那個區,有通行證也過不去,社區告知要等到6月,社區交通開始動的時候才能過去。」

「現在最急的就是他家裡沒米沒油的,連飯都沒得吃了。他們說家裡已經完全崩下去了,反映給社區,社區也不管。含糊其辭,互相推托。」她說,武漢這些底層居民「沒有積蓄的家庭,已經山窮水盡了。有些小區居民全家已無法生存了。」

武漢張女士17日也向記者透露,隔離時間太長了,自己親屬中這種活不下去的,就占了50%。她並指出當地示範小區是有發一些菜、發雞蛋的,「那是給別人看的,給領導看的。貧窮的小區無人問津。」

◎ 瘟疫期間有點權力就貪占

該名學生在網路上貼文說:「(封城)將近60天,我家真的確確實實只收到3次自費愛心菜。我只是詢問我住的家院為什麼發菜不定期,我並沒指責什麼,他們就喊著說我要曝光他們,還說現在網上輿論特別大,叫上幾個人把我一圍。」

按理來說,中共病毒肺炎爆發期間,「愛心菜」是有好心人捐助的,分發時應該免費。但是該名學生家60天收到3次,而且還是自費。

李小姐證實愛心菜大有問題:「那個社區從封城到現在,只發過三、四次愛心菜,最後一次是在3月10日。」「每次發不了多少,而且有些菜葉都爛了。」「有的居民也跟社區吵過,說發的都是爛菜,堆在那邊都爛了就是不發。也可能社區管理人員拿回家去了。反正老百姓是沒收到過幾次。」

「發愛心菜是歸社區管的。」她說,「有的社區堆在那裏不發,有的是把菜拖到自己家裡去,或者自己黑了,或者高價賣了也有,但這就看社區管理人員的良心好壞了。」

至於政府說的10元一斤的肉,李小姐說,「沒有。可能青山那邊因為副總理視察時居民喊著假的!假的!青山那邊就送了一些物資,送了些雞蛋,其它區還是什麼都沒有。」「漢口、武昌那邊我也沒聽說有發肉的,頂多到手一些菜就算很好了。」

◎ 上頭說零確診但不解禁

李小姐還強調,上頭說零確診,對於武漢連續多天確診都是個位數,但仍然沒有解禁,張女士認為,「如果是按照這個數字來說,這個疫情基本上就過去了,那就應該解禁了,我們應該正常去工作了。可是從街道、從小區的這種封閉情況來看,仍然不讓我們出去,那就證明這個零確診是不是有問題啊?」

據她所知,當地沒有復工,「我們知道的單位一個都沒有復工。而且小區之間那個路都是不通的,都不能過去。有些單位領導,他可能有通行證,其他的人全部都沒有。」

沒復工,私企也不可能發工資,「老板也沒收入,他拿什麼東西給你。」「學生都在家裡面上學校的網課,想在網上找工作也很難。」「可還是不讓我們出去。那就證明這個數字是不是有問題啊!」

◎ 官逼民反

李小姐3月17日向媒體表示,「再不解決生活、經濟的問題,繼續拖下去,肯定會有情緒爆發的。」她提到,「如果生活被逼上絕境,反正在家也是等死,鬧了也許還有活路。像孝感就有小區的人在喊讓當地的一把手下課,已經開始有跡象了。」

李小姐說,武漢居民現在最迫切的是解決經濟和生活問題,「武漢中底層的還是多數,因為封城封了這麼久了,上有老下有小的,有很多家庭日子已經過不下去了。」

「現在中底層的人真的已經山窮水盡了,吃飯都有問題。」還有很多人借了民間的信用貸款,這些貸款還款時間都定死的,現在沒收入無法還款,「他們跟派出所反映武漢人還款是否可以延期,派出所說這是上面的規定他們也沒有辦法。」她說。

「現在已經把人逼到那份上了,如果被逼上絕境,反正在家也是等死,鬧了也許還有活路,所以再不解決生活、經濟的問題,肯定會有情緒爆發的。」△

(資料來源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