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4口染病 叫120去医院又被拉回(图)
 
2020-2-4
 



正在排队的医院发热门诊。

【人民报消息】媒体报导,疑似感染武汉肺炎的民众很多,有许多患者到医院后发现没有病床住,都被医生请回家自我隔离。王女士与她的丈夫及父母都感染了病毒,但因为医院没有病床,只能回家自我隔离。

据《健康时报》2月2日报导,家住武汉市武昌区的王女士问记者哪里有卖氧气机和氧气袋?「我已经开始出现缺氧的症状,嘴巴发紫。」她说自己在家隔离,睡觉梦到跟儿子一起过年,给他换上准备好的新衣服。

王女士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1月30日晚上10时,王女士向记者讲述这段时间以来她们一家的遭遇,中间记者听到无数声深呼吸、咳嗽以及抽泣。他们一家4口从发病到如今,因为住院难,无法得到确诊。

她说,家里一共7人,我自己、老公和爸爸妈妈共4人都出现严重的症状。我和老公在武昌区的家隔离,爸爸妈妈在江岸区的家隔离,已经半个多月了,只在医院的救护车上见过爸爸妈妈一眼,这一眼能确定的是爸爸妈妈的情况非常不好。

夫妻都双肺感染 只能居家隔离

1月23日,王女士开始有一些咳嗽并伴有低烧,她首先想到让老公赶快带着儿子到公公、婆婆家住,就这样她开始自我隔离的日子。没想到,1月24日,刚走一天的老公也出现发烧咳嗽的症状,便回到他们的家跟她一起自我隔离。

「武汉现在不允许公共车辆通行,老公一直发烧,开车很不方便。」王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出去一趟都很困难,更别说去医院了。1月23日到25日,王女士和老公都在家靠吃一些基础的药物治疗。

「1月25日,丈夫烧得很严重,去医院做了检查,两个人都被诊断为单肺感染,当时丈夫较严重,必须输液,但是输液过程中失去意识,还好抢救过来了。」王女士说,之后医生便告诉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回家继续隔离,用药物治疗。

3天后,王女士的老公烧得愈加严重,而她除了失去嗅觉已无其它症状。为避开人流,1月28日晚上,为了帮丈夫确诊并尽快入院和确认自己是否已经自愈,两人再次来到医院,得到的结果却是两个人双肺都受到感染。

「医生告诉我,我这种是不典型症状,虽然不会表现出来,但是感染也非常严重。」王女士告诉记者,虽然得到这样的检测结果,但是还是没有办法确诊,医院也没有床位,只能回家继续口服药物治疗,然后通过小区联系床位。

就这样,他们再次从医院回到家。进门之前,把手机、钥匙等从外边带进来的东西用酒精喷一遍消毒,把衣服拿到阳台上晒着,把戴过的口罩拿袋子单独包好,丢在门外边,等下楼的时候再丢到垃圾桶里。自从武汉肺炎爆发后,这是王女士和老公每次出门回家后必备的动作。

「这样的程序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几天,现在家里的酒精还剩两小瓶,口罩早就不够用了,也买不到。」王女士说,昨天请表哥送了一点过来,他把这些东西放在路边,看到我出来就走了,根本不敢有近距离的接触和交流。

就诊吃了两次闭门羹的夫妇两人没有精力再去医院了,只能在家自我隔离。

父母感染严重 叫120又被拉回家

「我想叫120把我们老俩口送到医院去,你妈妈已经在家里休克过两次了。」1月26日,王女士接到爸爸的一通电话。

王女士告诉记者,爸爸今年65岁,妈妈59岁,两位老人都有很多慢性病,身体非常不好,之前只是听说爸爸妈妈都有一点感冒,情况并不严重,所以一直没太在意。

她问爸爸为什么不早点把情况告诉她,「告诉妳也没用,妳过不来,干著急。」王女士和父母住的地方通行需要经过大桥,但是发烧的人根本不允许开车过桥,所以这段时间都没有过去看父母。

王女士介绍,妈妈在1月16日就开始出现感冒和发烧的症状,爸爸1月18日也出现类似症状,两个人听说此次疫情之后,于1月23日早上9时赶到医院想进行检查。

「双肺感染,但是没有试剂盒检测,医院也没有床位,你们先回去吃药治疗吧。」医生告诉父母。当时父母考虑到医院确实没办法收治,在医院也会有很高的交叉感染风险,于是便回家了。

「最开始的时候,会想着吃点东西,现在两个人只能在床上躺着,靠一直放在家里的氧气机吸氧维持。」王女士说,直到1月30日,爸爸开始有些神志不清,妈妈也完全离不开氧气机,两个人才拨打120决定去医院。

「晚上9时,120过来把两位老人送到医院,当时医院门口等了三、四百个人,也没有抢救设施和设备,又让120把老人送去另一家,情况还是一样。无奈只能请120再把爸爸妈妈送回家,因为至少家里还有点氧气可供两位老人使用。」

王女士说,这是半个月以来自己第一次看见爸爸妈妈,当时,妈妈躺在担架上已经呼吸困难了,爸爸站着拎着住院的东西,虚弱又很无力。

「120关门的那一刹那,我觉得无望了,觉得凭自己的力量救不了他们。」王女士告诉记者,等待确诊要排队,爸爸妈妈已经没有力气去排队了。

生病求助无门

1月31日,王女士把自家冰箱里的食物拍照发给记者,一点水果、一袋青豆,还有几瓶酱,就是她和老公全部的粮食。「现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办法出去采购,怕传染给其他人。」

「我症状不是很明显,所以饭都是我来做的,做好之后会放在他房间门口,敲敲门,让他出来拿,我赶紧回自己房间。」王女士介绍,虽然知道病人和病人之间也要隔离,但是,自己家是2室1厅1卫,有一些地方不能完全隔离,对于卫生间和厨房等公共区域,两个人用后会赶紧拿酒精消毒。

王女士说,想儿子的时候,就想着等好起来就带他出去玩,但是不敢想象这一天会不会到来?

王女士的遭遇令人同情,现在武汉和其周边地区不知有多少病人与王女士有类似遭遇,生病了却求助无门。

网友说,错就错在中共当局,疫情开始时不重视,隐瞒实际情况,以致疫情扩散开来,不但害苦国人也害惨全世界。△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